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第489章 拱手相让

    官场的人,不但善于观风辩色,消息灵通,而且多数有趋炎附势、喜欢“烧热灶”的习性。 !

    于是《军港之夜》的风波之后,当初自杨耀华病危变得门可罗雀的杨家,又重新宾客盈门了。

    真正有交情、念交情的人不说了。其余无论拐弯抹角找门来的“新朋友”,还是早已逐渐疏远的“老朋友”,也都兴致勃勃往前凑。

    仿佛大家最近工作都不忙了,居然赶在一起空闲下来,有了联络感情和缅怀过去的兴致。

    这便让杨家全家人一时忙于应酬,每天都要迎来送往,把精力投入到这种表面花团锦簇,但实际价值却很难说的人际往来之。

    不过杨家人虽然“贵人多忘事”,都忽略了酬谢一下洪衍武的功劳。但杨卫帆却是绝对忘不了的。

    他特意跟洪衍武说了一声,说等家里消停点儿,他求母亲,看看能不能想办法解决洪衍武舅舅房子的事儿。

    没想到对这一点,洪衍武却坚辞拒绝。

    “别别别,你还别跟你妈提。否则她必定会去找‘玉面罗刹’的爸爸呀!除非你想娶‘玉面罗刹’。否则还是算了吧,哥们不能让你为我卖身啊……”

    “嘿,我妈又不是我。她有别的路子。”

    “你瞧,你又天真可爱了吧!你妈是有别的路子,可她能用吗?一是她本身倾向于和周家联姻。二是这次周家为你发了声,你们两家人走得越来越近了,无异于新的盟友。我这点事儿她要托别的人,那不是透着生分么?周家是要吃心的……”

    杨卫帆半晌无语,老半天才颇为歉疚地吱声。

    “那……你这事……?”

    没想到洪衍武很洒脱一笑,又打趣起他来。

    “我不着急,办法总会有的。再说,这不有你呢吗?您都让‘邓大人’夸奖了,早晚混成部队工团里的头一号大拿啊。回头认识的高级干部能少得了?你的话到时候没准你妈还管用呢……”

    杨卫帆一听,觉得玩笑是玩笑,可也未必真不可能。马拍了胸脯。

    “没问题呀!哥们儿义不容辞。那好,我决定从今天戒烟戒酒,好好养养嗓子。争取国庆招待会再冒个彩儿,早日实现咱这个目标……”

    而跟着,他又想起一个事儿来,想问问洪衍武意见。

    “对了,为这事儿团里正开会研究呢,他们觉得我那几首都不合适,现在团里考虑的是《红星照我去战斗》、《泉水叮咚响》和《唱支山歌给党听》三选二。哎,哥们儿,你觉得我唱哪两首好啊?……”

    “嗨,这几首也不合适。都是别人成名作,还都是部队特色。那是国庆招待会,要的是喜庆,而且现在社会风气已经没那么慷慨激昂了,大家开始追求生活质量和精神质量的提升,这本是咱们‘邓大人’亲自主导的变革。所以我又给你弄出来一首歌应急,既能表现对新生活的向往,又符合七十年代末的时间特点,还能男女对唱,大约还凑合……”

    洪衍武的回应又是大大出乎杨卫帆的预计,不但把道理给他点透了,而且还想得这么周到。他怎能不感动?

    便真心实意地说,“小武,你这……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我现在得到的这些名气和掌声本来应该是你的?可你……我……我觉得这次,词曲作者真的得写你的名字了,我不能总把你的东西占为己有啊,那对你太不公平了……”

    可洪衍武的回答更绝,见解完全背道而驰。

    “哎哟,哥们儿,你可千万别这么想。你现在能这么火,并不是全是这几首好歌的功劳。你的自身条件和家世背景的作用更大,换别人绝对做不到你这份儿。不说别的,‘戴帽子’这事儿,搁我早被批臭了。你饶了我吧,我可不想出冒这个头儿……”

    “更何况说实话,咱俩彼此还不清楚。我的小日子你美多了,我还觉得我对不起你,把你害了呢。本来是想救你于水火之,谁想到一时不慎,反倒给了你更大的枷锁。出名也不光是好事儿啊,那也是一种庞大的压力啊……”

    “咱不说周曼娜更把你当成了‘唐僧肉’,说你成了大家都认识的人,那等于没有隐私了。今后你小子一言一行得受无数双眼睛的监督,而且咱们现在这个社会又动不动喜欢把一切跟道德标准挂钩,你也许随口一句话能让别人把对你的喜爱转为愤怒……”

    “你想想吧,别人随地吐痰,加塞你不行。别人高兴喝多点酒,胡言乱语闹一场你不行。别人能难过,能憋屈,能骂脏话,你也不行。实际在听众的眼里,你不是人,应该用最高的标准来要求你。以后这滋味可真够你受得……

    “说到这儿,我再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吧。其实刚才说什么等你出名让你帮忙的事儿都是玩笑。你千万别当真,别为我跟人开口。你现在的处境,其实名誉一切都重要。而且等过了这段时间,哥们儿你要有什么不开心,还是逐渐冷却,想办法改行吧。对你的处境我最理解了,其实飞得越高越累,你这么喜欢自由的人是不会觉得快乐的……”

    这一番话真够杨卫帆去琢磨好一阵的了。他怔怔地说不出话来,心里全是暖意。

    不仅是为了朋友对自己了解的程度已经堪称知己。更是为了洪衍武完全为他设身处地着想的情分,和这股子大度劲儿。

    洪衍武说的是有一定道理,可又有几个人能做到把名利毫不留恋地拱手相让呢?如果这要算对不起朋友,那天下间恐怕也没有“朋友”这个词儿了。

    “小武,你不能这么说。我还是觉得你应该……”

    见杨卫帆还没完没了。洪衍武终于不耐烦了。

    “你行了你,别娘们唧唧的。赶紧关门儿,拿录放机来,否则这歌儿我可不给了啊……”

    得,杨卫帆心里的澎湃立刻被粗暴的遏制了。这种感觉真让人有点牙痒痒。

    不过片刻后,他又不能不为洪衍武喝彩。

    因为一首绝对经典的歌曲又早于一年,被这摇头晃脑的小子像唱黄色小调儿一样哼哼了出来。

    “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啊亲爱的朋友们,美妙的春光属于谁,属于我,属于你,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