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6.第846章 挑衅

    银月谷霸主缓缓说道:“天地异象,在我万妖谷出现,诸位有什么看法?”

    栖霞谷霸主嘿笑一声。 !

    其他几位霸主互相对视一眼,神色如常,都没有说话。

    七位霸主,一个个都活了数千岁,纵然心有什么想法,也不会轻易让旁人看出来。

    “银月,你什么意思?”

    迷雾泽霸主声如金石,神色淡漠,反问一句。

    “银月谷霸主微微一笑,道:”白日星现,有可能是古遗迹重见天日,也有可能是什么秘境开启,总之,这算是咱们万妖谷的大事!”

    “我等平日里,虽然互有争斗,但若是古遗迹或是秘境开启,咱们不妨放下往日仇怨,联手一探究竟!”

    “当然可以啊。”

    千蛇岛霸主娇笑道:“奴家赞成的。”

    金焰山霸主心冷笑,暗骂一声虚伪,大声问道:“若是只有一件至宝出世,这东西归谁?”

    七大霸主的眼眸,都闪过一丝寒光!

    “到时候,大家各凭本事!”

    悬羊峰霸主冷冷的说道。

    其实,说到底算众人联手,也都是心思各异,各怀鬼胎,互相防备。

    若是真见到什么至宝出世,少不了一番血雨腥风!

    在此时,老猿似有所觉,转头望去。

    只见猿啼岭群妖那边,似乎出现了一些麻烦。

    悬羊峰、银月谷、千蛇岛的几位妖魔,正与猿啼岭群妖说着什么,脸,眼神尽是嘲讽讥诮。

    “袁老头,小辈间的事,咱们不要插手了,让他们闹去吧。”

    悬羊峰霸主嘴角微翘,似笑非笑的说道。

    “是啊。”

    千蛇岛霸主也娇滴滴的说道:“这是万妖大会啊,算麾下小辈间起了些冲突,也很正常,咱们身为霸主,没必要干预。”

    老猿神色古怪,问道:“确定不用阻拦一下?”

    “袁兄,咱们之间继续聊,小辈间的争锋冲突,何必理会。”银月谷霸主轻笑一声。

    “哦。”

    老猿神色不变,点了点头。

    金焰山霸主与老猿关系最好,知道猿啼岭此次内乱,损失不小,十大领主折了一多半。

    “确定没事么?”

    金焰山霸主传音问道:“要不让我麾下的几个领主,去你那边帮帮手?”

    “不必。”

    老猿笑了笑,道:“一会儿谁先着急,还不一定呢。”

    ……

    “喂!”

    悬羊峰的妖魔神色倨傲,指着苏子墨的鼻子,大声呵斥道:“你们几个低阶妖魔别站在这碍眼,给我滚远点?”

    苏子墨神色不变。

    这种事,根本不用他出面。

    眼前这三个妖魔,也不值得他出手!

    “你最好给我滚远点!”

    孤云站在旁边,冷冷的说道。

    “嗯?”

    悬羊峰妖魔微微眯眼,神识在孤云身一扫,阴阳怪气的说道:“呦,居然是一头凶蛟,想要帮人出头?”

    “一只山羊成精而已,也敢嚣张,滚回去!”孤云目光冰冷,散发出冰冷杀机,针锋相对。

    “修炼不足千年的蛟,与蛇无异,我看你是找死!”

    悬羊峰妖魔目光大盛,毫不犹豫,直接出手!

    他敢前来叫阵,自然是有些本事。

    他在悬羊峰可不是无名之辈,乃是十大领主之一,虽然排在末尾,但也绝非寻常妖魔所能匹敌!

    他看得出来,孤云修炼不足千年。

    所以,他才敢直接出手!

    悬羊峰妖魔一拳打来,孤云冷哼一声,跨步前,后发先至,气血涌动,也一拳打了过去!

    砰!

    悬羊峰妖魔浑身大震,蹬蹬蹬倒退三步,神色一变。

    若是百年前的孤云,实力虽强,但绝对不是十大领主的对手。

    但在苏子墨身边修行这百年,对他的帮助太大了!

    “杀!”

    悬羊峰妖魔再度前,漆黑的袍袖抖动,里面竟然冒出两点寒光,直刺孤云面门!

    这是两杆长枪,速度极快!

    孤云大口一张,吐出蛟骨剪,神识一动,法力汹涌,蛟骨剪迅速胀大,朝着刺过来的两柄长枪剪去!

    两条蛟龙腾空而起!

    咔嚓!

    蛟骨剪剪落,直接将两柄长枪剪成四截!

    四截长枪坠落,枪身黯淡无光,已经被蛟骨剪彻底废了!

    “你敢坏我法器!”

    悬羊峰妖魔勃然大怒,眉心闪烁,两点寒光飘出,在半空迅速胀大。

    方才的两柄长枪,只是他的普通法器。

    而如今,悬羊峰妖魔直接祭出本命法器,却是一对儿银光闪烁的钩镰,锋刃,布满细密的倒刺,凶气逼人!

    “哼哼!”

    孤云冷笑道:“什么狗屁本命法器,也拿出来丢人!给我剪!”

    孤云操控蛟骨剪,两条蛟龙腾空,仰天长鸣,白光大盛,像是两道炽盛的白练,直接缠绕在这一对儿钩镰!

    咔嚓!咔嚓!

    蛟骨剪连剪三下!

    这对儿钩镰应声而断!

    “噗!”

    悬羊峰妖魔脸色大变,吐出一口鲜血,看着孤云的目光,充满了怨毒之色。

    本命法器被毁,他的心神与之相连,也受到重创!

    这件法器,他淬炼两千余年。

    如今一朝被毁,等于两千余年之功,全都白费了!

    这个打击,不可谓不大。

    当初,在啸月山一战,蛟骨剪被青铜方鼎所伤,后被苏子墨以阴神篇的秘法淬炼一番,早已痊愈,威力更胜从前!

    “好狠的手段!”

    银月谷妖魔神色凝重,沉声道:“我来会会你!”

    孤云目光一扫,落在旁边的千蛇岛妖魔身,冷笑道:“你们两个一起吧!也省得你这女人,费尽心机在暗处伤人!”

    千蛇岛妖魔被点破心事,也不生气,只是盈盈一笑,道:“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狂妄!”

    悬羊峰妖魔恨声说道。

    孤云本狂妄,从来嚣张。

    只是一百年前,臣服于苏子墨之后,时常跟随在他身边,才收敛了心性。

    若是对旁人,他的本性流露出来了。

    身为蛟族,他也有狂妄的资本!

    “哈哈哈!”

    孤云大笑道:“看样子你也不服,算你一个,我全接着!”

    “好,你别后悔!”

    悬羊峰妖魔低吼一声,浑身妖气汹涌,体内噼里啪啦的一阵乱想,眨眼间,已经幻化出本体!

    “吼!”

    另一边,银月谷妖魔发出一声咆哮,也幻化出本体。

    千蛇岛妖魔轻吐香舌,恍惚之间,这香舌变成了蛇信,嘶嘶作响!

    三位妖魔不敢大意,准备幻化出本体,全力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