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3他们是,赵军

    爱几国港,每天的贸易量不多不少,爱几商人也不断的从这里购买商品。!对于韩国人楚国人的不满情绪,他们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他们依然认为,这样的生意可以进行下去,加他们的货物的确很好卖,很多东西都是他们那里都没有的。所以,商品展开的很顺利。可惜的是,数量并不是很多。

    一处韩国贸易社,和周边生意不断扩充的情况不同,这里却早早的关门打烊了。他们对外宣称理由很简单,没货。这很自然,最近很多地方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爱几人,还是韩国人,楚国人都认为这很正常。

    这个商社是韩国派遣到这里的一个情报小组,他们在这里建立了一段时间的情报机构了。这个情报需要收集各方面的情报。随着大量部队的集结,以及未来在这个方向大规模的用兵,情报机构需要尽快的掌握这里的一些情报。不然的话,等到大军到达的时候,情况可能会变得极为的被动了。

    “说说看,你们收集到了什么样的情报。”情报小组主张韩世问道。为了收集情报他们不得不学习当地的语言,但进行的非常的缓慢,因为当地语言非常的难懂,不过好在他们可以雇佣当地的向导,而当地人却有很大的兴趣学习他们的语言,这让他们的进度稍微加快了一些,否则的话,他们将很难进行下去。

    “我们收集到的情报是,爱几国的军力并不是很强大,他们名义,可以集结超过二十万人的大军,但是那样的话,需要从全国征集,军队的数量规模会消耗很大,通常情况下,爱几国是不会这样做的,我们估计,他们最多能够征集十万大军是一个很大的极限了。”一名组员说到自己收集的情报。

    “嗯。他们的军制是不是和我们一样?”韩世知道。这样模糊的情报只能当做参考。毕竟他们无法深入到敌人的内部去了解这个情况,一旦他们无法了解这样的情况,将很难展开。不过好歹有一个参考的数据,不然的话,他们非得抓瞎不行。

    “嗯,应该是和我们一样,国家是不会负担大量的军费的,他们只是负责一些粮食的运转,士兵大部分都是民兵,贵族可以提供武装精良的马车,以及一些精锐步兵,但是其他的人,可能不会这样幸运了。他们看起来是民兵,只有简单的武器,这样的士兵打仗,只会消耗大量的粮食,他们的常备军并不是很多。”那名组员说到。

    “看来我们的对手还是我们想象要好对付的多,他们只是多了一些组织性而已。”组长稍微轻松的说到。

    “是的,长官,不过,我们收集到了另外一些情报显示,他们的武器正在进行改变。”那名组员接着说到。

    “把你知道的情况都说说看,然后汇总我们报告给面。”组长实在是不愿意经受这样的大喘气了。

    “嗯。我们之前商人出售了一批军火给爱几国,在次和商人的冲突作战当。他们意识到了火枪的厉害,因此他们也大规模的装备了火枪,根据我们统计的数量,大约在一万到一万五千支。”对方说到。

    “有没有火炮?这点非常的关键?”组长接着问道。他问道了关键性的问题。

    “有。不过都是一些小口径的火炮,威力并不是很大,但我们了解到。爱几国很能,而且他们也有这方面的人才,他们已经从我们这里购买了相关的技术,如,配置,还有是,他们似乎有仿造的意思,他们不断的从我们这里挖掘人才,聘请人才帮助他们制造枪炮,他们给予的薪酬非常的高。而且是高的很离谱的那种,我想,可能情况对我们还不是很妙。”对方这样说到。

    “该死的,我说,情况可能会有变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真的有这样的计划。”韩世说到。

    “是的,长官,他们已经意识到了这种武器的厉害了。特别是火炮。他们可能已经开始仿造了。毕竟这东西能够大规模的杀伤很多人,这绝对是一种威胁巨大的武器,因此他们才会大规模的仿造。当然了。我们不知道他们装备了多少人,可能会装备到两万人多一些,总之,数量大约在三万人的精锐部队,不然的话,他们是不可能会构成这样大的威胁的。”那名组员说到。

    “好了。这个消息我会报告给面的。”主张韩世记录到。对于这个消息,他感到有些意外,不过也没有多少意外,毕竟,任何一个国家,部落,遇到这样的武器,他们第一时间都想可能会拥有。这样的武器对他们来说,是最大的一个收获。

