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3.第853章 真的狠!

    五百里!

    绝大多数的阶妖魔,都达不到这个范围!

    而如今,万妖大会,有个低阶妖魔的神识,已经突破方圆五百里的范围。!

    并且,仍在不断的延伸!

    群妖的眼,已经不是惊讶,而是惊骇!

    “真是难以想象,此妖的本体究竟是什么,竟然如此强大?”

    “悬羊峰少主这赌约算是输定了。”

    “那也未必,神识超过五百里之后,强度会衰减许多,能否寻找到血海令牌,那还是未知。”

    这个道理,像是目力一样。

    距离越近,自然看得越清楚。

    距离越远,看得越模糊,寻找东西自然相对困难。

    参加第一关的妖魔,神识范围自然都能达到五百里,否则也不必来参加,多此一举。

    但超出五百里之后,其大半妖魔的神识感应,都已经降到底点!

    别说在五百里外寻找东西,是五百里外有什么东西,他们都感知不到。

    这一关看似简单,实则考验两个方面。

    一个是神识范围,另一个,是元神凝练!

    元神越凝练,神识感知周围的环境,越清晰!

    苏子墨的赤发阴神,是修炼大荒妖王秘典,借鉴大荒龙王的炼神之术。

    哪个妖族的元神,能有他的凝练?

    即便是他的黑发元神,也是修炼仙佛两部天阶功法淬炼而成。

    又有造化青莲辅助,精炼纯粹,之赤发阴神也不遑多让!

    所以,算苏子墨的神识,蔓延到五百里之后,周围的环境、景象,甚至是温度、风向,他依然能感受得清清楚楚。

    如眼所见,全部映照在脑海之!

    连泥土,虫蚁的爬动,他都能感知得到!

    苏子墨并不着急。

    在他的神识笼罩之下,算血海令牌被埋地三尺,他都能挖的出来!

    他的脑海,想的是方才发生的一幕。

    在他散发出神识的瞬间,他明显感应到,有另外一道强大的目光,穿透明王念珠形成的屏障,进入他的识海!

    这让他心一惊。

    当然,抵达此地之后,苏子墨万分小心,早将黑发元神隐藏起来。

    造化莲台漂浮在角落里,所有的花瓣,都已经合拢,含苞待放。

    黑发元神,藏在其!

    所以,栖霞谷霸主只探查到赤发阴神的存在,并未察觉到在这识海,还有另一尊元神!

    栖霞谷霸主的目光刺探进来,赤发阴神已经有所感应!

    像是受到某种刺激,赤发阴神睁开双眼,目光大盛,浑身生长出一片片赤红色的龙鳞,仿佛燃烧着火焰,浑身散发着一股君临天下的威严!

    妖兽,对于领地极为看重。

    龙族,最为敏感!

    赤发阴神修炼大荒龙王的炼神之法,与龙族无异,栖霞谷霸主的探查,已经激起赤发阴神的怒火!

    这是龙族威严!

    寻常妖兽,根本难以抵抗!

    栖霞谷霸主虽然修炼秘术,目光穿透明王念珠的阻碍,闯入苏子墨的识海之,但力量也已经衰竭下来。

    他的目光,与赤发阴神的目光一触,轰然溃散!

    所以到最后,栖霞谷霸主也并未看清苏子墨的本体,只是对于赤发阴神散发出的气息,有些心有余悸!

    在群妖的关注下,这只是一场普通的神识争锋。

    但谁都没有想到,在这场神识争锋最初,苏子墨已经与一位霸主,在某种程度交手了一番!

    整个过程悄无声息,却凶险万分!

    苏子墨不敢保证,若是黑发元神暴露,这位栖霞谷霸主是否会动手。

    但银月谷霸主等人,绝不会放过他!

    “哈哈哈,我找到了!”

    在此时,一位妖魔的笑声,打断了苏子墨的思绪。

    却是一位金焰山的妖魔,神识刚刚突破五百里,在一片草坪发现了一块血海令牌。

    想要寻找血海令牌,除去元神凝练与否,也讲究点运气。

    有些血海令牌,摆放在明面,有的随便仍在草坪,有的放在石块。

    而有一些血海令牌,则隐藏的较深。

    所以,时间拖得越久,越难找到血海令牌。

    因为,放在明面的血海令牌,都会被大多数妖魔找到。

    悬羊峰少主的脸色,有些阴沉。

    在感受到苏子墨的神识,突破五百里之后,他已经郁闷了。

    不出意外,这场赌约,他应该是输了。

    但他认为,自己输得不怨。

    谁能想到,一个低阶妖魔的神识范围,能达到这种恐怖程度?

    “输输了!”

    悬羊峰少主心冷笑:“吃一块血海令牌而已,也无所谓!”

    很快,悬羊峰少主在一个树杈,找到一块血海令牌,神识攥住这块令牌,迅速收了回来。

    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有近半的妖魔,都找到血海令牌。

    这些妖魔精神亢奋。

    悬羊峰少主收回神识之后,目光一扫。

    只见苏子墨的手,也拿着一块血海令牌,他还快了一步。

    这场赌局,他明显是输了。

    “这下有趣了,悬羊峰少主要吞令牌了。”

    “呵呵,我还不知道,这血海令牌是啥滋味呢。”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悬羊峰少主脸色难看,冷哼一声。

    “墨妖,这一局算你赢了!”

    悬羊峰少主目光阴沉,盯着苏子墨,冷冷的说道:“咱们走着瞧!”

    话音刚落,他突然发现,苏子墨闭着双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没有听到他说话。

    “哼,装什么装!”

    悬羊峰少主撇撇嘴,道:“故作深沉!”

    在此时,又有几位妖魔拿到血海令牌,收回神识的时候,神色有些古怪。

    转头看着旁边静立的苏子墨,神色震惊!

    悬羊峰少主拿到血海令牌,早早收回神识,自然是感应不到。

    但他们的神识,在五百里外清晰的感应到,有一道极为强大的神识,正在肆无忌惮的搜索!

    扫荡着五百里外的所有血海令牌!

    不管是藏在泥土深处,还是藏在树干之,都会被这道神识找出来,将其包裹起来,随后继续搜寻!

    这几位妖魔收回神识的时候,那道强大神识,已经包裹了不下一百块血海令牌!

    “这个墨妖要干什么?”

    这几位妖魔暗暗咋舌。

    他们偷偷看了一眼悬羊峰少主,心想到个可能,却又有些不敢相信。

    猿啼岭阵前。

    袁灵儿神识一动,看到这一幕,不禁目瞪口呆。

    很快,袁灵儿似乎想到了什么,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怎么了?”

    猴子等人的神识,看不到五百里外的情况,忍不住问道。

    “那位少主要遭殃了。”

    袁灵儿忍着笑意,沉吟道:“你们这个老大,嗯……怎么说呢,真的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