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1.第851章 赌约

    接下来的几天里,在银月谷、悬羊峰、千蛇岛三位霸主的强烈建议下,群妖提前狂欢,畅饮达旦,大快朵颐!

    万妖大会正常举行。!

    只不过,将血海席位的争夺延后!

    对于这一点,其他霸主没有异议,老猿也没有反对。

    银月谷三位霸主怀的什么心思,众人都能猜得出来,只不过没有明说而已。

    悬羊峰少主,银袍男子还有艳妆女子三人在苏子墨手,都受了不轻不重的伤,怎么都得修养一番。

    三天的时间,老猿始终守在阵前。

    苏子墨也并未离去。

    这期间,远处丛林之,甚至传来一些不可思议的霞光神曦。

    一些妖魔说,那边有重宝出世!

    甚至有回来的妖魔说,那边似乎有什么古遗迹重现,引得不少妖魔前往。

    但,苏子墨始终不为所动。

    在他的制止下,猴子、灵虎等人也都没有离开老猿身边。

    这三天,苏子墨明显能感受到,一些不怀好意的目光,一直在某个角落里关注着他,阴魂不散!

    若是他真离开老猿身边,很可能会走入旁人精心布置的陷阱之!

    三天后。

    七大霸主同时宣布,血海修行的席位争夺,正式开始!

    第一关很简单。

    以千年血海为心,五百里之外,千里之内的范围,藏匿着一些等玄铁炼制的血海令牌。

    共有五百块!

    这些血海令牌,可能摆在地面,也可能埋藏在泥土之下,或是在某个山洞里。

    参与这一关的妖魔,只需要找到其一块令牌即可!

    这一关,可以淘汰大多数妖魔。

    因为,血海令牌虽然有五百块,但只有找到令牌的前一百个妖魔,才有资格参加最后十个席位的争夺!

    悬羊峰、银月谷、千蛇岛、栖霞谷、迷雾泽、金焰山六大领地,都有一百多位领主站出来。

    血海修行的机会难得,谁都想要试一试。

    若是运气好,或许真能得到进入最后的争夺之战!

    而猿啼岭此次,算苏子墨和孤云,也只有十多个妖魔参加。

    “这一关,你确定能过?”

    老猿仍有些不相信,忍不住拽着苏子墨,又问一遍。

    低阶妖魔的元神范围,极限是百里。

    他实在难以想象,苏子墨的神识能探查到五百里之外的区域!

    苏子墨微微一笑,道:“可以试试。”

    “去吧。”

    老猿点点头。

    苏子墨等人纷纷来到血海旁,蓄势以待。

    “咦,那个墨妖怎么也来参加了,他不是低阶妖魔么?”

    这三天,苏子墨的名号,早传遍万妖大会。

    “估计是凑个热闹呢。”

    “哼,他战力强大不假,但这种事瞎凑热闹,只会自取其辱!”

    不少妖魔小声议论着。

    “呦!”

    悬羊峰少主看到苏子墨,顿时冷笑起来,阴阳怪气的说道:“你一个低阶妖魔,跑过来做什么?”

    “估计是来给咱们垫底的吧!”

    “哈哈哈!”

    悬羊峰群妖哄然大笑。

    苏子墨神色淡然,斜眼看了悬羊峰少主一眼,问道:“你以为,我拿不到血海令牌?”

    “你一个低阶妖魔,居然还想图谋血海令牌,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悬羊峰少主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极尽嘲讽,发泄着三天前的屈辱,大笑道:“你的神识范围能有多少?二十里,还是三十里?”

    “我告诉你,血海令牌藏在五百里外!凭你……”

    “我若能拿到血海令牌,如何?”

    悬羊峰少主话未说完,被苏子墨挥手打断。

    “你说什么?”

    悬羊峰少主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大声道:“你若能拿到血海令牌,我吃了它!”

    “哦?”

    苏子墨嘴角微翘,眼闪过一丝玩味儿。

    原本,这第一关,他还真提不起什么兴致。

    但听到悬羊峰少主这么说,他倒是心意一动。

    悬羊峰少主神色挑衅,逼问道:“墨妖,你敢赌么?”

    “赌什么?”苏子墨问道。

    悬羊峰少主大声道:“赌你能否拿到血海令牌!”

    “这……”

    苏子墨故作沉吟,似乎有些为难。

    见到这一幕,悬羊峰少主心更加确定,笑着嘲讽道:“若是不敢赌,趁早滚出去,少在这丢人现眼!”

    “是,回去吧!”

    “一个低阶妖魔,来凑什么热闹!”

    悬羊峰群妖连忙起哄。

    “好,赌赌!”

    苏子墨脸色涨红,似乎是有些气愤不过,热血涌,一口应了下来。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悬羊峰少主连忙说了一句,生怕苏子墨反悔。

    他环顾四周,看着血海周围千余位妖魔,扬声道:“诸位听好了,我与墨妖在此立下赌约,他若能拿到血海令牌,我当众吃了!”

    “你若拿不到,又当如何?”

    悬羊峰少主转头看着苏子墨,得意洋洋的问道。

    “拿不到,随便你。”

    苏子墨又恢复到原本那副淡然自若的神色,微微耸肩。

    悬羊峰少主一愣。

    他看到苏子墨这样的神情,心突然有些不安。

    但他转念一想,这个赌约,他稳赚不亏!

    算他输了,吃一块血海令牌又能怎样?

    虽说这个血海令牌是等玄铁炼制,难以消化,但吃下去也没所谓,大不了再拉出去。

    更何况,他怎么会输?

    想到此处,悬羊峰少主心大定,点头道:“既然如此,你若输了,你当众给我跪下,让我骑在你的身,绕着这血海走三圈!”

    “好。”

    苏子墨点头应下。

    这可算得是极尽侮辱了。

    这个赌约,看去也有些不公平。

    但苏子墨却应下来,群妖只当是他已经疯了,失去了理智。

    “这个墨妖修炼时间太短,年轻气盛,受不得激,被人三言两语嘲讽一下,已经当了。”

    “呵呵,之前打下来的名气,一朝尽毁啊!”

    有妖魔撇嘴冷笑。

    悬羊峰少主又道:“我愿发下道誓,若是反悔,今后修为难有寸进,遭横祸而亡!”

    道誓玄之又玄,不立则罢,若是立下道誓,万族修行者,谁都不敢违背!

    连皇者都会遭受道誓的束缚!

    群妖心神一震。

    若立下道誓,这是动了真格,双方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

    苏子墨微微一笑,也紧跟着立下道誓。

    双方赌约,此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