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8.第1208章 血脉压制

    “斗开始!”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两道截然不同的气息,瞬间碰撞在一起。

    轰!

    两股气流碰撞在一起,顿时层层的气浪从场地央爆炸开来。

    显然,之前两人都是没有将自己的实力全部发挥出来。而今没有了场地等种种因素的限制,两人的实力都是得到了最大的发挥!

    眨眼之间,云翔和关炀两人已经交手了几十招,双方谁都没有讨得便宜,最后纷纷倒退了出去。

    看着退回原地却又毫发无伤的二人,观战的人群又是开始议论了起来。

    “我的天,这真的是我记忆的云翔?怎么这个家伙,忽然间变得那么强了?”

    “这这这,你确定不是同名同姓?”

    “同名同姓,老兄你是不是刚刚从某个不知名的小地方过来的?云氏,乃是我云海帝国皇族的独有姓氏!即便皇族现在已经不景气,但是他们的影响力还是存在的。只要云氏皇族存在一天,绝对不敢有人用云这个姓!更何况,云翔那家伙之前招摇过市,样子谁不知道,我敢担保,这家伙一定是云翔。”

    “那为什么,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这家伙从一个彻头彻尾的废柴,变成了一个这么强悍的武者呢?”

    “谁知道呢,或许这家伙有什么遇也说不定啊。”

    “有可能,不过不得不说,那个和云翔对战的家伙实在是太弱了。明眼人一看知道,他的境界要云翔高,一时间居然没能拿下云翔。”

    ……

    现场讨论的声音,也是被关炀完整地听了过去。不得不说,在对决的时候,听到别人一直在夸赞自己的对手,心那不爽的情绪自然也是可想而知的。

    “云翔,我不管你以前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现在的你之前又有多大的改变,今日栽到我的手里,我一定要让你体会一番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

    关炀语气冰冷,狠戾的表情之充满了狰狞之色。看得出来,他的怒火现在已经燃烧到了极限了。

    不过,云翔在听完这番话之后,却是呵呵一笑,道:“我看你似乎还是没用弄清楚状况呢。我还是和次在醉仙楼一样的话,你现在跪在地磕头,然后叫我三声‘爷爷’,我放过你!哈哈哈!”

    关炀眉头微皱,淡漠地吐出两个字:“找死!”

    言罢,他手大刀面的火焰,像是关炀的怒火一般,忽然间火势大涨。整把大刀在这个时候都是被烧得通红,空气也因为这种灼热的温度,而开始出现波纹。

    灼热的气温,让现场许许多多的人,都是忍不住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

    当然,受到影响最严重的,自然是现在和关炀距离最近的云翔了。极度的高温,让他的视线都是变得有些模糊了。再看看对方手那柄烈焰腾腾的大刀,毫无疑问,被这一刀砍下去,算是不死,也绝对重伤。

    云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脸的笑意也是渐渐收敛了起来,神色变得无认真。

    “哈哈!”

    关炀自然是看见了云翔表情的变化,当下哈哈一笑,道:“云翔,知道怕了吧?不过太迟了!今日算是在皇城里面,我也要让你这个皇族灰飞烟灭,连投降的机会都没有!”

    言罢,他手持大刀,快速向前冲了过去。烈焰仿佛在这一刻化作了火龙,张牙舞爪地朝着云翔抓了过去。

    在这个时候,云翔的嘴角忽然间翘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在关炀冲过来的那一瞬间,他手长剑忽然间变得赤红无。一股关炀更加狂暴的热浪,猛然从他的长剑之冲出。

    强大的热浪,犹如一阵飓风,疯狂地冲向关炀。关炀身包裹着的火焰,竟是被这股热浪直接吹散。甚至连关炀自己都是感受到了全身下被炙烤的感觉。

    “怎么回事?这家伙的身,为何也会有这般强大的火属性力量?而且,他的我的要更加纯粹,力量也是强大了不少!”

    关炀心震撼无,他又怎么会知道云翔身为皇族,体内的血脉让他拥有了玄阳灵体。虽然这种体质让他和其他族人一样,修为境界受到限制,但是本源血脉之的力量,却绝对不是一般人辛苦修炼能赶超的的。

    在拥有这种体质的人面前玩火,等于是班门弄斧,根本是自寻死路。

    一次在醉仙楼的时候,云翔体内的血脉并没有经过完全的开发,所以不知道怎么对付关炀。但是这一次不同了,回去之后,又一次经过修炼,让云翔发掘出体内的潜力。

    这一次面对关炀的时候,他也是终于可以使用出来了!

    不得不说,这种来自血脉的压制是十分恐怖的。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稳操胜券的关炀,在云翔发挥出玄阳灵体的力量之后,竟是被完全压制。

    不仅无法反击,连身的力量完全无法激发出来。每一次面对云翔的攻击,他都只能是硬着头皮对战。

    时间一长,他也是终于有些吃不消了。

    “云翔,你个卑鄙小人,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关炀仍旧没有搞明白,到底是为什么,自己拼尽全力之后,反倒是输得越来越快。

    在他眼,一定是云翔使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在他身动了手脚,这才让他没有一点反击之力的。

    云翔哈哈一笑,道:“你自己废物,怎么还怪到爷爷头来了?劝你最好现在投降,否则,爷爷可不会手下留情了哦。”

    关炀面色一冷,道:“你真是做梦!难道你以为,你这样算已经赢了吗?还太早了!”

    话音刚落,关炀浑身下忽然间喷出熊熊燃烧的烈焰,看他的样子,好像是浑身下都被烧着了一般,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火人。

    “哈哈!”

    关炀哈哈大笑,道:“云翔,能够见识到我烈阳宗最强武技,算是死,你也应该能够瞑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