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第1212章 各有情绪

    嘭!

    一声沉重的闷响之后,只见关炀的身子,在天空形成一道完美的弧线。(.  . )整个人被云翔一脚踹飞了出去,直接飞出了斗台。

    裁判太监见到此状,脸也是忍不住流露出笑意。

    不仅仅是因为关炀那滑稽的退场方式,更是因为云翔的胜利。

    他现在虽然是宗门弟子考核的裁判,但他本来的身份是皇族的下属。而云翔身为皇族子弟,自然也算是他的主子了。

    他在皇城里面,已经待了很多年了。云翔也算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当初他们一伙人,到底有多么的不进,他也是亲眼目睹的。

    那个时候,他虽然心里着急,想要劝诫。但终究碍于身份,不能开口。更何况,云翔也不见得会听他的话。

    当时,看到那一伙人成天不务正业,反倒是流连于酒色场所,他心里觉得,这一伙人已经毁了。而且,皇族距离毁灭也已经不远了。

    毕竟,他们这些人是皇族的未来,是皇族的希望。

    他们的堕落,代表着整个皇族都已经没有未来,没有希望了。

    毕竟,皇族偌大的基业,想要靠着云帝一个人撑着,是根本不可能的。

    然而,自从秘境回来之后,云翔这一伙人,像是换了灵魂似的。虽然进去了六个,最后出来的也他们几个人。但是那一次的损失,却是换来了这几人的改变。

    不得不说,这种损失到底还是可以接受的。

    最关键的是,在短短这几个月的时间里面,云翔居然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了。

    不仅实力大增,更是能够战胜烈阳宗关炀这样的天才。

    说真的,如果不是现在看的人太多的话,他现在真的很想大哭一场。

    活了这么多年了,他也算是经历过不少的事情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事情让他尤为感动。

    或许,这是心理落差造成的冲击吧。

    而云翔的胜利,也是瞬间让现场震惊一片。

    “这不是真的吧?这真的是我认识的云翔吗?”

    “这怎么可能?我原以为,云翔这家伙,虽然有了一些长进,但也绝对达不到能够击败关炀的程度啊!可没想到,这打脸来的实在是太快了。好疼啊!”

    “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这个家伙一直以来,都是在隐藏自己的真正实力。装出一副混世魔王的样子,让我们误会他啊?”

    “这怎么可能啊?你难道没有见过云翔那几个家伙之前的样子吗?那根本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垃圾,如果不是身边跟着几个实力还算不错的侍卫,这群家伙都不知道要死多少次了。如果这都是隐藏自己的实力的话,那这群家伙的心机该有多深?”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毕竟皇族眼下的情况,我们又不是不知道,想要活着,自然是要让别人感觉不到威胁才能安全嘛。”

    “算了,不管怎么说!老子以前算是低估了这家伙了!不得不说,这家伙现在的样子,还真的是挺讨人喜欢的!哈哈!”

    “没错没错!这场斗,看的还是较刺激的。唯一美不足的,还是烈阳宗那个叫关炀的家伙!”

    “唉!他刚台时候,那趾高气昂的样子,我还以为他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家伙呢。没想到,居然是个绣花枕头!”

    “绣花枕头?他可连绣花枕头都不如呢!绣花枕头至少抗打,不会变形。你看那家伙,全身下,都被打得不成人样了。”

    “刚刚还叫云翔‘爷爷’!真是笑死我了!哈哈!”

    现场忽然间传出一片大笑,那肆无忌惮的声音,让烈阳宗的弟子和高层们,脸色都是变得铁青。

    他们引以为傲的宗门天才,到了最后,居然给他们宗门带来了这么大的耻辱!

    这种事情,发生在他们身,对他们真的是很不利。

    毕竟,他们可是有着入驻帝都的野心的。但是眼前这种情况,算是取代了阴阳学宫,顺利成为帝都势力。有着这个污点的存在,日后他们想要立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说真的,他们现在真的恨不得当场把关炀给地正法了。

    只可惜,关炀的靠山可是深渊圣谷的顶尖天才。从刚刚那家伙护短的样子,他们也是能够看得出来,如果他们动了关炀,那么别说是入驻帝都了,恐怕连他们这烈阳宗是否还能存在下去,都是很难说得清楚了。

    关炀的落败,让现场的人心情都是复杂了起来。连那负责裁判的太监,也是等了片刻之后,才想起来去公布结果。

    “第十轮第一场斗,阴阳学宫,云翔胜!”

    宣布完之后,他最终还是忍不住,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等眼角的湿润被自己擦干之后,他的心情也是渐渐平静了下来。同时他也多出了几分期待:接下来的云威,还有云沉两个人,是否还能继续给他和整个皇城一个惊喜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用多久能揭晓了!

    因为接下来的两场对决,阴阳学宫那边出战的正是云威和云沉两个人。

    只要再等待一段时间,等到休整的时间过去之后,他可以知道答案了。

    ……

    云翔回到队伍之后,立刻受到了大家的欢迎。

    云威和云沉两个人率先冲前去,拍了拍云翔的肩膀,说道:“你小子,当真是不赖啊!”

    云威听到这话,顿时骄傲地昂起了脑袋,牛逼哄哄地说道:“那可不,翔少我是什么人,对付这样一个废物,自然是手到擒来的。”

    云威呵呵一笑,道:“给你点夸奖要天了?照我看,你还打得太轻了!”

    不得不说,这三个家伙,是一个一个心狠!起教训人的本事来,还真的是谁都不服谁。

    云翔听了这话之后,当即也是表示不服:“下一场好像是你了,你说我没做好,你自己做给我看看吧!”

    “那肯定没问题。你多了个孙子,我自然是要多一个曾孙子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