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4章 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

    然而,喊过之后,城内却鸦雀无声。

    “难道找错地方了?”纳兰省不禁皱了皱眉,原本他是不知道左丘部落,也不认识左丘城的,但出了清洛山之后,随便抓了一名端木部落的修者,一番询问之下,那名端木部落的修者,信誓旦旦地告诉他,想找左丘盟的盟主左丘悍,得来这左丘城。

    “左丘悍,不用躲着了,我知道你就在城里,你要再不出来,我一把火把你的老窝给烧了!”等了片刻,还不见动静纳兰省向前一步,踏上废墟,寒着声音吼道。

    他可是天阶术炼师,心火无比强大,别说烧一座城,就算把整个左丘部落烧掉,那也是轻而易举。

    可是,城内依旧一片死寂。

    就在纳兰省准备进城搜寻之际,背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你是什么人?”

    “谁?”

    纳兰省吓了一跳,背后多了一个人,他竟毫无察觉,这也太恐怖了,赶紧回头,纳兰省这才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一身白衣的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秀眉紧蹙,正在上下打量着纳兰省。

    “好像只是金仙初期。”同境之下,一般是看不出对方修为的,但纳兰省是炼精修者,还是天阶术炼师,感知力远超同阶,所以,很快,就判断出对面年轻女子的修为。

    一个金仙初期的修者,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背后,很可能是借助了外力。

    比如一些宝物……

    至少,纳兰省是这样理解的。

    “左丘悍在哪里?”能出现在左丘城的,肯定和左丘盟有莫大关系,纳兰省问年轻女子。

    “你找左丘悍有事吗?”年轻女子怀疑地问道。

    “当然有事。”纳兰省沉声答道。

    “什么事?”年轻女子又问。

    “杀他!”纳兰省冷哼一声,说道。

    “杀左丘悍?”年轻女子眉梢挑动。

    “没错。”纳兰省因为没有意识到洞府内的阵眼变化,白白失去了数万年寿元,曾经的宏图大志,变成了如今的恼羞成怒。

    他觉得,掌握阵图的刘浪,知道阵眼会变化,却故意不提醒他,明显是在害他。

    而害他的人,必须死!

    “你确定要杀左丘悍?”年轻女子面色顿时阴沉起来。

    “废话,要不然我来这左丘城干什么!”纳兰省恨声说道。

    年轻女子点点头,“既然你要杀左丘悍,我只能先杀你了!”

    “你?杀我?”纳兰省怔了一下,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然而,他的笑声还没落下,年轻女子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原地。

    这一次,纳兰省看清了。

    对方根本没有借助什么宝物,只是速度够快!

    快到纳兰省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眼看着对方已经一掌轰了过来,纳兰省玩了命地向后一退,年轻女子的指尖,划着他的面颊,一掠而过,在纳兰省脸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嘶……”

    纳兰省倒吸了一口冷气。

    就说他是炼精修者,肉身强度略差吧,也不该差到这种程度,正常来说,一个金仙巅峰的修者站着不动,让一个金仙初期打,也不可能有太大损伤。

    就在纳兰省思考是自己寿元将尽实力变弱,还是对方实在太强的时候,白衣女人已如鬼魅,转到他的身后。

    “真以为我纳兰省那么好欺负吗?”

    好歹也是天阶术炼师,纳兰省随手一挥,便在背后布下一座防御之阵,年轻女子的一掌,结结实实地拍在防御之阵上。

    阵法破碎,但纳兰省已然就势跃至数丈开外。

    “你和左丘悍什么关系?”

    现在,纳兰省可以确认,自己并没有变弱,而是白衣女子太强了,而这种超越境界的强大,纳兰省在左丘悍身上也曾见识过。

    “死人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年轻女子面无表情,再次欺身而上。

    纳兰省不由得一阵蛋疼。

    他是来找左丘悍的,却莫名其妙地蹦出一个强悍女子,打来打去,纳兰省都不知道在打什么。考虑到对方实在难缠,纳兰省咬了咬牙,决定暂避锋芒。

    “你转告左丘悍,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说完这句话,纳兰省抽身便退。

    可是,一转身,却发现自己的退路,被另外一个年轻女子彻底封死。

    这个女子和刚才出手的年轻女子,一样漂亮,只不过,是截然不同的一身黑衣。

    黑衣女子冷笑道:“打坏左丘城的城门,连句道歉都不讲,走得了吗?”

    “你又是谁?”纳兰省火冒三丈。

    “杀你的人!”黑衣女子猛地攻向纳兰省。

    “又一个怪胎!”

    看到黑衣女子的动作,纳兰省险些吐血,黑衣女子的境界,只有大仙中期,可散发出来的气势,却要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金仙。

    “你气势再强,也是大仙!”

    前后比较了一下,纳兰省还是觉得黑衣女子更好对付一下,而这时候,最不能犹豫,一旦犹豫,肯定要腹背受敌,所以,纳兰省脚步不停,径直迎上黑衣女子。

    当然,纳兰省也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劣势。

    作为炼精修者的他,去跟人家拼肉身,明显是自讨苦吃。

    因此,行进之中,纳兰省陡然发出一道精神攻击,以精神力凝聚而成的浩瀚仙力,呼啸着冲向黑衣女子的识海。

    纳兰省仿佛已经看到了黑衣女子识海破碎,肉身失控的景象,然而,随着双方的拉近,黑衣女子却始终目光如电。

    那些冲入其识海的仙力,就如泥牛入海,瞬间没了踪迹。

    纳兰省懵了。

    他很想就此推测,对方有守护识海的法宝,才可以免疫他的精神攻击,然而,守护识海的法宝,都是在识海之外,挡下精神攻击,他不可能毫无觉察。

    而作为炼精修者,纳兰省最为了解识海的脆弱。

    就算是他自己,承受这样一记精神攻击,也不可能若无其事。

    术炼师最擅长的就是发现问题,研究问题,然后解决问题。

    但现在,身位天阶术炼师的纳兰省,却卡到了第二个环节。

    眼前这个问题实在太难了,他根本研究不出来。

    (本章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