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8章 合作共赢

    而之所以要用精神力将洞口封禁,是因为,洞口乃是时间规则与洞内幻阵结合的关键阵眼,拿不下这处关键的阵眼,无论之后破解的方法,有多么巧妙,都无法施展。

    刘浪在外边比划了这么久,也没敢真的进入洞府尝试,就是因为,这第一步,他都无法完成。仅有大仙境界的他,精神力根本不够。

    当然,换中年人来的话,也不会太过简单,但中年人是天阶术炼师,只要切入点把握得好,成功的几率,绝对可以超过五成。

    “封禁洞口之后,就是针对洞内幻阵的每一个阵眼,布置相应的幻阵……”刘浪察言观色,见中年人已经完全听进去了,接着说道。

    洞府的幻阵,乃是天机族第一人赵折颜所布,一个幻阵对一个幻阵,肯定是不行的,只能分而击之,每一个阵眼处就附加一个相逆的幻阵,这样才能尽最大可能抵消洞府内幻阵的效果,以显现出真正的时间规则。

    而按照赵无德的描述,洞府内的幻阵一共有九九八十一个阵眼,也就说,要布出九九八十一与之相逆的幻阵,而且必须都是出自天阶术炼师之手的天阶幻阵。

    刘浪干脆将应对每一个阵眼的具体策略,一一道来。

    中年人认真听着,时而皱眉思考,时而恍然大喜。

    待刘浪讲完,中年人不禁重新审视起刘浪,狐疑地问道:“这些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有什么不对吗?”刘浪装着战战兢兢的模样,问道。

    “不是不对,是太对了。”中年人一伸手,捏住刘浪的肩膀,“你到底是什么人?”

    天才也是有限度的,有些事情,单靠自己感悟,根本感悟不出来,而方才刘浪说他只是被中域的一位术炼大师点拨了两句,明显是骗人的鬼话。

    就算让承天大陆的第一术炼师拓跋贤,找一个术炼天才,手把手地教上几年,也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

    “我刚才说了,我是东域左丘部落的左丘悍。”刘浪惊慌地答道。

    “你确定?”中年人手上用力。

    “当然确定。”刘浪疼得直皱眉头,但还是坚持着答道:“不信的话,你随便找个人问问,肯定知道,左丘部落有个左丘悍。”

    “你这么有名吗?”中年人盯着刘浪问道。

    刘浪咬了咬牙,“好吧,我不瞒你了,实际上,我是左丘盟的盟主,左丘盟现在已经统治了整个东域,东域各个部落都要听从我的号令,我研究这洞府,就是希望可以利用里面的时间规则,尽快提升修为,然后,带领左丘盟进军中域。”

    “进军中域?”中年人讶然,在承天大陆,年年有修者从边域进到中域,甚至有些发展得不错,可是,还没听说过,哪个部落,整体迁入中域。

    中域寸土寸金,根本不允许外部势力横插一脚。

    不得不说,刘浪这个想法很大胆。

    “年轻人敢打敢拼是好事,但要量力而行,中域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中年人摇了摇头,警告刘浪,但警告完了,咂摸咂摸滋味,中年人又觉得不对,刘浪这扯了半天,也没说,术炼领悟从哪来的,险些把他带进沟里。

    “小辈,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这样答非所问,有意思吗?”

    中年人嗔怒道。

    “大家萍水相逢,又何必问得那么清楚,你看我问你叫姓什么叫什么了吗?当务之急,还是把眼下这座洞府搞定。”

    发觉实在忽悠不过去了,刘浪神色一变,呵呵笑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刚才说的那些很有道理?接下来我指挥,你实施,大家相互配合,合作共赢,有什么不好?”

    “我和你合作共赢?”中年人嗤之以鼻,就才刚才,刘浪还哭着喊着要拜他为师,就说是演戏吧,中年人也不认为区区一个刚入门的大仙,可以和他站在同一水平线上。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我想等我把这座洞府的特殊之处,散播出去,会有无数的天阶术炼师,排着队找我合作。”刘浪耸耸肩,说道。

    “你觉得你有机会把消息传出去?”中年人笑了,笑刘浪太过天真。要知道,现在他的手,还搭在刘浪的肩头上,只要他想,分分钟就可以要了刘浪的性命。

    “有没有机会,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如若杀了我,自己进洞,肯定不会成功。”刘浪有恃无恐地说道。

    “为什么?”

    中年人皱了皱眉。

    “你觉得以我的术炼领悟,为什么可以想到刚才那些解决方案?”刘浪笑了笑,自问自答道:“因为,我早已拿到了洞府内幻阵的阵图!”

    “怪不得!”

    中年人恍然大悟。

    他就说,刘浪讲述的破解之法,怎么那么有针对性,好像熟知洞府内幻阵的每一个阵眼一样。

    “不过,你把该说的都说了,有没有你,还重要吗?”中年人冷笑一声,说道。

    “你确定,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九九八十一个阵眼,即便我的应对之法都对,但只要稍稍打乱顺序,结果就会大为不同,你是天阶术炼师,这一点,应该比我清楚。”刘浪摊开双手,一脸无辜地说道。

    “你……”

    中年人的脸顿时黑了。

    “好了,洞府那么大,别说装俩人,装十个八个也不成问题,到时候真把里面的幻阵破解了,你修炼你的,我修炼我的,谁也影响不到谁,何乐而不为?”

    刘浪微笑着说道:“而且,你一个天阶术炼师,没事跑到这鸟不拉屎的东域,肯定是在中域过得不开心,你就不想赶紧利用这洞府,晋升道天尊境?天尊境加天阶术炼师,整个承天大陆,都没有几个吧?到时候,谁还敢让你不开心?”

    刘浪苦口婆心地劝慰起来。

    而最后那几句话,就像一颗颗的钢针,直插中年人的心房,他的确是负气离开中域,也的确需要天尊境来证明自己。

    思考着其中的利害得失,中年人抓着刘浪的手,终于慢慢地放松下来。

    (本章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