487.第487章 总司令

    突然之间,海军驻京机关出现了一个传言,说现任的海军总司令对《军港之夜》十分不满,认为歌曲问题很大。

    而且相关细节还很详细,据说有人听见总司令亲口说了,“当兵要提高警惕,怎么能唱海军战士睡觉呢?这是丑化我们海军的形象。这样的演员部队不能留,一定要严肃处理。”

    结果正因为这个传言有鼻子有眼,不断扩散发酵,竟然使得已经将近要停止的争论又重新激烈起来。

    大概在许多顽固派看来,有高层的支持,民意不算什么了。这宛如有人在一堆将要熄灭的篝火堆泼洒了一通汽油,让反扑力量变得更加来势汹汹,肆无忌惮。

    首先是海军政工部门正式下了意见点名批评。

    不但驳回了“海防歌舞团”对外界批评意见的申诉和解释,“面”反倒认为穆迪工作方式存在一定错误,把她狠批了一通。

    强调开放不是什么都“放”,要有“左”反“左”,有“右”反“右”。

    言下之意,《军港之夜》这首歌曲,自然是“右”的。

    而且针对苏晓明,“面”还特别提出了具体的处理要求。

    “先找专人好好帮助她端正思想,学习正确的演唱方式。在此之前停止她一切演出任务,待做出深刻检讨后,经级审查方可重返舞台。而且今后参加元旦、春节演出时,苏晓明这个演员只能唱《十送红军》。”

    跟着“总政化部”也莫名其妙下发件,对各级部队艺团体严肃指出。

    “军队艺团体演出,应该有助于提高部队战斗力,有助于提高我军声誉……任何节目,演出形式和内容必须是革命的、健康的,作风要热情、庄重,服装要朴素、大方。参加地方活动必须经过本单位化部门审定,不能盲目效仿港台的演出方式……”等等。

    而最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还真的有人迫不及待把矛头对准了杨卫帆。

    军队刊物又开始频繁出现许多“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们”的批评章。

    但这一次,许多人在批评苏晓明的同时,也开始指责杨卫帆在《军港之夜》这首歌曲的创作,艺术的阶级性不够鲜明,有类似腐朽的资本主义艺术的一面。

    这些“学院派”和“传统派”说杨卫帆虽然小有才华,但必须在专业引导下才能“走正路”,朝健康的方向发展才行。否则创作的歌曲不但没有积极意义,反倒还会化解社会主义人民的革命意志,帮资本主义的大忙。

    他们最后给出的建议是,“希望“海防歌舞团”领导要正确领会党的艺政策,把握方向,加强引导。要把好演出关,注意社会影响。正是因为社会对《军港之夜》这首歌曲的反映较大,你们才要认真地分析研究。”

    此外,“海防歌舞团”内部居然还有人私下传播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说什么杨卫帆已经把苏晓明的肚子搞大了,穆迪才会在这个问题拼命袒护苏晓明……

    说实话,穆迪平生还没有遭遇过如此险恶的境地。

    她怎么也没想到会突然风云突变,迎来这种雷霆万般钧的反扑。这是明抢暗箭一起来啊!

    表面看,各路官方意见都是冠冕堂皇,但实则确实斧声烛影,别用用心。更别说阴暗的角落里还有人散播谣言来恶意伤了。

    而且最要命的,是穆迪自从嫁给杨耀华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被级单位公开批评。而且如此郑重其事,不留颜面。

    这不但大大损害了她在“海防歌舞团”的威信,也让原本站在她这边的盟友们不约而同有了顾虑。

    像新盟友,“总后”周部长和“总政”胡团长已经止步不前了。

    其他的老关系们虽不至于作鸟兽散,但也纷纷来电,关切地询问细情。有的还主动建议请杨耀华出面,明显已经心声怯意。

    再加外界虎视眈眈、群狼围攻的压力,穆迪此时真是举步维艰,焦头烂额,有点扛不住了。

    现在看起来洪衍武确是有先见之明的,他的担忧完全成真了。只可惜被打懵的根本不是对方,反而是她自己。

    不得已,她也只好把事情彻底亮给了杨耀华,希望丈夫能出面挽回颓势。

    可哪里知道,杨耀华了解过事情的始末,做出的判断却更令人心惊肉跳。居然她所能设想的情况要糟许多倍。

    “小迪呀,你还是大意了。把这个问题想的太简单了。这种默契,这种势力哪儿能是为了一首歌?不但连‘海军政工部’惊动了,连‘总政化部’都行动了,你这个相当于正师级的干部还挨批了。没人串联、没人活动可能吗?这根本是冲我,冲我来的!哼!有的人闲不住了,看不得我安安稳稳告老还乡。这是要拿咱们儿子,找我报当年的仇啊!什么叫‘不走正路’?什么叫‘化解社会主义人民意志,帮资本主义的忙’?这是要把小六置于死地啊,差点明说他是‘反党乱军份子’了……”

    穆迪简直被这种描述差点吓昏过去。因为杨卫帆几乎代表了她未来的一切。

    “那怎么办?怎么办?耀华,你可不能不管小六啊!我……我这么一个儿子,你要真不管,我是这个团长不当了,也得保下儿子来……”

    面对穆迪的口不择言,杨耀华却发火了。

    “屁话!你什么意思?我孩子多,能不管他?再说,对要动他的人来说,你那个职务又顶个什么用!”

    而跟着他又是一声冷笑。

    “你给我听着,我是他老子!谁要想动小六,先得把我的命拿走!是,我是退了,可我没死,还有朋友,还有老部下,还有生死交情!大不了彻底地碰一碰,看看我这个廉颇老了没老,到底是谁把谁咬死……”

    这么一说,穆迪倒多少安下了心。毕竟杨耀华人际关系的能量她是了解的,再说他也真是个武双全的将军,能力毋庸置疑的,除了有限的几个老级,还真没人让他忌惮过。

    可问题是,目前的传言到底是不是真的呢?这件事真的是海军总司令的意思吗?

    这位肖大将如今已经兼任国防副部长了,而且无论是革命资历还是海军的影响力,都不弱于杨耀华本人。他们既是过去的老战友,默契配合的下级,也是“运动”曾共患难的老朋友。

    只可惜在一起复出后,却因为工作分歧闹了些矛盾。而那位海军司令当时身体不好,经常需要住院,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都被杨耀华这个二把手彻底压制得死死的,算是被彻底架空了。

    现在倒是风水轮流转了,如果真是因为前几年的不愉快来算旧账……那可……

    好在这个重要的问题没能让杨耀华和穆迪纠结多久。隔了一天,一个关键人物打来了电话,主动帮他们解答了这个问题。

    这个人是杨耀华过去的秘书,如今正在海军舰艇学院进修的韩山。

    而且出乎意外的是,韩山带来的是一个特别好的消息。那是海军总司令肖大将根本没对《军港之夜》发表过不满和要追究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