    “好了这个情报这样。接下来还有什么样的情报?”组长韩世问道。

    “长官,有一个情报我认为非常的重要,这是关于周边情况的。”杨波说到。

    “说说看。”韩世开始记录到。

    “根据我们和周边商人的交流,谈判,还有购买的一些当地人的地图来看,在我们北边的确存在一个很大的海,这个海的北边是有一些富裕的国家,他们才是我们商品的最后购买者,他们对于我们手的商品非常的感兴趣,听说他们已经收集了一些火枪,但是。”杨波说到。对于这样的地理认识,他们也有进行过,不过只是还没有证实而已。

    “我们所处于的海洋区域和对方的两个海洋区域,间隔着一片陆地。已经有商人确定,我们在这片陆地,如果我们能够打通这片陆地,连接两片海洋,那样的话,我们的商船能直接从这里,进入北方海域,那样的话,我们不用依靠那些爱几商人存在,我们的贸易利润可以进一步的提升很大。”杨波说到。

    “听起来很有诱惑力,只是不知道,你计划怎么才能做到这点。我想,你应该有具体的办法。”对方问道。

    “嗯,当地的商人已经想出了办法,修建一条运河,但是这条运河的开发成本很大,不是一个国家能完成的,当然了。他们这些商人也无法做到这点,毕竟,这需要花费相当多的资金,没有这一点是很难做到的。”对方这样说到。

    “嗯。你说的很对,不过,这花费,以及怎么做,都是面才能决定的,而且,修建运河,需要的人力,物力。绝对是一个庞大的数字,需要的资金数量也非常的惊人,这些都不是我们能够做的,我想,这样的事情,还是让政府部门他们去头疼去吧。”说着组长把这份情报拟定电报交给面。

    运河,的确是连接两大海运的唯一办法,这是后来的苏伊士运河,他是连接红海地海的重要交通枢纽,这条运河的位置,以及重要性都是非常大的。但是,修建这样一条运河花费也是很大的。要知道,后世的那条运河也是花费了很多人力,武力。财力才完工的。他们能否做到这一点,还需要很大的勇气。

    楚国,彭城。

    “这些高句丽人,他们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他们竟然敢这样做,他们难道不怕我们干掉他们吗?”范增恼火的看着煤炭价格涨的报告。

    “总理,不要生气,我知道的是。韩国,齐国方面也遭遇了同样的事情,他们的情况也很不妙。”财政部长劝说到。

    “嗯,我知道他们的情况不妙。”范增说到。

    “但同样,我们的情况谁来解决,难道我们自己来解决吗?没有煤炭没有钢铁,固然可以从北方运输过来大量的煤炭,但是成本。这个问题我们很难压下来。所有的问题我们都不能靠着进口来解决问题,对于这样的国家贸易,我们必须采取一些措施,不然的话,损失最大的是我们。”范增说到。

    “总理说的对,但当前这种情况,我认为我们一家的力量还是较弱小的,毕竟,高句丽背后可能有秦国人的支持,据说这些煤矿后面有秦国资金的注入,我们贸然的去反对的话,结果会怎么样?”财政部长说到。

    “肯定会遭到秦国人的反对。”范增没好气的说到。

    “所以,总理,我们要联合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这样的话,我们那可以做我们想要做的事情了。而且损失的不仅仅是韩国人,还有齐国人,我们这样多的国家,这样多的人难道还压不垮一个高句丽吗?而且高句丽这样做,显然是违反贸易自由精神的。”财政部长说到。

    “对。你说的没错,不过我们还是想想办法,从其他地方弄一些煤炭,冲击一下,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些国家也都不是好惹的。”范增说到。

    “这点我们明白。”财政部长说到。对于高句丽人的煤炭态度问题,他们认为高句丽人应该被收拾一下,不过他们还不到这时候。他们应该做的事情是联合起来。一块施压,那样的话,高句丽人知道谁的厉害了。

    韩国,新郑。

    “如果能够修建一条运河解决贸易的问题,这点,我认为还是可行的,当前我们在很多地方都有修建基础设施的可能性。”韩淑看着来自爱几情报部门的电报说到。

    “但王,修建一条运河和修建一条公路,铁路是一样的,这需要投入很大的资金,而且,那个地方在爱几国,我们的资金可能无法到达那里,那样的话,我们的情况可能无法顾及到那里。”张良说到。

    “无法顾及到那里,那是因为还没有足够多的利润,而且,修建一条运河,之前的成本,花费都是非常庞大的,而商人是无法承受这样庞大的投资的,所以,这样的事情,只能政府来承担,我们应该看到的是,各国似乎都无法做到这一点,连我们韩国也是如此。”韩淑说到。

