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0章 洞府异变

    相比于刘浪,坐在刘浪对面的中年人目标更高。

    “天尊境界……你们不是说炼精修者,不可能成为天尊吗?待我晋升天尊之后,看你们还怎么质疑?”中年人暗暗咬牙。

    至于刘浪怎么修炼,中年人根本就不关心。

    在合作之初,他们就定下了事成之后,井水不犯河水的合约,只要刘浪不打扰他,他自然当刘浪不存在。这是最基本的诚信。

    下一刻,相对而坐的两人,各自融入了自己的世界。

    对于修者来说,长时间闭关修炼,是很平常的事,如果忍受不了这种孤寂,在修行这条路上,注定走不远,即便是仅用一年时间,就从凡境踏入仙境的刘浪,也早已习以为常。

    在外人看来,刘浪一帆风顺,以无人匹敌之势,强势崛起。

    可实际上,刘浪能有今时今日的成就,耗费了足足千年,没错,就是千年,单单当初获得无天圣碑,在血脉世界吞噬血脉,就是大几百年,后来,又进了北海龙宫的天字号修炼室,最后百炼秘境的试炼,又是足足百年。

    如果不是有幸获得了数次弯道超车的机会,别说大仙,刘浪连玄丹境都达不到。

    当然,真要讲弯道,眼下这座洞府,才是最大的弯道。

    然而,刘浪把手头上的功法扒拉了一遍之后,却悲哀地发现,自己只能修炼神光诀,因为灭神图录和不灭金身诀,虽是货真价实地星空功法,可为了适应三界规则,姬长生和敖万里,都对功法进行了改动,改动之后,在承天大陆的规则下,根本不适用。

    真正适用的,只有源自承天大陆的神光诀。

    在承天大陆,神光诀无疑是顶尖的功法,但跟灭神图录和不灭金身诀比起来,显然还差着档次。

    “看来修炼的效率,注定要大打折扣了。”刘浪暗自叹息道。

    不过,这个世界上,向来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即便这看起来价值连城的时间洞府,不也是以额外损耗一倍的寿元为代价吗?

    所以,刘浪也只能忍了。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平淡如水,同处一室的两个人,甚至都没再说一句话。

    一天,一个月,一年,十年,百年……

    在第一百八十年头上,刘浪的修为,终于从大仙初期,跨越到大仙中期,而一旁的中年人,修为依旧停滞在金仙巅峰。

    在第五百七十二年,刘浪的修为,又了有变化,从大仙中期,晋升到大仙后期,而一旁的中年人,还是金仙巅峰。

    第两千八百三十三年,刘浪大仙巅峰,中年人金仙巅峰。

    第七千三百零二年,刘浪一举跨越到金仙初期,中年人还是金仙巅峰。

    完成最初制定下的小目标,刘浪长出了一口气。

    耗费七千多年,晋升了一个大境界,很明显和刘浪的天赋不符,要知道,早先,刘浪曾立下宏愿,要万年晋升天尊,而金仙初期距离天尊,可还远着呢!

    不过,这里面也存在着客观原因。

    一,当然是功法不行,神光诀毕竟没法和源自星空的灭神图录,不灭金身诀比。

    二,修炼资源也相对匮乏,三界的紫晶矿到了承天大陆,也不顶用,刘浪手头上,其实就那点五行璃晶,用完之后,就只能吸纳天地灵气。

    三,有时候在大境界的突破上,动比静可以更管用,一味地打坐修炼,难免会遇到瓶颈。

    看了看对面的大哥,还毫无晋升天尊的迹象,刘浪感觉自己还算幸运的。如果换做他,七八千年,依旧毫无进境,估计早就疯了。

    可对方依旧稳如泰山。

    “金仙巅峰到天尊,单靠时间积累,怕是不行。”刘浪心中暗道,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刘浪曾经见过两个鲜活的例子。

    伏未平和罗长空。

    这俩人乃是三界大帝中的佼佼者,修为早早就晋升到金仙巅峰,可是,闭关八万年,伏未平和罗长空,还是金仙巅峰,始终无法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

    以致于不得不出山,去地界的上古遗迹中寻找晋升天尊的契机。

    刘浪有心提醒对面的中年人,但思考了一下,又放弃了。

    别看对方表现得气定神闲,心里还知道多焦躁?这种时候,还是别没事找事了。

    视线从中年人身上收回之后,刘浪开始考虑起自己。

    “是继续在这修炼呢,还是出去溜达一下?”

    继续呆在洞府之内,接下来的修炼肯定会越来越艰难,没有资源,单靠吸纳天地灵气,恐怕十万年八万年也不见得达到天尊境界。

    关键,要是在这混个十万年,还没到天尊,那寿元基本上也耗尽了,毕竟,在这里消耗的是双倍寿元,不免得不偿失。

    “磨刀不误砍柴工,还是先出去弄些修炼资源为好。”

    片刻之后,刘浪拿定主意,站起来,慢慢向着洞口退去。

    “轰……”

    就在这时,头顶忽然一声巨响,刘浪抬眼一看,才发现,中年人布下的一个应对阵眼的天阶幻阵,竟然彻底地崩碎开来。

    而这座崩碎的天阶幻阵,就像是一根导火索,引得其他的天阶幻阵,也出现了细密的裂痕。

    听到动静,中年人皱了皱眉,睁开眼睛。

    发现用来抵消幻境的天阶幻阵接连破碎,而刘浪就站在洞口方向,中年人顿时变了颜色。

    “小辈,你干什么?”

    中年人腾地站了起来,指着刘浪愤声问道。

    “我干什么?我没什么啊!”

    刘浪欲哭无泪。

    很明显,对方是误会他故意破坏天阶幻阵了。

    可是,天地良心,他还想着搜集完修炼资源,就立刻回来修炼,怎么可能破坏这处得来不易的洞府,然而,对方却根本不听他的解释。

    九九八十一座天阶幻阵,相继崩碎,眼看着洞府之内,又要恢复到之前的一瞬万年,中年人一咬牙,猛地奔向刘浪,手起掌落,就要把刘浪拍死当场,以泄心头之恨。

    刘浪怎么可能束手待毙?而且即便没有中年人,这洞府也不能呆了。

    下一刻,刘浪向后一跃,瞬间退出了洞府。

    (本章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