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仙缘

    ;

    平阳镇,属于苍狼城管辖的诸多小镇之一,同属大齐国。

    此时,正有一队骑兵缓缓走入镇子,为首一人身披铠甲,面容刚毅,正是苍狼城五大狼卫之一的曹刚。

    另一人却是个眉目清秀的青年,着一袭青衫,浑身透着股书生气。

    青年名叫苏子墨,是平阳镇苏家二公子,刚刚十七岁便已经高中举人,远近闻名。

    “苏二公子倒是与曹某以往结识的读书人不同,虽然看上去文弱,但骑术极佳,竟不弱于曹某手下的护卫。”曹刚说道。

    “曹大人过誉了。”苏子墨微微一笑,“大哥一直在做贩马的生意,在下从小与马儿为伴,有些根基,更何况,追风挺有灵性的。”

    说着,苏子墨拍了拍身下骏马。

    那唤作‘追风’的马儿似乎听得懂苏子墨的夸奖,昂首打了个响鼻,眼中带着一丝灵动。

    就在此时,旁边传来一阵喧嚣,只听有人喊道:“不得了,听说沈家那丫头被仙人选中,要拜入仙门了。”

    “沈家的丫头?哪个沈家?”

    “就是沈梦琪,和苏二公子谈婚论嫁的那个。”

    消息传得极快,周围的人已经开始议论,不少人看着苏子墨的眼神有些怪异。

    “仙人?”苏子墨轻喃一声,对于仙人的认知,他还保持在那些虚无缥缈的传说中。

    人的力量可以呼风唤雨,焚天煮海?

    没有亲眼见到,苏子墨不信这世间有仙。

    听到‘仙人’二字,曹刚身形一颤,神色有异,眼底深处掠过一抹忌惮,只是苏子墨蹙眉沉思,并未察觉。

    就在此时,天空中突然闪过一道虹光,速度极快,刚刚掠过苏子墨等人的头顶,却又折返回来,顿在半空中。

    人们下意识的仰头望去,只见有三人全无凭仗,就这么站着虚空中,仿佛有种无形的力量托着他们。

    苏子墨神色微变。

    仙人!

    这种手段,根本不是凡尘俗世中人所能理解触碰的。

    “神仙显灵……”

    “求仙人赐福!”

    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几乎不约而同的全部跪拜在地上,神色敬畏,口中祈祷。

    曹刚的动作也是极快,翻身下马,双膝跪地,口中大声喊道:“苍狼城凡民曹刚,拜见仙人!”

    曹刚的举动,让苏子墨心中一惊。

    曹刚身为五大狼卫之一,在这苍狼城方圆数百里权势滔天,但连他见到仙人也毫不犹豫的跪倒在地。

    转眼间,苏子墨如鹤立鸡群般乘骑而立,在黑压压跪倒的人群中显得极为刺眼。

    无处不在的压力!

    苏子墨沉默少许,从‘追风’身上一跃而下,仰头望去。

    半空中,中间的男子身着碧水色的长袍,神情冷漠,狭长的双眼俯视着脚下众人,眉宇间透着一股凌驾万物的傲意。

    在碧袍男子身旁还站着一男一女,都是平阳镇人,男的唤作周定云,是镇里臭名昭著的泼皮无赖,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两年前被苏子墨送入大牢,如今却被那碧袍男子带了出来。

    苏子墨微微皱眉,以周定云的品行,也有机会拜入仙门?若是让周定云成为仙人,又会有多少人遭殃?

