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 到底还缺了什么?

    

    “————!”

    方里猛的睁开了眼睛,并从床弹了起来。

    “呼…呼…”

    剧烈的喘息在其身起伏着,令得方里的胸口都如同风机一样的不断鼓动。

    而方里的浑身则早已经湿透了。

    那是被汗给侵湿的。

    方里这么不住的喘息,并举起手来。

    进入其眼帘的手,竟是也在微微颤抖着。

    “刚刚…”

    方里只能一边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一边扶住了额头。

    回想起那狂暴的漩涡与被绞碎的经历,方里不由得有些心有余悸。

    “真是…太真实了…”

    被绞碎的那一个瞬间,方里甚至以为自己真的已经被碎尸万段,连一丝血肉都没有留下来了。

    “我…居然会因为死亡的经历而感到心悸…”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虽说,起以前,现在的方里已经不再将死亡视作无所谓的事物,而是更愿意为了席尔薇雅与身边的人活下去,可是,即使是这样,方里也从来不曾畏惧过死亡。

    如果有一天,方里真的注定得死,那方里可以肯定,自己还是会平静的接受这一切。

    但是,在灵魂空间被那个漩涡给绞碎,方里竟是真的觉得心悸了。

    “死之漩涡…吗…?”

    方里的瞳孔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心情,则是早已平复了下去。

    “那是我的灵魂产生蜕变的最后壁障吗?”

    方里是能够理解的。

    只差一步了。

    差那么一步而已了。

    “只要能够进入死之漩涡心的门…”

    那么,方里能触及到真正的蜕变,一举解决自己的灵魂问题。

    “可是,还是差了一步…”

    终点,已经出现在了方里的眼前。

    然而,伫立在终点前的门却是拒绝了方里。

    原因很简单。

    既然是门的话,那需要将它打开。

    而门打不开的话,那自然是缺了一件东西。

    “钥匙…”

    没错。

    钥匙。

    方里还缺了能够将这道门给打开的钥匙。

    “那究竟是什么呢?”

    方里的脑袋拼命的活跃了起来。

    只差一步了。

    只差这么一步而已了。

    到了这个地步,算是方里都不由得有些焦虑。

    “我到底还缺了什么?”

    现在,方里的感觉是已经将一个复杂无的拼图给拼到了最后,却少了最后一块的拼图。

    明明拼图的空缺都已经在自己的眼前,只要将这最后一块的拼图给镶嵌进去可以了,即不用再继续费脑费力,亦不用再花多少的时间,可这最后一块的拼图是没有了。

    “需要达成什么条件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条件到底是什么?

    方里平复着呼吸,喃喃出声。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居然还被拒之门外吗?”

    真是急死人不偿命的状态啊。

    当然,方里还不至于钻了牛角尖。

    “海底已经看到了,终点也已经出现在眼前了,差的是最后这一步而已…”

    这一步,究竟能不能迈过去,将决定方里的整个未来。

    “这个时候,真希望贞德的启示能够帮我一把啊…”

    再不济,给点提示也好啊。

    不然,接下来该怎么做,方里也完全没有头绪了。

    “我的这个灵魂还真是多事…”

    越是特殊的东西,使用起来越复杂。

    方里至今为止都一直依赖着自己的灵魂的特殊性,从而才拥有了直死魔眼,凭借一介脆弱的人类之身走到现在,一步一步的崛起,最终成为第三等级极限,仅差第二等级一步的主神使者。

    这番成,如今也得开始支付起代价了。

    “差最后一步…”

    方里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像是将这句话给咀嚼进腹部一样,体会着。

    直到…

    “方里先生,你起来了吗?”

    爱丽丝打开了方里房间的门,看着坐在床,浑身湿透的方里,先是微微一怔,随即有些担忧的跑了过来。

    “又做噩梦了吗?不要紧吧?”

    爱丽丝便有些担心的注视着方里。

    见状,方里将诸多的思绪通通都压进内心深处,摸了摸爱丽丝的脑袋。

    “没事,别担心。”

    简短的话语,让爱丽丝也是得到了些许的安慰。

    这个时候,方里才想了起来。

    “对了,今天是准备回贝尔泽古王国了。”

    于艾洛德的目的已经完成。

    所以,昨天的宴会过后,方里一行人便在艾洛德的王城里再度逗留了一晚。

    而今天,众人准备回国了。

    爱丽丝是因为这一点才来叫方里起床的吧?

    “真的没关系吗?”爱丽丝试探性般的建议道:“如果觉得不舒服的话,那晚点出发也没关系喔?”

    “不,不用了。”方里直接摇头,说道:“我换一下衣服,然后我们出发吧。”

    说完,方里也起了身,即使浑身都已经湿透,但却没有出现什么异常。

    看着这样的方里,爱丽丝才有些放心的点了点头。

    ……

    艾洛德,王城外。

    “再留一天吧!我们再留一天!一天好!我一定能够将之前输掉的都给赢回来的!求求你们!再让我留下来一天啊啊啊啊啊啊!”

    在奔跑蜥蜴拉着的龙车前,阿库娅大吵大闹着,一刻都没有消停。

    “没错!一天好!再给我一天!今天一天我一定能够让爆裂魔法的威名传遍整个艾洛德!一天!让我留下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阿库娅的旁边,惠惠也在不停的吵闹,手舞足蹈,活脱脱的像个熊孩子。

    “别再说傻话了!你们还嫌惹的麻烦不够多吗!?”

    达克妮斯一手一个的拎住了阿库娅和惠惠的后衣领,不顾两人的挣扎,将两人硬生生的拖向了龙车,塞进了车厢。

    而方里与爱丽丝则正在与前来送行的里维王子和众多家臣们告别。

    “那么,里维殿下,我们此告辞了。”

    爱丽丝向着里维道别,让里维露出了强烈的不舍之情。

    但昨天的经历也告诉了里维,自己初恋已经粉碎得拼不起来了。

    可里维依旧在嘴硬。

    “我是不会放弃的!屠龙者!”

    里维便指着方里,大声的宣言。

    “迟早有一天,我一定会打败你!”

    这倒是很像一个男子汉会说的话。

    看来,从今天起,里维应该能够脱离笨蛋王子的称呼了。

    顺带一提,所谓的「屠龙者」乃是赋予讨伐了龙的冒险者的称号。

    圣剑使、黑骑士、屠龙者,方里在这个世界的称号也是越来越多了。

    当下,方里耸了耸肩。

    “随时欢迎。”

    话是这么说,但方里也认为,之后应该没有机会再见到这个笨蛋王子了。

    于是,众人便登了龙车,在艾洛德的王族与贵族的相送下,离开了艾洛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