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6女王的鼓励

    大宛,新什都。!大宛政府门前,大量的大宛人聚集起来进行游行示威。

    “反对战争。减少军费。”很多人大声的喊道。他们的标语,横幅大量的展开,政府门前大量的警察,军队聚集在这里,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早所有人还没有班的时候,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从什么地方聚集起来的。

    “这些该死的人,立即给我驱散。”陈木格从窗户看到外面的情况烦躁的说到。他的玻璃窗户是特制的,能够有效的隔音,但是看到那样黑压压的人,他感到十分的恼火。

    “长官,可能做不到。”他的侍卫队长担心的说到。

    “你这个队长怎么当的?竟然连这点小声都做不到?”陈木格恼火的呵斥到。

    “长官,有记者,秦国的新闻记者,他们可以报道这样的事情,而且,议会那边也有人参加,可能还是他们参与的,如果我们真的这样做了的话,情况可能立即对我们不利,所以,这件事情,我们很难完成。”对方为难的说到。

    “真有你们的。”陈木格恼火的说到。

    “长官,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侍卫队长担心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去安抚一下他们,真是恼火。”陈木格说到。发生这样的事情,政府将要承受很大的压力,对外作战的情况可能要变得非常的不乐观。但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这样应对了。在陈木格想着如何应对当前情况的时候。大宛军队的状况并不是很好。他们固守待援在自己的基地内。但情况依然对他们很不乐观。

    “第一骑兵团已经被打残了。一个团大约两千五百多人的兵力,这次只回来不到三百,连秦国顾问都阵亡了。”第二步兵师七团校团长吴同摇头说到。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也很难理解,但想想,可能想的通。

    “这样的事情已经很难避免了第一团的人被连续的兵力包围,他们根本逃脱不了这样的进攻方案,最要命的是,我们派遣出去的增援部队都被活活的挡在外面,他们不断的骚扰。袭击我们,士兵被折磨的疲惫不堪,他们还需要去增援作战,这样的任务给了他们都难以完成。所以这样一件事情对我们来说,已经是非常尽力了。”他的参谋何保无奈的说到。

    “嗯。你说的没错,现在我们的基地外面还有数不清的安息骑兵,还有波斯游击队,我们的巡逻队出去会遭遇他们的进攻,而我们却又不能离开的太远,如果我们驻守军队的话,他们很快会遭受围攻,我们去增援,能够过去自然能够解决问题,但问题是我们树立了很多的点,都被他们不断的攻击,我们如此反复,被对方袭击得手,我们根本没法彻底的解决这些该死,棘手的玩意。”吴同恼火的说到。

    说起来,这场战争,他们觉得打的十分的憋屈,因为,战斗的规模始终在连排一级,稍微达到了营这一级,战斗会戛然而止。这样的战斗十分的耗费力气,也耗费精力,争夺士兵都是这样做的。

    期初,他们在这里驻守基地,因为他们离不开补给线,所以,他们需要驻守,要知道他们是步兵,步兵的消耗物资是非常惊人的,他们必须做到这一点,一开始他们也和其他部队一样派出巡逻队洗劫对方,但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有这方面很有经验,他们的巡逻队根本找不见对方。相反,还被对方的游击队连续的伏击,造成了一定的损失。随后的战斗大抵如此,但骑兵第一团的救援必须展开,对此他们只能派遣有援兵,但一路,灾难不断的发生,偷袭,袭击,以及各种黑夜间的小动作,不断的袭击过来,这让变得十分的不耐烦。

    他们也想出了一些办法,如派出小分队进行驻守。或者是为诱饵,对方似乎也很路,双方这样不停的作战。袭击,反袭击。埋伏,反埋伏一样的作战。大宛军队被搞的筋疲力尽,最后。他们的第一骑兵团被分散瓦解,几乎全军覆没。

    “最糟糕的是,如果这个消息传到国内的话,我们的情况会变得极为的不妙起来,老长官可是花费了很长的时间,精力,以及资金才让我们出兵,如果这个消息知道的话,我想,面会感到十分震惊,以及。被动的。”吴同担心的说到。

    “说的是,我也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但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也没有了任何的办法了。”何保也很无奈的说到。他们已经无法控制局势的发展了。他们想要杀光这些波斯,安息人,但对方却躲避起来,而他们行动完全不自由。来到这里,他们犹如瞎子,聋子一样,作战起来自然不能随心所欲,这让他们感到十分的憋屈。这是游击作战,耗费时间,也耗费精力。

    秦国,咸阳。

    “这是我们刚刚从大宛前线得到的最近的电报。他们的第一骑兵团,已经,全军覆没了。”尉缭对尚这样说到。秦国在那里派遣的有顾问,他们自然可以第一时间得到这样的消息,这样的消息对他们来说,还是很震惊,毕竟损失的是秦军军官,这让他们感到十分的为难。毕竟他们是派遣出去的军官,他们要对他们的生命负责。