    苏子墨目光转动,看向半空中的少女。

    少女名为沈梦琪,正值碧玉年华,肌肤胜雪,骨子里透着一种温婉气质。

    透过沈梦琪的眼眸,苏子墨知道了她的心意。

    曾经的约定,在传说中的仙缘面前变得不堪一击,苏子墨怎么都没想到,两人再相见会是这样一番光景。

    一个高高在上,一个站立凡尘。

    沈梦琪也在看着苏子墨,看着这个曾让她无比崇拜的男子。

    曾经,在她的心里,苏子墨无所不能,三岁启蒙,七岁通晓四书五经,十二岁考中秀才,十七岁中举,这等天才在大齐国也是前所未有,将来必定可以位极人臣。

    由于苏家大公子的阻拦,苏子墨不曾学武,但沈梦琪相信,若是苏子墨学武,也一样可以封王拜相。

    而如今,沈梦琪发现自己错了。

    苏子墨的这些成就,终究只属于凡尘,在仙人的眼中不值一提。

    只是一个机会,她便已经拥有俯视苏子墨的资格。

    “凡人,你为何不跪!”

    这声质问如平地惊雷,陡然在苏子墨耳畔炸开,令他头晕目眩,手足无力,几乎瘫坐在地上。

    面对传说中的仙人,跪拜在地倒也并无不可,但碧袍男子这近乎欺凌的姿态,反倒激起苏子墨心中的不平!

    这股不平来自于沈梦琪眼中的决绝,来自于对仙人挑选弟子的质疑,更来自于苏子墨骨子里的骄傲。

    苏子墨深吸口气,压下胸口的烦闷之感,大声说道:“我有一身功名,见到大齐王也可不跪,为何要跪你!”

    你要我跪,我便偏不跪!

    所谓功名,当然只是苏子墨的说辞。

    在碧袍男子凌厉气息的笼罩下,周围的凡民噤若寒蝉,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而苏子墨以凡人之躯与仙人对峙,气势上竟丝毫不弱。

    “果然是愚昧的凡民。”

    碧袍男子嘴角微翘,眼神冷酷,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你这一身功名从今日起……作废了。”

    语气虽平淡,但却无人质疑。

    碧袍男子继续说道:“有哪个诸侯国敢收留此人为官,便是与我碧霞宫沧浪真人为敌!”

    听到碧霞宫,沧浪真人这几个字,原本跪拜在地上的曹刚露出骇然之色,连忙颤声应道:“真人放心,只要在我大齐国内,苏子墨一生都是下等贱民!”

    一辈子的下等贱民!

    只是几句话,苏子墨的命运就这样被决定了。

    沈梦琪眼中掠过一丝不忍,那泼皮周定云却是神色亢奋。

    苏子墨看上去很平静,似乎并未受到打击。

    半响之后,苏子墨才自嘲的笑了笑,“这功名如此廉价,要之何用?”

    “嗯?”

    沧浪真人本就狭长的双眼,渐渐眯成了一条线,里面寒光闪烁。

    苏子墨的挑衅,让他动了杀心!

    就在此时,原本站在苏子墨身旁的‘追风’突然变得暴躁不安,马蹄摩擦着地面,嘶鸣不已。

    苏子墨不动声色,却心中一惊。

    他曾有几次遭遇危险,‘追风’就是这种反应。

    “居然是头通灵的畜生,哼,在我面前,也敢聒噪!”

    沧浪真人轻喝一声,伸出食指,朝着‘追风’轻轻一点。

    根本来不及反应,一抹红光便已经没入‘追风’体内。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追风’的体内突然迸发出一股炙热的烈焰,瞬间席卷全身。

    呼!

    这火焰之盛,竟要将苏子墨也笼罩进去!

    苏子墨虽不像寻常书生那般文弱,但也从未见过这等诡谲手段,完全惊在原地。

    眼看苏子墨就要被烈焰卷入其中,‘追风’悲鸣一声,疯了一般朝外面疾驰。

    人群吓得四散逃窜,‘追风’没跑出几步便无力的倒在地上,转眼间焚烧成一团灰尘,尸骨无存!

    整个过程只有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这种火焰绝不属于凡间!

