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9.第1209章 疯狂挨揍

    施展出绝技之后,关炀也是信心大增。!

    当下,他全身喷涌着火焰,杀向云翔。

    呼呼呼!

    行进途,关炀的手臂每一次摆动,都能从手掌之喷出一道巨大的火柱。

    火柱来势汹汹,几乎将斗台的地面都给烧黄了。云翔神色一变,当下也是不敢硬抗,纵身闪避。

    关炀见状,也是知道云翔虽然对他的功法拥有一定的压制作用,可当他的力量完全爆发出来之后,在绝对力量的碾压下,这种压制的效果也会急剧缩小。

    知道了这一点之后,他又怎会轻易放过云翔。不得不说,他现在对云翔的恨意,已经远远超过了对其他人的恨意。

    这个在境界明明没有任何优势的家伙,居然几次三番地将他逼到绝境。最关键的是,这一次还是在这么多人观看的斗台。

    他这样一个十分注重面子的人,又如何能够忍受这样的羞辱?

    当下,他身火焰的势头再度暴涨。浑身下已经完全被火焰包裹,连他自己的身体都是已经变得模糊不清,整个人看去像是天掉下来的那一轮熊熊燃烧着的烈日,追逐云翔而去。

    “跑?斗台一共这么大,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跑到哪里!”

    关炀看见云翔不断地闪避,却也没有一丝焦躁的样子,反倒是哈哈一笑,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追赶。那模样,俨然是一个猎人在戏耍猎物。

    咻!

    而在他得意万分的时候,空气忽然间传来一阵破风声。定睛一看,却是发现云翔不知道什么时候,调转了方向,提剑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殊死一搏?哈哈!看来你已经无计可施了嘛!”

    关炀不怒反笑,从容淡定地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成全你吧!”

    言罢,他化身的火球也是直接对准云翔冲来的方向撞了过去。

    在他以为,自己即将看到云翔被自己撞飞出去,身体被火焰烤成飞灰的时候,忽然间,他发现云翔居然不见了!

    “人呢?”

    关炀冲势一顿,旋即被火焰包裹的面庞猛地一抽:“不好!”

    大喊了一声之后,他立即想要转身。

    只可惜,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一柄在黑夜之闪烁着寒光的长剑,像是一道闪电一样,对准他的胸口刺了过来。

    看对方这样子,显然是奔着取他性命而来的。

    “混蛋!”

    他的攻击,不会畏惧任何正面的冲击。但是面对这种突袭,在反应不及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化解。

    虽然已经尽自己最大努力躲避,但是他终究还是难以避免,被云翔一剑刺了肩膀。

    噗嗤!

    “啊!”

    一声闷响过后,关炀的肩瞬间多出了一个深深的血洞。

    虽然看不见鲜血流出,但是从关炀的惨叫声,也是可以判断出,他现在到底在忍受怎样的痛苦。

    “混蛋,你居然偷袭我?”

    与身的疼痛相,云翔偷袭的行为,让他更为愤怒。

    岂料云翔哈哈一笑,说道:“谁告诉你,斗不能偷袭的?”

    关炀瞬间语塞,毫无疑问,斗看的只有结果,根本不在乎用的是什么手段。只要在合理的范围之内,都是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的。

    既然能够被人偷袭,也只能说是自己技艺不精,才会被敌人有机可趁。

    关炀脸色铁青,身燃烧的火焰也是随之渐渐缓和了下去。看得出来,云翔那一剑,对他造成的影响也是不小。

    当下,他冷哼了一声,鄙夷地说道:“堂堂皇族,居然也会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云翔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痞气十足地说道:“随你怎么说,反正我云翔从来都不觉得我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我本来是个泼皮无赖啊,哈哈!”

    云翔他们几个,多年在各种鱼龙混杂的场所出入,也算得是一个合格的纨绔子弟。

    当初自己还没有修炼武道的决心时,像这种在背后使阴招的事情他们也没少干,被人叫骂也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关炀想要用这种方法激怒他,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云翔一番话说完之后,又是趁着关炀毫无准备的时候,突然出手,又是一剑,刺关炀的另一边肩膀。

    “啊!”

    关炀又是一声惨叫,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云翔居然会这么无赖,一句话刚刚说完,连反应的时间都不给他,直接发动了攻击。

    “哎呀。关炀兄弟,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这可是在战斗呢,你怎么可以走神啊?”

    云翔的话语,搭配他那犯贱一般的笑容,让关炀恨不得现在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只可惜,他现在已然受了重伤。云翔的那两剑,没有半点留情,根本是冲着要他的命来的!

    不对!

    如果是要他的命,那么后面这一剑,云翔完全可以刺穿他的心脏。但他并没有这么做,也是说,他现在根本不打算杀他,而是想要慢慢地折磨他了。

    随着伤势的加重,关炀身燃烧的火焰,也是终于完全熄灭。显然,受到身伤势的影响,他的灵力已经接近枯竭,根本无力继续支撑他继续使用自己的最强战技了。

    而这个时候,云翔居然也是收起了自己的剑。朝着关炀抬了抬他的拳头,一脸的戏谑。

    嘭!

    眨眼间,云翔重重的一拳,已经落在了关炀的脸。这一拳过去,几乎把关炀的牙齿全部给打掉了,舌头也是震得发麻,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这一拳,是为了你在醉仙楼,辱骂我阴阳学宫而打的!”

    嘭!

    话音刚落,又是一拳,揍在了关炀另一边的面庞。顿时鲜血飞溅,关炀的半边面庞,瞬间肿成了猪脸!

    “这一拳,是为了刚刚,你欺负我兄弟姐姐打的。”

    嘭!

    又是一拳打去,关炀的整张脸,彻底变成了猪头。

    “这一拳,是为了你刚刚不听我劝,不叫我爷爷打的。”

    可怜关炀,在烈阳宗里面好歹也算是一个天才,但是现在,他居然被云翔当成了出气筒,疯狂地挨揍。

    最关键的是,他舌头发麻,连投降都做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