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7.第1207章 大战在即

    “这真的是百年以前,被人打得落花流水的阴阳学宫吗?”

    看客之,终于是有人忍不住开口说道。

    “不得不说,从这几轮的表现来看,阴阳学宫的确是让我有些吃惊啊。”

    “没错,从这群弟子当,我居然看不出半点因为沉寂百年而显露出来的颓丧之气。相反,我倒是从他们身看到了拼搏与韧性。这种感觉,真的是从阴阳学宫身表现出来的吗?”

    观看斗的人,大部分都是没有稳定立场的人。这些人像是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谁有优势,他们会不吝吹捧之词,对其疯狂夸赞。

    而只要是有人出现了劣势,他们也一定毫不留情地对其大加讽刺。

    但是眼前阴阳学宫的情况,能够让大家说出一番这样的话,显然也是他们的表现深深地震撼了他们了。

    当然,不可能所有人都会被学宫的表现给打动的。

    听见身边有人说这番话,当即有人开始了反击。

    “阴阳学宫已经是穷途末路了。狗急跳墙嘛,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说得对,你看他们那一个个拼命的样子,明显是想要亡命一搏了嘛。”

    “不过,算是拼成这个样子,到底还不是落后了七局?不要忘了规矩,只要双方战斗到最后,胜局少的人,同样会被淘汰的呢。”

    “阴阳学宫这种以命搏命的做法,对普通人或许有效。但是,你们觉得对付真正的天才,莽夫行径还能取得这样的效果吗?简直是可笑。”

    “不得不说,阴阳学宫到底还是没落了。当年作为我们帝国的巅峰霸主,烈阳宗这样的小角色,他们何时放在眼里过?只可惜,到了今日,他们对付区区一个烈阳宗,也要这般亡命相搏。唉……真是令人唏嘘啊。”

    现场的气氛,很快被这几个说话的人给带动了起来。那些原本立的观众,在听完这番话之后,也是忍不住点头赞同。

    “没错,之前那些都只能算是小打小闹。从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重头戏。我倒是很期待,学宫到底有多少达到道胎境六阶甚至道变境以的天才呢?”

    “照我看,以学宫现在的底蕴,算是有这样的弟子,也必定是外强干,没有一点用处。”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有支持学宫的声音。但是这些人的人数并不占优势,很快他们的声音,再度被质疑声给淹没了。

    “现在开始第十轮斗!”

    这个时候,众人所期待的第九轮斗,也是终于开始了。负责裁判的太监场,开始通报场的名单。

    到了第十轮斗,学宫和烈阳宗的天才也总算是要场了。

    正如现场观众所言,之前的战斗虽然激烈,但也只能算是小打小闹。决定一个宗门真正走向与未来发展的,自然都是宗门当的精英天才。

    那名太监目光在现场扫动了一番之后,说道:“目前局势,烈阳宗领先七个胜场,所以阴阳学宫想要扳回局势,必须要在第十轮里面,领先七局!”

    说真的,到了现在,连他这个裁判,心里都是已经没底了。

    一共是十五个天才决胜负,而且没有平局。也是说,阴阳学宫最起码要烈阳宗多赢下七局,才能和烈阳宗持平。

    不得不说,同样都是天才,想要这样取胜又是谈何容易呢?

    只可惜,眼前的局面,他根本帮不忙。当下,也只能是继续宣读规则:“经过高层的考虑与协商,我们临时改变最后一轮的规则。由原先的三十人同时斗,换成一组一组斗。”

    显然,这样斗,是想让那些真正的实权人物,能够认真地观看每一组弟子的战斗水平。

    虽然这样一来,会大大影响效率,但是这规矩是由实权人物决定的,想要论理也是无处可讲。

    到了这个时候,算是只在这里观看,必要时说两句话,这名负责裁判的太监也是已经感觉到了一丝的疲累。

    不过,他没得选,也只能是继续宣布:“第一组,阴阳学宫云翔,对战烈阳宗关烊!”

    天才之争,第一场是关烊和云翔二人,现场的火药味瞬间弥漫开来。

    当然,听到云翔这个名字之后,现场也是掀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波澜。

    “怎么回事?云翔?这不是皇族子弟吗?皇族的人,怎么和阴阳学宫混在一起了?”

    “你居然才知道?前几天在醉仙楼,云翔已经和他今日的对手关烊结下仇怨了。当时听人说过,他要在宗门弟子考核找对方算账。但是,谁都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跑到阴阳学宫去了。”

    “古语云:‘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皇族再不济,终究也是帝国的象征。皇族的子孙,居然自降身份,和阴阳学宫的人混在一起了。真的是,不怕人耻笑啊。”

    “嘿嘿,看来今日要丢脸的,不只是阴阳学宫了。云翔这个蠢货,自己找死也算了,居然还把皇族给拖下水了。看来,今日是有好戏看了。”

    ……

    在众人的交谈声,云翔也是从休息处走了出来,关烊见状也同样出列。

    双方落定,二人相对而立。

    “终于等到你了,小子。”

    刚一见面,关烊冷笑出声:“不得不说,这段时间我可一直都在等着这一刻呢。”

    云翔呵呵一笑,道:“看来你这家伙,还是不长记性呢。怎么,你是在等着我再揍你一顿吗?”

    关烊面色一寒,道:“现在倒是伶牙俐齿,不知道等会,你是否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言罢,他的手忽然间出现了一柄锋利的大刀,刀锋之,烈焰熊熊燃烧,将刀刃都是给烫得通红。

    云翔嘴唇一翘,同样是抽出了自己的武器。方灵力缠绕,寒光闪烁。

    斗尚未开始,斗台已经被杀意充斥。毫无疑问,一场激烈的交战即将在这块斗台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