    可以想象,若非‘追风’及时跑开,苏子墨沾上哪怕一星半点的火焰,也绝无幸免可能。

    “好一匹通灵护主的骏马,可惜了。”狼卫曹刚暗自惋惜。

    微风拂过,‘追风’的骨灰飘散在空中,久久不散,似乎是在与它的主人告别。

    苏子墨呆呆的望着前方,双目泛红,失魂落魄的样子,隐隐让人心疼。

    良久之后。

    苏子墨眼中恢复清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再度抬头,面无表情的盯着半空中的沧浪真人,平静的说道:“你若不杀我,将来定会后悔。”

    听到这句话,周围人看苏子墨的目光,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好聪明!”只有狼卫曹刚心中暗赞一声:“这沧浪真人已经动了杀机,方才出手未尝没有将此子斩杀的意图。若没有这句话,此子怕难逃一死。但说了这句话,以这仙人的傲气,绝不会再对他出手。”

    曹刚念头未落,便听到沧浪真人嗤笑道:“凡人,你只是个没有灵根的贱民,终生无望修行,若论资质,你还不如方才那头畜生!就凭你,也配让我后悔?”

    苏子墨不再反驳,默默的从地上捧起一把‘追风’的骨灰,转身离去。

    沧浪真人眼中掠过一抹讥讽,淡然道:“卑微的蝼蚁纵然心向天空,又怎能触碰到苍鹰之翼。”

    看到苏子墨安然离去,周定云面露不甘。

    若非此人,他又怎会在牢狱里吃尽苦头,想到此处,周定云的眼神变得怨毒,脸色阴晴不定,不知在盘算着什么。

    沈梦琪看着苏子墨落寞的背影,心中暗自叹息。

    不到半个时辰,这个男人便失去了他所拥有的一切,或许,只剩下那点可怜的骄傲。

    但,这有什么用呢?

    “唉,这苏二公子失去功名,沦为贱民,与废人无异。”

    “苏家两位公子一文一武,这些年本有崛起之势,没想到竟遭受这等打击,还好苏大公子是先天高手。”

    “先天高手顶什么用,那狼卫曹大人也是先天高手,见到仙人不也吓得跪倒在地。”

    “听那仙人的意思,苏二公子连修行的资格都没有,今后怕是要郁郁而终。”

    苏子墨低着头,对于旁人的议论恍若未闻,默默前行。

    “子墨,你等等。”

    这声音如此熟悉,只是这称呼有些陌生,在今日之前,身后那个女子一直亲昵的叫他子墨哥哥。

    苏子墨脚步不停,继续向前走着。

    沈梦琪追赶上来,鼻尖上沁出些许细汗,峨眉微蹙,喘息道:“子墨,你读书读傻了,方才跪一下有什么打紧?”

    “不打紧,只是,我不愿。”苏子墨淡淡的说道。

    苏子墨脚步不停,沈梦琪本就心中有气,听到这句话,她更是恼火,向前快走几步,拦在苏子墨身前。

    “苏子墨,你清醒一些!”

    沈梦琪盯着苏子墨的双眼,大声道:“你不要想着报仇了,这绝不可能。你十七岁了,已经错过了练武的最佳年龄。而你没有灵根,根本无法修行,就算你今后练武能达到后天、先天之境,那也只是凡人的力量,在仙人面前不堪一击!”

    苏子墨沉默,只是静静的看着沈梦琪。

    沈梦琪不敌苏子墨的目光,低下头,轻声道:“我们确实有过约定,这些年也多谢你帮助沈家,但……那毕竟已经过去了。而且,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苏子墨笑了,微微挑眉,“你的世界,了不起么?”

    沈梦琪道:“我和周定云明天便跟随真人离开平阳镇,如今是来与你道别的,不想跟你争辩这些无意义的东西。”

    “你走吧,苏某不送,有缘再见。”

    苏子墨意兴阑珊,绕过沈梦琪向前走去。

    就在两人刚刚擦肩之时,只听沈梦琪轻声呢喃:“你我情缘已尽,仙凡相隔,怕是……不会再见了。”

    苏子墨的脚步略有停顿,终是一语未发,径自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