    “是的。我不否认这一点。”张良点点头。他的确应该这样承认这种情况,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这样做了。韩国的财政能力,以及资源调动能力,在爱几那个地方,属于鞭长莫及的地方。他们无法调动更多的社会资源来做这样的事情,因为他们很多时候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

    “所以,我们才更要做这样一件事情。”韩淑说到。

    “我们应该联合楚国,或者是其他国家使用股份制的原理,让我们参与进来,那样的话,我们的情况会得到很大的改善。在这样的一种情况推动下。这条运河肯定会成功,而且,我觉得,这条运河的战略价值更大一些。”韩淑说到。

    韩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觉得,但可能是韩国海军的战略影响到了他。韩国海军的力量尽管扩张的很大,但是,海洋和陆地一样,也有一些重要的关隘,港口控制可以控制大片的海域,这可能是早期制海权论的论调。他们认为,只要控制一些重要的海峡,交通要道,可以掌控一片海域的主动权,如之前的韩国海军掌控了女王岛,张雄岛这样的岛屿,他们是因为控制了重要的交通水域的通行权达到了控制一片海域的目的,因此对于这样敏感的两个海洋地区的连接位置,韩国是非常心的。

    “只是这样做,是不是会引起其他国家的纠纷。”张良担心的说到。

    “不管这些了。是不能这样做,我们也必须这样做,要知道,只有这样做到控制的要点,我们才能控制整个海洋区域,如果我们失去这个点,等到我们再想办法夺回来的时候,我们要付出更大的代价,那样的话,绝对不是我们能够接受的一个结果,因此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们应该想办法解决,而不是躲避,躲避是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的。”韩淑依然决定到。

    “好吧。王。”张良点头答应下来,看来,对爱几国的战争已经变得不简单起来,一条运河将会关系到整个战争的进程了。

    “这里还有一份来自楚国的电报,楚国希望能够联合我们一块做这样的事情,他们显然对于高句丽人的煤炭价格涨感到十分的不满意,他们希望能够联合我们一块来做这样的事情,我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我们太需要这样的机会,做一些事情了。不然的话,我们什么也不做,对我们意义并不是很大。”韩淑笑着说到。

    “是,王,不过,王,我认为,我们应该小心一些较好。毕竟我们面对的可能是秦国的资本,一旦损害了秦国的资本,秦国人会采取他们能够采取到的手段来报复我们,这对我们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情。所以,我建议。我们还是慎重一些较好。”张良说到。韩淑只是点点头。好像并不是很担心的样子。

    楚国殖民地,加尔港以南两百五十里的海岸边,这里有一处楚国军队的哨卡。他们的任务是提供船只指引,同时驻守这里的边界地区。再往南的地区,楚国军队无法控制这里,而绕过那个西洋大陆尖尖角的地方,那里已经被韩国人控制起来,但加尔港和韩国人殖民地之间有一片空白的区域,双方可能因为都不想惹恼对方,都没有占领,可能他们当成了两国殖民地之间的缓冲地带来对待,毕竟,双方都不想招惹对方,形成很大的麻烦。而且。两个国家似乎都没有能力扩张那里,所以,他们只是派遣了一些哨卡来这里观察情况,其余的事情都不是他们能够做的事情。

    “噗。”一声放屁的声音,一名楚军二等兵很恼火的站起来,因为味道太让人难受了。如果不是这里有海风的话,他可能直接呕吐了。最要命的是,这里还有脚气的味道。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这里的食物导致我们的肠胃很不舒服。

    这里的食物可能偏辣,有一种难以忍受的辣的味道。长期吃的话,肠胃受不了。楚军当已经有很多人忍受不了这样的疾病纷纷要求离开这里去其他地方了。最要命的是,长期食用的话,加这里的特殊气候,导致脚气也十分的多,很多士兵很苦恼得到这样的病。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该死的。”二等兵拿着望远镜看看周边,楚军在这里驻守了一个班的兵力。但一个班只有五个人,另外三个在下面的房屋内睡觉。他们两个需要负责警戒。士的肠胃很难受。让人受不了的屁味。

    “该,该死。那是什么?”二等兵放下手的望远镜揉揉眼睛,然后再次看过去。他没有看错,好几艘战舰停靠在不远的位置。而且他们似乎要驻守在那里。

    “他们是。赵军。”二等兵看到旗帜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