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7章 又见紫发少女!

    依照着贝斯特的性子,肯定要走这一遭的,哪怕敌人是亚特兰蒂斯。

    苏锐看到他这时候才过来,知道这拥有着超级智商的王子肯定已经明白一切了。

    这个家伙穿着迷彩服,身还背着一把突击步枪。

    “你不能去,你这身份,万一被人抓住了可怎么办?”瓦尔加说道,“到时候,人家不有了要挟王室的资本了吗?”

    贝斯特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如果他们真的敢用我做章的话……你们是吃干饭的吗?”

    是啊,英国的特种部队是吃干饭的吗?怎么可能坐视这种情况的发生?

    苏锐看着此景,不禁笑了起来。

    在贝斯特身,是有着这一股劲儿的存在,这是绝大多数贵族公子哥儿都不可能具有的。

    “好,那跟我一起去吧。”苏锐说着,眯了眯眼睛。

    他微微仰起头来,看着夜空,说道:“看来黄金家族可要我想象的更加不平静,凯斯帝林,是不是你最近的日子也有点不太好过啊。”

    其实,在苏锐看来,这件事情根本和凯斯帝林没有任何的关系,他实在是太了解这个高傲的公子哥儿了,这个家伙虽然鼻孔朝天,骄傲的不可一世,也有很大的野心,但是,野心归野心,凯斯帝林却并不是那种可以为了完成自己的目标而无视底线、逾越一切规则的人。

    至于扶持乔治希尔位,成为英国王储这种事情,属于剑走偏锋,不是凯斯帝林的风格。

    苏锐先前已经听闻亚特兰蒂斯家族内部出了一些事情,导致歌思琳不得不提前闭关,提升实力,看来,这黄金家族的内部可一直都不是铁板一块啊。

    苏锐摇了摇头,把杂乱的思绪清理出了脑海,然后简单的分析了一下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他发现,即将落入的大鱼可想象还要大一些呢。

    “现在出发吧,我特么要去找个说法。”贝斯特此时显得反而有点冲动了。

    他现在是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冲在最前线的战士,用自己手的枪来解决这次的问题!

    瓦尔加知道自己拦不住,于是叹了口气,说道:“贝斯特,你可得保护好自己,尽量不要太冲动,如果你出了点什么事情的话,我怎么跟女王大人交代?”

    贝斯特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有什么好保护好自己的?算是我天天呆在牛津大学的校园里面,敌人不也一样算计到我的头来了吗?”

    “好像说的也有道理。”听到贝斯特这么讲,瓦尔加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走吧,出发。”苏锐眯了眯眼睛,说道。

    尽管苏锐本能的认为这件事情不是凯斯帝林做的,但是仅仅依据感性的判断,并不能够确定这件事情的真正答案。

    在苏锐已经车的时候,军师打来了电话。

    “让夜莺跟我回一趟大本营。”军师说道。

    “我正要去见凯斯帝林,你们不和我一起去吗?”苏锐问道。

    “我还有别的安排,暂时不过去了。”军师笑了笑,“我们不去亚特兰蒂斯了,不然难道要给你当电灯泡吗?”

    苏锐也笑了起来:“我和歌思琳之间也是清清白白的好朋友。”

    “我假装相信你了。”军师而后说道,“我跟夜莺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你自己注意安全。”

    “你们又在谋划着什么事情,难道说是准备给我一个惊喜吗?”苏锐问道。

    其实,军师经常单独行动,但是,几乎每一次单独行动都会给苏锐带来很多帮助,甚至是惊喜。

    “别想太多了。”军师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对了,如果你这次去亚特兰蒂斯,记得警惕兰斯洛茨,他从辈分面来说,是凯斯帝林的叔叔。”

    苏锐挑了挑眉毛,笑道:“这个名字我都不知道,你怎么能知道地这么清楚?”

    毕竟亚特兰蒂斯家族已经很多年没有在世人面前露面了,最近露面稍稍较频繁的也是凯斯帝林和歌思琳了,至于其他的家族核心成员,几乎不为外界所知,连苏锐对这方面也是两眼一抹黑。

    至于军师口的这个兰斯洛茨,苏锐更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因此,苏锐几乎本能的认为军师已经在这方面埋下了种子,她总是能够在这方面给别人惊喜。

    其实,这是苏锐和军师的区别了,苏锐的精力主要放在单一的事情,遇到一件,解决一件,虽然能够走一步看三步,但也基本都是在同样的一件事里面布局,而军师则是不同了,她可以同时关注很多领域和很多组织,并且可以做出非常深远的安排。

    而军师此时对黄金家族挖坑,则是又给了苏锐一个惊喜——军师一定在亚特兰蒂斯家族内部安插了钉子!

