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9.第1704章 神泉

    商子烆和公子衍等五大高手,一直推进到,距离神泉还有七八百米的位置,终于遇到大麻烦,无法再继续前进。!

    紫青色的霞雾,笼罩在凹地,阻挡在场诸位修士的视线,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公子衍在地,布置出一座直径一米的小型阵法,又取出四杆黄色小旗,插在阵法的四个方位。随即,他便是在阵法的四周,刻录出一道道光痕铭纹。

    张若尘动用天眼,观察公子衍的一举一动,道:“公子衍刻录空间铭纹的速度挺快,修习的时候,必定是下了苦功。”

    魔小菇却是露出不屑的神色,道:“本公主只用一只手刻画的速度都他更快。公子衍从小在空间神殿长大,各种学习条件都远超我们,才这点水平,废物一个。”

    “哗——”

    公子衍身前的那座小型阵法,出现三粒璀璨夺目的光点,犹如紫色星辰一样,悬浮在半空。

    “三滴神泉。”

    “那是什么手段?公子衍竟然使用阵法,从八百米外,将神泉收取了过来。”

    “真的是神泉,据说,直接将一滴神泉滴入圣丹,能大幅度提升圣丹的品质。”

    ……

    公子衍收取到的神泉,虽然数量不多,可是,却还是炸开了锅。

    那些还在观望的修士,再也坐不住,纷纷向凹地进发。

    古明派系、妖神界派系、盘古界派系……

    各大派系,皆是派遣出最顶尖级别的高手,沿着各自推算出来的路,一步步向神泉靠近。

    经过仔细研究和推敲,魔小菇和张若尘也选择了一条路。

    真正进入凹地,张若尘才明白什么叫做如履薄冰。这片远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大地,充斥着各种神纹,甚至连空气,也悬浮有一些神纹,必须时刻保持小心谨慎,稍有差池便有可能触动神纹,死在当场。

    魔小菇准备得很充分,手拿着一只青铜古瓶,里面装着地狱魔神的神血。

    随着不断将血液滴到地,一条猩红色的路,被开辟出来。

    渐渐的,魔小菇和张若尘也进入凹地的深处,距离神泉越来越近,甚至使用耳朵都能听到泉水的声音。

    在距离神泉,还有一千米左右的时候,前方的空间变得破碎不堪,并且充斥着黑色的光团。那些光团,释放出森寒刺骨的阴气,显然是绝对触碰不得。

    “难怪以商子烆、宙宇等人的实力,也无法继续向前推进,原来这里充满了各种恐怖的力量,连空间都变得残缺不全。”

    在距离神泉还有九百米的时候,魔小菇停下了脚步,手指拖着下巴,露出深思的神色。

    她和张若尘能够走到这一步,已经是相当了不得。别的那些派系的修士,都还在他们二人的身后,距离神泉少说还有一千五百米。

    离得越近,收取神泉的难度,也相对要小一些。

    公子衍身边的水晶宝瓶,已经装着数十滴神泉。当他抬起头来,盯在魔小菇身的时候,眼露出一道极其意外的神色。

    商子烆也向魔小菇和张若尘望去,问道:“怎么了,认识那两个人?”

    公子衍轻轻摇了摇头,收回目光,继续控制脚下的小阵。可是他的目光,却时不时都要向魔小菇盯过去。

    这位堂妹,公子衍也是不久之前才认识,据说是他一位族叔的女儿,暂时进入空间神殿修炼。此女的到来,在族造成不小的震动,连族的神都亲自见了她。

    公子衍派人去试探过魔小菇,吃惊的发现,她的空间造诣极高,甚至有可能不在他之下。

    魔小菇居然出现在真理天域,公子衍的心,还是颇为意外。

    魔小菇看着公子衍脚下的那座空间阵法,眸的不屑更浓,道:“公子衍动用空间转移术,能够收取到八百米外的神泉。林岳,你的隔空取物不是挺厉害,试试?”

    “这里还是太远了一些,再向前推进一点。”

    张若尘说出这一句,便是一把抓住魔小菇手的青铜古瓶,到前面去开路。

    魔小菇露出惊色,道:“你还敢往前走?”

    “前面的空间支离破碎,对于别的修士而言是绝路,对我们而言,还是可以去闯一闯。怎么,堂堂罗刹公主,这点胆量都没有?”张若尘道。

    魔小菇的的确确是觉得再往前走会相当危险,而且前面也已经没有路,继续往前走,与找死有什么区别?

