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第1211章 颜面尽失

    “你叫我滚?”

    显然,关渡怎么都没想到,居然会有人敢叫他滚!

    他在深渊圣谷已经有好多年了,从一开始,他被当做是天才培养的。 在圣谷里面,从来都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算是圣谷里面的长老高层,在看见他的时候,也必须给他几分面子。

    到了外面,待遇更不用多提了。深渊圣谷顶尖天才的名号,无论是谁,听见之后都不敢造次。

    这么多年来,连跟他顶嘴的人都找不到,更别说是叫他滚了。

    眼下,这个来自阴阳学宫的家伙,居然当着他的面,把这个字给说出来了!

    不得不说,关渡现在是真的很生气。

    秦易耸了耸肩,问道:“怎么,我说的话,你没听清吗?你是不是耳朵有问题?”

    关渡终于忍无可忍,原先淡定从容的模样,霎时间荡然无存:“我要你死!”

    言罢,他手红光大作,一股令人窒息的血腥味,从他的手冲了出来。

    毫无疑问,他已经准备好,要对秦易发动攻击了。

    而在这个时候,虚空之忽然间传来一道冷漠的喝声。

    “关渡,住手。”

    听到声音之后,关渡眉头一皱,瞬间收起了攻击。但他的脸却满是不痛快:“谷主,这家伙是在挑战我圣谷的威严!为何不让弟子直接出手,将其地斩杀?”

    陆锋遥淡漠回应:“不要忘了这是什么场合,而你又是什么身份!”

    现在考核正在进行,按照规矩,在这个时候,任何人都是不能出面干涉的。

    更何况,关渡还是深渊圣谷的弟子,代表的是深渊圣谷的颜面。如今聚集在这里的观众,几乎是从全国各个地方跑过来的。

    如果他在这个时候,做出破坏考核规矩的事情。虽然本身不会有多大的损失,但是对深渊圣谷的颜面,或多或少都会造成影响。

    说真的,现场那么多人,如果要排一个最想铲除秦易的排行榜,那么陆锋遥绝对是前五名的存在。

    可无论他现在心里有多么想杀死秦易这个屡屡搅局的家伙,眼下众目睽睽之下,他还是不能动手的。

    其他人,他或许还真的不放在心。最关键的是怕罗浮大宗和镜花宫,怕他们借题发挥,找圣谷的麻烦。

    不得不说,关渡虽然强势霸道,但是对陆锋遥的命令,还是十分遵从的。

    他的脸色变幻了好一阵子之后,最终还是放下了手臂。

    “给本座回来!”

    “是,谷主!”

    答应了一声之后,关渡向秦易投去一道充满了威胁的眼神之后,转身离开。

    见危机已经解除,秦易自然也没有了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

    随后,他朝着下方看了一眼,发现云翔也朝着自己看了过来。

    当下,秦易朝着云翔投去了一个鼓励的眼神,直接离开了现场。

    秦易眼神之的含义,云翔立即了解。当下,他揍得更欢了。

    嘭嘭嘭!

    拳脚打在关炀的身,沉闷的响声不绝于耳。

    不得不说,云翔打人的力道拿捏的还真的是十分准确。既能让关炀感觉到痛苦,却又不至于让他死去。

    而那种源源不断的痛苦,让关炀几乎已经崩溃。他能清晰地听见,自己浑身下的骨头,不断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然后悉数断裂开来。

    他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如果不是自己现在流不出眼泪的话。

    片刻后,关炀浑身下的骨头,已经全部被打断了。连身体都是已经变形了,这可怜的家伙,刚刚还意气风发,转眼之间,已经变成了一个残废。

    不得不说,人生的大起大落,来得太快,实在是太刺激了。

    “饶命!”

    终于,在酝酿了好久之后,关炀开口求饶。声音含糊不清,根本听不清在讲什么。

    “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云翔怪笑了一声,又继续开始狂揍。

    负责裁判的太监也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只可惜,云翔说的是饶命,而不是投降。

    对于这种不官方的说法,他也是没有办法的。

    不过转念一想,想到刚刚云翔对待自己的态度,他也释然了。

    “人嘛,有时候,是应该受点教训。否则,难免妄自尊大。”

    太监声音低沉地感叹了一声,然后又开始看起戏来。

    “爷爷!我错了!”

    终于,在挣扎了很久之后,关炀最终还是说出了这番话。

    “什么?你说什么?声音太轻了!小爷我听不见啊!”

    言罢,云翔又是埋头狂揍了起来。

    关炀现在恨不得自杀当场,只可惜,他现在已经被废了。连手脚都是抬不起来,哪里还有自杀的力气?

    咬舌自尽?

    这种说法原本不靠谱,更何况,对于他这种武者来说,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已经经过了强化。想要凭借自己肉身的力量,把舌头咬断自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这种痛苦持续的太久,早已经要让他崩溃了。

    当下,他用力地吸了一口气,用尽全身力量,喊道:“爷爷!我错了!”

    现场哗然一片,烈阳宗的高层一个个都是吹胡子瞪眼。有的甚至都已经站了起来,看他们的样子简直像是要把关炀给亲自毙了一般。

    至于关渡,他虽然是关炀的哥哥,此刻他也是脸色铁青,声音低沉地说道:“这个废物!”

    如果两人没有关系也算了,他和关炀可是亲兄弟,关炀叫云翔爷爷,岂不是顺带着把他也给搭去了?

    这种平白无故,多了个“爷爷”,简直是一种耻辱!

    如果不是因为两人是亲兄弟,恐怕关渡现在早冲出去,把关炀给宰了。

    但是在喊出这句话之后,关炀却是没有半点后悔,反倒是一脸轻松。

    因为,云翔很守信用,在他喊出“爷爷”之后,居然真的停手不打了。

    不得不说,那种疼痛不断施加在自己身的感觉消失之后,他真的感觉到很轻松。

    “既然你现在叫了我爷爷,那小爷我怎么也是不会对你这个孙子下手的。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