    “还有什么要提醒我的吗?”苏锐又问道。

    “如果对手真的是黄金家族的话,那么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军师说道。

    “我明白。”苏锐答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毕竟,这个兰斯洛茨是凯斯帝林的叔叔辈,在黄金家族内部的地位极高,想要扳倒这种人,必然有极大的难度。

    “你这次并不一定能够讨到说法。”苏锐看了看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贝斯特,说道。

    那个兰斯洛茨可真的不会把贝斯特给放在眼里。

    对方既然已经有了把贝斯特给搞垮的想法,那么这一次,贝斯特说不定是羊入虎口了。

    可是,苏锐十分了解贝斯特的性子,知道对方是个明知山有虎也要偏向虎山行的家伙!是断然不可能忍气吞声的!

    “不管能不能讨得到说法,我都得见一见那个想要把我弄垮的人。”贝斯特的眼睛里释放出了一抹狠辣的意味。

    看到这一抹眼光,苏锐知道,这王子殿下是要动真格的了。

    这件事情真的不能忍。

    然而,对于苏锐来说,这件事情同样没有任何可以退缩的理由,相信以这个兰斯洛茨的能量,在动手之前绝对不可能不知道维多利亚和苏锐的关系,可明知道这样,他还是肆无忌惮的选择了动手,只能说明他对苏锐也不在乎!

    这个女子组织,是兰斯洛茨手下的一个势力分支,目前看来这个分支也不简单,至少能够通过“吃药”来提升实力!

    也是说,他们有着极强的科研能力,当然,这种科研能力可能也是和死亡神殿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你紧张吗?”

    苏锐忽然扭头问道。

    “我紧张个屁。”贝斯特没好气的说道,“我还不相信亚特兰蒂斯敢直接把我做掉,他们真当英国皇室是白痴吗?”

    听了这句话,苏锐笑了笑,他明白,英国在形成君主立宪制的政体之后,皇室的权力被无限制的削弱了,但是,毕竟这皇室是流传几百年的,曾经也是世界的霸主,在这种情况下,谁要是敢忽略了英国皇室,那才是真正的自大!

    想到这一点,苏锐觉得,英国皇室实在是太低调了,其实,即便是他,也是有点轻视了这个皇室了。

    “在你们白金汉宫里面,是不是有两个高手的存在?”苏锐忽然说道。

    贝斯特看了他一眼,眼睛里面有着一丝惊的味道:“这都被你感觉到了?”

    “是啊,能感觉到。”苏锐笑着说道,“在我对乔治希尔动手的那一刻。”

    “如无意外,他们是不会出手的,除非你是要对我的老妈动手。”贝斯特自嘲地笑了笑:“甚至,你要是把我按在地揍一顿,可能也无法激起他们的兴趣。”

    “难道他们不要保护你这个皇室继承人吗?万一我在白金汉宫里面对你起了杀意呢?”苏锐又问道。

    “这要看看我在他们心的重要性了。”贝斯特摇了摇头,“这几十年来,没有几个人能够摸准他们的出手规则,除了我老妈。”

    苏锐轻轻的出了一口气。

    他也知道,斯蒂芬妮能够在女王的位置一坐是几十年,几乎完美的平衡了各方势力,围绕着她几乎没有任何的波澜,很显然她的能力极强,绝对不是用简单的“慈祥”或是“善良”能够完美概括的。

    苏锐收回了思绪,看了看表,发现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

    “凯斯帝林,我要见你。”苏锐这时候给凯斯帝林打了个电话。

    贝斯特诧异的看了苏锐一眼,嘿嘿笑了起来:“没想到你还认识凯斯帝林啊,这下好了,冤有头债有主,直接找他解决问题去!”

    电话那端的声音清淡,带着些许不满:“这么晚,你来找我做什么?”

    “我特么的差点被你害死了,去找你要点精神损失费!”苏锐恶狠狠地说道。

    砰!

    电话直接被凯斯帝林挂断了。

    苏锐碰了一鼻子灰。

    “嘿嘿,真是有个性。”贝斯特说道。

    “以凯斯帝林的性子,是不会做出暗扶持继承人、控制英国皇室的事情的。”苏锐的眼睛微微地眯了眯:“真正的凶手,咱们得深挖才行。”

    “可你现在连凯斯帝林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找他?我可不认为你能找得到亚特兰蒂斯的大本营。”贝斯特摊了摊手。

    “找不到,还可以再详细的问一问啊。”

    …………

    在一间灯火通明的大客厅里面,凯斯帝林正在和一个老人对弈,是国际象棋。

    而坐在凯斯帝林侧面的,则是坐着一位紫发少女。

    “谁的电话?”她问道。

    ——————

    Ps:第四更,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