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5章 你哪个部落的?

    关键,黑衣女子也没给纳兰省研究的时间。

    下一刻,那双看似纤细无力的手掌,已经挥到了纳兰省面前。

    纳兰省赶紧侧身。

    而这个动作,将他没有受伤的那边脸颊,彻底地暴露了出来,黑衣女人手指一屈,直接在这边脸颊上,留下了几道血槽。

    至此,纳兰省完美破相。

    当然,破相只是暂时的,好歹也是金仙巅峰,脸上这些伤口很快就能复原,可是复原归复原,这一仗打得实在是太憋屈了。

    被两个女人挠得满脸开花,这事件要是传回纳兰部落,纳兰省直接自杀好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报名。

    “跑,跑,跑!”

    眼看着后面的白衣女子,也已经追了上来,纳兰省知道再不走就真走不了了,他意念一动,从储物戒里掏出一枚符咒,往地上一甩。

    “砰……”

    随着一声炸响,整个左丘城瞬间被无尽的白雾所笼罩,这些白雾不但阻隔视野,更能屏蔽神识。

    等白雾消散之后,纳兰省已经没了踪影。

    沐雪晴和叶若兰相对而立,全都凝眉不语。

    没错,白衣女子是沐雪晴,而黑衣女子是叶若兰,刘浪赶赴前线,领导域战,把左丘城留给了她们,神族之身兼具神王之体,又接受了规则洗礼的沐雪晴,碾压纳兰省是理所当然的事。

    至于大仙境界的叶若兰,也伤到纳兰省,完全是纳兰省运气不好。

    叶若兰乃是货真价实的魂族,而魂族最为强大的就是识海,纳兰省却偏偏去攻击纳兰省的识海,岂不是自讨苦吃?

    “这个人不简单。”

    确定纳兰省已经逃了,沐雪晴皱着眉说道。

    对于自身的实力,沐雪晴已经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她拼尽全力,还有叶若兰帮忙,都没能拦下的人,完全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的确。”

    叶若兰点了点头,喃喃说道:“这个人是奔着刘大人来的,如果,他知道刘大人的行踪,会不会对刘大人不利?”

    听叶若兰这么说,沐雪晴顿时担忧起来。

    刘浪刚回左丘城,就接到了南域众部落大举进犯左丘盟的消息,甚至都没来得及跟沐雪晴多说话,所以,沐雪晴还不知道,刘浪已经晋升金仙。

    大仙境界的刘浪,对上刚才那个人,可是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沐雪晴马上拿出传音石,准备提醒刘浪。

    可是,呼叫了半天,都没有反应。

    “叶大人,我得去趟前线。”放下传音石,沐雪晴犹豫了一下,对叶若兰说道。

    “好,我留在左丘城就可以了。”叶若兰点点头。

    告别叶若兰,沐雪晴马上御空而起,向着与南域相接的边界飞去,望着沐雪晴的背影,叶若兰眼中不经意间划过一丝羡慕之色。

    ……

    东南域边界。

    无天圣碑静静地悬浮在虚空之中,而在圣碑之下,是南域几百个部落的大祭司。这也是沐雪晴联系刘浪,刘浪却没有回应的根本原因。

    因为,刘浪正猫在无天圣碑里,偷听南域众多大祭司的谈话。

    无天圣碑作为一个独立空间,一旦传音石放到里面,将与外界彻底隔绝,即便刘浪是圣器之主,也无法避免这个问题。

    “我说南域这些部落,怎么跟打了鸡血一样……”

    无天圣碑外面乱哄哄地,各大祭司你一言我一语,为了盟主的归属,争论不休,刘浪耐心地听了好半天,总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梳理清楚。

    南域众多部落,之所以入侵东域,是因为,南域被征用了。

    被一群妖兽征用了。

    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上,南域各大部落的主城,现在已经被妖兽占据,而那些妖兽给南域各个部落下了最后通牒,限各部落十天之内,撤离南域,否则,杀无赦。

    “当初,我遇到的那群豹形妖兽……”

    刘浪忽然想起,之前,为了救胤的母亲,他曾深入南域,追捕妖兽,结果遇到了一群已经开智的豹形妖兽,刘浪还以为,那只是一个开始,未来几万年,几十万年,妖兽或许会进化到威胁各大部落的程度,甚至成为又一个妖族。

    没想到,事情发展的轨迹,完全超出刘浪的预想。

    妖兽能把南域各部落,逼得到东域抢地盘,还能给各大部落下达最后通牒,这意味着他们的实力和灵智,已经达到一个难以揣度的高度。

    照此发展下去,属于承天大陆的两族大战,怕是马上就要爆发了。

    其实,两族大战也没什么,三界大陆人族和妖族打了那么多年,三界不还是三界,但现在的问题是,两族大战还没真正打起来,就已经影响到左丘盟了。

    “单单解决南域各部落只是治标不治本,谁知道那些妖兽会不会继续进攻相邻的东域?”刘浪窥探之初,是想着来一招擒贼先擒王,把东域几个大部落的大祭司先抓了。

    但在得知真相之后,他清楚地意识到,单抓几个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南域进攻东域,只不过是求生的本能,就算各个部落,没有了首领,南域的修者依旧会像潮水一样涌向东域。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占据南域各大主城的妖兽解决掉。

    只不过,这个事不是刘浪一个人就能办的,即便刘浪一个人能办,他也不能默默无闻地去办,毕竟除掉那些妖兽,最大的受益者,还是南域这些部落。

    思忖片刻,刘浪从无天圣碑里一跃而出。

    “只是一个盟主而已,争了大半天都没个结果,要不然,这个盟主我来当吧!”刘浪居高临下,扫视着底下的几百名大祭司,哈哈笑道。

    刘浪的声音不算大,但就像一颗炸雷,响爆全场。

    下一刻,场内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抬起头,望向刘浪。

    “你当盟主?你哪个部落的?”最终,长鱼宽率先打破平静。

    长鱼宽是长鱼部落的大祭司,长鱼部落的实力,在整个南域都名列前茅。

    而长鱼宽本人更为称为南域第一强者,如果不是几个敌对的部落,出言反对,他当选南域联盟的盟主,应该板上钉钉的事。

    如今,突然蹦出来一个人抢盟主,长鱼宽能高兴才怪?

    (本章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