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第1210章 冲突升级

    关炀现在灵力已经耗尽,加身还被云翔刺了两剑,面对状态正佳的云翔,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不得不说,这种眼睁睁看着别人的拳头落在自己身的感觉,真的是很不爽。

    关炀看着云翔,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脸居然多出了几分惶恐。看得出来,他很怕云翔继续像刚刚那样狂殴自己。

    但是,刚刚一拳打完之后,云翔停了下来,用手抚摸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良久之后,他放下了手臂,颇为无奈地说道:“接下来,好像找不到什么理由来揍你了。”

    听到这句话,关炀感动得差点没有哭出来。

    显然,他以为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云翔毕竟是一个武者,算没有使用武器,这样疯狂地用拳头砸他的脸,他也吃不消啊。

    只可惜,他到底还是高兴得太早了。

    云翔的话并没有说完,在关炀松一口气的时候,他的后半句话终于是说出来了:“不过,既然找不到理由,那索性不要理由了。哈哈!”

    言罢,他直接一脚把关炀踹飞出去。等关炀身体重重落在地之后,他竟是坐在了关炀的腰,然后举起拳头,对着关炀的脸,疯狂地砸了下去。

    拳头如同雨点一般落下,关炀的脸,早已被打得不成人形了。到了这个时候,他欲哭无泪。并不是说他已经坚强到不惧痛苦的地步了,而是他的脸现在已经肿得连眼睛都看不见了,哪里还能流得出眼泪?

    可怜关炀,之前在芸姑面前是何等的意气风发?算是面对秦易和方雷两个人,他也敢出言讥讽,一副胜券在握,天下无敌的模样。

    再看看眼前的惨状,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会有人会把眼前被人当做沙包暴打的家伙,和之前意气风发的烈阳宗天才弟子联想在一起。

    “让你不叫我爷爷!怎么样,现在遭报应了吧?”

    一边打,云翔还一边指责关炀,好像关炀做了天大的错事,应该受到严厉的处罚一般。

    “够了!”

    而在这个时候,斗台方,忽然间传来了一道冷漠的声音:“还不住手?”

    一名身材高挑的青年男子,悬浮于半空之,淡漠的目光之,充斥着无限冷意,俯视着云翔。

    青年正是关炀的哥哥——关渡,是深渊圣谷的十大天才之一。

    看到自己的弟弟被人打成这般模样,而对方还不肯罢休,在深渊圣谷队伍观战的关渡,终于是按捺不住,冲了出来。

    圣谷的十大天才,这种人在整个宗门弟子考核之,几乎是等于巅峰的存在。

    他不仅本身实力强大的吓人,背后的五鼎宗门,更是让人完全不敢招惹的存在。

    然而,面对关渡的喊停,云翔却只是稍稍抬了抬眼皮,看了对方一眼,随后问道:“你算哪根葱?你叫我停,我停?那多没面子?”

    言罢,他直接无视了关渡,拳头又朝着关炀的脑袋轰了下去!

    关渡目光瞬间一冷:“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忽然间,现场原本有些灼热的气温,瞬间降了下去,很快变得冰冷异常。

    话音刚落,云翔居然真的停止了攻击,站起身来。

    关渡满意地点了点头,显然,云翔的“听话”,让他有一种虚荣心得到满足的快感。

    可很快,他脸的表情顿时变得僵硬,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下面。

    停止了攻击的云翔,在抬头看了一眼关渡之后,居然又一次低下头去。紧接着,他竟是抬腿,对着关炀的身体猛踹了起来。

    关渡的警告,非但没有起到丝毫的效果,反倒是让云翔打得更欢了。

    “混账东西!”

    关渡的怒火一下子升,目光陡然间变得之前还要冰冷。显然,他对云翔这个目无人的家伙,已经产生了杀意了。

    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道身影射了过来。

    原本在一旁观战的秦易,见到关渡居然要出手发动攻击,也是在第一时间赶过来,阻拦在关渡的面前。

    关渡面色一沉,道:“回去之后,我打听了一下。你是秦易,对吧?”

    当日在醉仙楼一别之后,秦易成了关渡的心结。再加那个时候,秦易并没有伪装自己,知道相貌的关渡稍加打听将有关秦易的信息都给打听出来了。

    “你和我,还有和我圣谷之间的恩怨,之后再解决。算你阴阳学宫被打败,我也不会放过你。但是现在,你必须给我滚开!”

    关渡一如既往,想要让秦易让路,语气强势丝毫不给人讨价还价的余地。

    秦易淡淡一笑,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叫我让开,我得让开?”

    关渡闻言,身的气息忽然间爆发了出来。属于道变境三阶的强者威压,毫无保留地在空气肆虐,连周围观看的观众们,都是忍不住心一阵颤动。

    “秦易,我听说过,你好像在某次秘境之,杀了我深渊圣谷很多人。但是,这些并不是你跟我叫板的本钱!你以为我和那些废物一样吗?”

    说真的,关渡能够达到深渊圣谷十大天才的身份地位,靠的可不仅仅是他拥有道变境三阶的修为。天才之所以被称作天才,不仅仅是因为他拥有超过常人的修炼速度,战斗力更是远远超出了许多正常的同阶武者。

    听到这话之后,秦易却是不置可否一笑,随后说道:“在我眼里,你和你口所说的废物,唯一的区别是,你是个大废物。那些人和你,还真的是差了几个档次。”

    “你!”

    关渡闻言,顿时怒火冲天,连头发都倒竖了起来:“你真的以为,次在醉仙楼不动你,是我怕了你?我告诉你,我不杀你,是我想在所有人的面前解决你,让所有人都知道,得罪我关渡,会是怎样的下场!”

    “哦。”

    秦易淡淡地点了点头,回应了一声。随后眉头一挑,道:“说完了吧?那快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