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 还请多多指教喔?

    

    方里也不是没有察觉到。

    自从昨天晚过后,里维看向爱丽丝的眼神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以前,里维看着爱丽丝的眼神像是在看着一个唯恐避之不及的野蛮人。

    但是,现在的里维看着爱丽丝的眼神,已经是带了异性的色彩了。

    显然,里维是被爱丽丝的魅力给俘虏了。

    要不然,这位王子殿下也不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只是,爱丽丝显然没有注意到。

    “解除婚约不算数吗?”爱丽丝极为困扰的说道:“但是,父亲大人应该已经跟贵国交流过了,贵国也已经同意将婚约给解除了吧?”

    “那…那个时候是因为身边的人一直都在说贝尔泽古王国的人都是野蛮的家伙!”里维连忙解释道:“那些家伙说,在贝尔泽古王国里,算是一国的公主都能轻轻松松的讨伐强大的怪物,根本没有身为女孩子的魅力,所以我才会同意的!”

    仔细一想,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里维才会在之前会谈的时候表现出一副不耐烦和嚣张无的模样吧?

    那些表现,是为了与贝尔泽古的人拉开距离,让贝尔泽古王国来的使者求不到支援资金,也让爱丽丝这个前未婚妻彻底的讨厌自己。

    可现在,里维明显已经后悔了。

    “我…我只是被欺骗了而已啊!”里维便恳切般的说道:“所…所以,作为同盟和友好的象征,我们的婚约…”

    这也许是可以理解的理由。

    虽说里维的确太过于容易听信一面之词,但总的来说,双方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不愉快。

    既然如此,考虑到两国之间的盟约,那算是在这个状况下恢复婚约,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然而,里维已经忘记了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

    那个问题,便被抱着钱袋的阿库娅毫不迟疑的给说了出来。

    “爱丽丝不是已经有了别的婚约者了吗?”

    这一刻,时间静止了。

    里维的表情已经完全僵住了。

    艾洛德的贵族们也都面面相觑而起。

    惠惠和阿库娅将同情的视线投至里维的身。

    方里则是别过头,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但爱丽丝显然没有打算让方里置身事外。

    “如阿库娅小姐所言,我已经有了别的婚约者了。”

    爱丽丝即有些困扰,又有些歉疚的说了这么一句。

    “所以,非常抱歉,这个要求我没有办法答应。”

    年幼的王子的初恋这么粉碎了。

    “没…没关系的!”里维露出无僵硬的笑容,垂死挣扎般的艰难说道:“我…我们的婚约也是经过一次解除,那你跟别人的婚约也是能解除的,我完全不会介意,而你仔细想想,我们之间的婚约还可以代表两国长久的友好象征跟互助互利,肯定跟来路不明的无名勇者的结合有意义得多了吧?”

    看来,里维也不是没有了解过爱丽丝的婚约者的事情,至少还知道爱丽丝的婚约者是得到圣剑认可的勇者的事迹。

    只可惜,里维又忘记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

    这一次,这个问题被惠惠给毫不留情的揭开了。

    “姑且先跟你说一声,爱丽丝会跟方里缔结婚约,那也是因为爱丽丝喜欢人家了喔?”

    这是将里维的垂死挣扎也给击打得粉碎的一击。

    “咕呜…!?”

    里维捂住了心脏,一副被狠狠的刺了一剑的模样。

    “殿下!”

    其身周的家臣顿时纷纷都惊呼出声,颇有种搞笑剧的感觉。

    而爱丽丝则是因为惠惠那句「喜欢人家」的发言变得满脸通红,偷偷的瞥着方里的方向,一副怀春少女的娇羞模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达克妮斯也施与了最后一击。

    “里维殿下难道没有发现,爱丽丝殿下的婚约者也在这里吗?”

    这回,连空气都静止了。

    “…在这里?”

    里维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样,铁青着脸的看向了方里。

    那些家臣也是交头接耳了起来。

    “说起来,那个男人在会谈的时候曾经拿出过贝尔泽古王国的王族信物吧?”

    “我还以为他是贝尔泽古王国的第一王子,那位在最前线作战的勇者后裔。”

    “难道…”

    一众家臣们的窃窃私语声便是传入了里维的耳。

    当下,里维颤抖着嘴唇的对着方里出声。

    “你…你到底是谁啊?”

    闻言,方里无可奈何的笑了起来。

    “那详细的自我介绍一次吧。”

    方里蓦然一笑,有些恶趣味的对着里维说了这么一句。

    “我叫方里,一介冒险者,承蒙公主殿下的厚爱,得到了王族的信物,还请多多指教喔?”

    此话一出…

    “咳哈…!”

    里维两眼一翻,倒向了地面。

    “殿下!”

    “殿下!”

    一众家臣们发出了悲鸣,手忙脚乱的扶住了里维。

    “你…你…”

    里维仿佛撑住最后一口气一样,颤抖着手指的指着方里,有气出没气进似的出声。

    “我要跟你决斗…”

    一句话,让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怪异了起来。

    方里亦是满脸的古怪,打量了一眼里维以后,似笑非笑的开口。

    “你确定?”

    说着这样的话,方里伸出手,轻抚着持在手的令刀的刀柄。

    那动作,让里维想起了昨天晚,方里一刀砍下龙的脑袋的画面。

    “噗啊…!”

    里维脆弱的内心终于是被击溃了,脑袋一歪,昏厥了过去。

    “殿下!殿下!殿下啊啊啊啊啊啊!”

    家臣们的惨叫有如舞台剧的演员一样,显得即悲壮又滑稽。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艾洛德为贝尔泽古来的一行使者们准备了与会谈的时候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一次热闹的宴会,并端了最高级、最丰盛的一顿料理。

    阿库娅与惠惠自然是大吃特吃,大闹特闹,最后一个干脆在宴会表演起惊艳绝伦的才艺,引起全场欢呼,一个更是大肆吹牛,声称自己脚踢魔王军干部,拳打邪神怪兽,吹得不亦乐乎。

    达克妮斯则全程都陪同在爱丽丝的身边,跟着爱丽丝一起慰问着在场所有的贵族。

    至于方里,在宴会的时候还是遭到了里维的挑战,只不过不是武力的对决,而是艾洛德的主题,亦即赌博。

    而方里竟是大赢特赢,让里维从头输到尾,最后都哭了出来了。

    对此,方里只想说。

    “再怎么说,幸运女神都是我家老大啊…”

    理所当然,那不可能输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