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7章 不谋而合

    “谁?”

    刘浪心神巨颤,猛地转回身,才发现,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而从始至终,他竟毫无察觉,如果对方从背后偷袭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不要这么大惊小怪,你是大仙,我是金仙,你发现不了我,是非常正常的。”站在刘浪身后的中年人,微微一笑说道。

    “金仙,而且是金仙巅峰!”一经提醒,刘浪才打开真实之眼,赫然发现,对方的修为,达到了金仙巅峰。

    将近两个大境界的差距,而方才,他又在全神贯注地研究幻阵,没有察觉,确实是理所当然。

    不过,金仙巅峰在承天大陆,已经是接近顶点的存在,一般只在中域出没,就算来到东域,踏足这荒无人烟的清洛山,也于理不合。

    除非……

    “你是那只兔子!”刘浪惊声叫道。

    “兔子?”对方一怔,显然没理解刘浪的意思。

    “守株待兔的兔。”刘浪暗自想着,可是,这话,他实在是没法说,只能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煞有介事的解释道:“兔子是我们老家的方言,意思是厉害的大人物。”

    “你糊弄鬼呢?”

    对面的中年人,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开个玩笑,前辈何必当真。”刘浪努力地挤出一丝微笑,然后果断转移话题,“不知道,前辈这样的金仙大能,怎么会来到我们这东域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明知故问!”

    中年人撇了撇嘴,说道:“你刚才在干什么,别以为,我没看到,你正在做的事,其实也是我想做的,还需要我多说什么吗?”

    “原来前辈也知晓了这洞府的异常!”

    刘浪故作惊讶地说道。

    “当然,早在数月之前,我就知晓了这洞府的时间规则,非同一般,只是因为一些琐事拖累,才没有进行深入的探索。”

    中年人上下打量着刘浪,继续说道:“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东域还有你这样的天才。”

    “天才?”刘浪连连摆手,谦虚地说道:“在金仙大能面前,我哪敢称天才,只是自小爱好术炼,后来遇到一位中域的术炼大师,指点了我几句,我才对阵法略知一二。”

    “恐怕不只是略知一二吧?”

    中年人扫了一眼,地上的阵纹,感慨地说道:“你能想到洞府内布有幻阵,还能以幻阵破解幻阵,这已经超过了承天大陆百分之九十九的地阶术炼师。”

    “咳咳……”

    刘浪忍不住干咳起来。

    实在是对方这番评价,他受之有愧,

    洞府内有幻阵,完全是赵无德告诉刘浪的,而以幻阵应对幻阵,则是受到对面这哥们的启发,结果,现在这哥们却以此来夸奖他。

    只不过,这个真相刘浪不能说出来。

    稳了稳心神,刘浪一脸震撼地问道:“难不成您就是剩下的百分之一?”

    对方的修为,瞒不过真实之眼,但相比于修为,刘浪更关心的,还是对方的术炼层次,现在,刘浪破解洞府幻阵的方法已经有了,缺的是一个强力的执行者。

    如果对方是天阶术炼师,那就可以好好地套套近乎了。

    而对方的回答,也确实没让刘浪失望。

    “我可不是那百分之一。”中年人抱着肩膀,满脸骄傲地说道。

    无论是百分之九十九,还是百分之一,后面搭配的都是地阶术炼师,既然中年人否认自己是地阶术炼师,那肯定就是天阶了。

    “一个金仙境界的天阶术炼师……”

    刘浪感觉上天,给自己送来了一个厚礼。

    三界,刘浪已知的天阶术炼师,太上老君,富贵天尊都是天尊修为,可是,这不代表所有的天阶术炼师,都是天尊大能。

    无论哪一方世界,能够术武双绝的人都是少数。

    金仙巅峰和天阶术炼师,其实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搭配。

    以刘浪今时今日的实力,打金仙巅峰肯定还打不过,但周旋一下肯定是没问题的,最重要的,是他知道了对方的实力,而对方还不知道他的实力,运筹得当的话,肯定能捞到不少好处。

    想到这里,刘浪演技瞬间爆棚。

    “难道您是传说中的天阶术炼师,天啊,怎么可能,我何德何能,可以遇上天阶术炼师,这不是幻觉吧?”刘浪拽着中年人的胳膊,语无伦次地说道。

    “你小子还挺聪明,能猜出我是天阶术炼师。”中年人满意地点点头。

    作为一个刚刚晋升,还没来得及享受万人朝拜的天阶术炼师,刘浪这一套,让中年人颇为受用,这就是传说中的存在感。

    “您收不收徒弟,要不收下我吧?我很喜欢术炼的!”

    刘浪再接再厉。

    “收徒可是一件很慎重的事情,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中年人打量着刘浪。

    “我叫左丘悍,来自东域左丘部落!”刘浪回答道。

    “左丘部落?还真没听说过。准确地说,东域的部落,我都没听说过。”中年人思忖了片刻,“我承认,刚才你随手绘制的阵图,打动我了,不过,真想投入我的门下,我还需要对你进行更加严格的考验。眼前这个洞府,就是一道不错的考题。”

    “终于说回正题了吗?”

    刘浪心中暗笑。

    毫无疑问,刚才自己在地上所绘的阵图,也给了中年人一定的启发,只不过,中年人自恃身份,不肯下问,才有了考题一说。

    对此,刘浪求之不得。

    其实,他正想找一位天阶术炼师,把他的设想,变为现实。

    “前辈尽管出题。”下一刻,刘浪兴奋地说道。

    “你现在实力,还不足以对抗洞府内的幻阵,不过,你可以把心中的思路和想法说出来,很多时候,术炼师需要的就是超前的思维,假如你是天阶术炼师,你会怎么做?”

    中年人盯着刘浪,满怀期待地问道。

    “如果我是天阶术炼师……”

    刘浪装着宁眉思考地样子,过了好半天,才试探着说道:“我会先用精神力,把洞口封禁……”

    “接着说……”中年人咽下一口吐沫,刘浪提出的第一步,竟与他心中的设想,不谋而合。

    (本章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