    不远处,天堂界派系的几位修士,也是如此认为。

    他们自认为已经推进到了极限,不可能还能继续靠近神泉。因此,他们盯着正在向前行走的张若尘,心感到不解,脸却露出笑意,觉得张若尘立即会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接下来发现的一幕,却是让在场所有修士都大跌眼镜。

    只见,张若尘竟是闯入进破碎的空间,在犹如浮岛一般的空间碎片面跳跃,在他的周围,有雷电穿梭,有远古阴气汇聚成的河流,有漆黑的虚无区域。

    但是他竟然硬生生的闯了过去,落到距离神泉大概只有七百米的一座空间碎片面。

    看到这一幕,不管是有没有进入凹地的修士,皆是大吃一惊。

    “这个家伙,在破碎的空间里面都能随意穿梭,也太厉害了!”

    “即便是公子衍,也不敢这么做。”

    ……

    …………

    张若尘想要继续向前,但是他和魔小菇之间的连心熔骨锁,却已经拉得笔直。于是,他扯了扯绷直的锁链,催促道:“你怎么了?是不敢过来,还是过不来?要不要我帮你?”

    一路,都是魔小菇对张若尘各种不屑和鄙视,骄傲得像白天鹅一般。却不想,在这个时候,竟然被先前的鄙视对象给鄙视。

    “不用,本公主过得来。”

    魔小菇磨了磨贝齿,心相当气恼,却也只能安慰自己,“本公主的命金贵得很,自然是要珍惜,他的命贱,所以不怕死。”

    魔小菇硬着头皮,终于到达空间碎片,与张若尘会合在一起。

    “我们继续。”张若尘道。

    魔小菇愕然的道:“你还要向前推进?”

    张若尘指向距离神泉大概四百米的一块空间碎片,道:“那里是一处不错的落脚点,距离神泉也近,收取起来要快很多。否则,像公子衍那样收取,算花费一天一夜,也收集不了多少。”

    魔小菇看到远处那块空间碎片,心十分抗拒,连忙摇头,道:“那块空间碎片太小,肯定很不稳定,说不定刚刚登去会碎裂,还是别这么冒险。你收集那么多神泉干什么?难道你还真想带着十万滴神泉,去娶天初仙子?”

    “相信我,跟我走。”

    张若尘使用手的连心熔骨锁,在魔小菇的身缠绕了三圈,将她裹了起来,随后,便是带着她,向远处那块空间碎片冲了过去。

    魔小菇并不认为自己是胆小怕事之辈,但她这次是真的被张若尘吓得不轻,等到他们二人落到空间碎片面的时候,她的心都还在噗通噗通的狂跳。

    脚踩到地面,魔小菇的双腿在轻轻颤抖,一双凤眸,冷冷的盯着张若尘,道:“你到底是不是张若尘?”

    张若尘看到魔小菇俏脸苍白的模样,总算是心情舒畅了不少,笑道:“公主殿下怎么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刚才那一段路,每踩出一步,都必须将空间和时间拿捏到极致程度。在年轻小辈里面,除了张若尘,还有谁做得到?”魔小菇道。

    其实,刚才张若尘不仅仅只是将空间和时间拿捏到了极致程度,而且还使用了时间的力量,所以才能从容的到达这块空间碎片。

    张若尘没有回答罗刹公主,而是蹲下身,在空间碎片面布置阵法。

    “你不说话,是默认了?”

    魔小菇的心,已经确定了七八分。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让魔小菇相当郁闷的结果,林岳竟然真的是张若尘那个混蛋,一个让她既是痛恨,又有些相思的家伙。

    在来到天庭界前,魔小菇已经想象过各种与张若尘相遇可能会发生的事,甚至都已经想好如何报复张若尘。

    现在是相遇了,而且相遇得她想象还要快一些。但是,她不仅没能报复张若尘,竟然还帮他睡了一位绝色仙子。

    魔小菇的心气得不行,甚至都忘记要去取神泉,只是用一双有些发红的眼睛盯着张若尘,道:“你在这里布置空间传送阵干什么?”

    张若尘头也不抬,道:“夺取了神泉,当然是要立即逃走,难道我们还要原路返回?”

    “此地很特殊,使用空间传送阵根本传送不出去,而且还有巨大的凶险。”魔小菇说道。

    张若尘道:“我知道。但是我有办法,到时候你跟着我可以了!布置完成,接下来,开始收取神泉。先说好,自己收取自己的,别妄想分对方的神泉。”

    看到张若尘和魔小菇到达距离神泉只有四百米的位置,别的那些修士无不震惊,都在猜测他们二人的身份。

    连十大神传弟子之的几人,也将目光盯在张若尘和魔小菇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