    “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尚也感到有些棘手的说到。

    “是的,我们没有想到这一点,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在进行隐瞒下去了。最糟糕的是,大宛人的局势,正在朝着最难以控制的阶段发展,根据前线发来的报告。他们已经完全陷入到了游击作战的区域内了。大宛军队是正规军队,他们擅长打正规作战,但这次他们的对手却是游击队,他们能过展开各种各样非常规作战的办法消耗大宛正规军。他们的第一骑兵团是这样被分散的。兵力遭遇到了大规模的分散之后,加情报不利,他们很快被消灭干净,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多次了。”尉缭说到。

    “游击作战的目的是极大的消耗对方的物资,人员,战争这样下去,大宛人的经济非崩溃不行。”尉缭说到。

    “但大宛政府拒绝和我们合作,最要命的是,他们拒绝撤军,他们认为撤军将会把他们的利益彻底的放弃掉。他们不想失去这样的利益,所以,他们坚持不撤军。”尚很无奈的说到。

    “他们的政府是错的,这样下去的话,政府不仅仅会垮台,他们的国家也会崩溃,他们的经济已经出现了衰退的迹象,但他们依然还要这样做。我们应该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尚说到。

    “看看这个。”在这时候,蒙毅把一份电报交给了尚。尚快速的浏览。

    “看来他们国内已经展开了相关的行动了。大宛的议员们已经反对他们这样做了。”尚对蒙毅说到。

    “是的,但是我认为这还不够,毕竟,他们的力量还是很弱小的,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他们怎么能够对抗军队,所以,我认为,在当前这样一种情况下,我们能够做的事情是帮助他们,推波助澜,让他们能够快速的解决这样的难题,这样的话,我们能处于一种有利的态势当。在对我们来说,没有多少损失。”蒙毅说到。

    “你认为怎么样?”尚把电报交给了尉缭。尉缭大致的看了看。

    “我认为蒙相说的对,我们必须这样进行下去,这是加快速度的唯一办法,最重要的是,军方缺乏资金,他们的兵力在外,而议员的兵力过于弱小。如果得不到足够多的支持的话,或者是合法的更迭政府的话,我们还是很难达到这样的面对。”尉缭建议到。

    “那参与其吧。”尚想了想说到。两个人点点头。大宛是秦国边缘化的一个重要的一个步骤,棋子,一旦丢失,这可能会影响到秦国在西域的战略部署。这会极大的影响到他们的战略计划。

    赛斯港。一些韩国新军士兵正在背着他们的背囊登船,他们很多人都在猜测自己的下一个目标。

    “你们听说了吗?我们下一个目标是爱几国,听说那里的女人不错。我们应该去那里。”一名下士背着自己的背囊在队伍当说到。

    “那里的女人听说是不错,但是,你还能用吗?”一名士笑着说到。听到这样的话,其他士兵呵呵的笑道。那名下士是刚刚晋升来的。尽管作战经验方面有了积累,但也只是有了一定的积累。在他们彻底放松的时候,他们集体玩女人,结果,出现了大范围的感染。这种情况他们的长官也知道。可能一些长官也在其,但军事命令如此,他们不得不征调一些病情轻一点的士兵在其,因为他们需要这样的士兵。

    “该死。你们能别提这些事情吗?”下士不满的说到。他也没有想到会感染。但是想想可怕的后果,他觉得还是听从医生的治疗方案,随着韩国不停的扩张,士兵毫无戒备的放纵。结果导致相关的女人疾病的大范围的扩散,只有老兵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他们才会专门找一些干净的女人下手,而一些毫无忌惮的新兵才会这样做,而韩国新军却没有相关的宣传,已经相关的制度,在造成了大量的士兵无辜的被感染。这极大的影响到了韩国新军的战斗力,这次感染的士兵数量竟然超过三千多人,竟然有两千多人需要到后方议员治疗。而这次的伤亡人数不过才五百多人,这笔伤亡数字还要高,后方医院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写了一份报告交给了陆军部。他们希望对方能够引起这样的重视,毕竟这样下去的话,整个军营都会搬到后方医院来。

    “好了。别提了。我们应该讨论我们去什么地方?很有可能我们回去孟拉,听说那里的暴动已经进行很长时间了。而我们一直没有军队可以解决这样的问题。可能我们回去那里平定暴动。”士说到。

    “该死,我不喜欢那种潮湿的环境,特别是他们的食物,令人极为的厌恶,讨厌。令人感到十分的恶心。”下士说到。

    “这样的话,看我们自己的命运了。如果我们自己分配的好的话,也怨不得别人了。”一名少尉走过来说到。

    “不过在之前,你最好控制你自己,我可不希望我们很多人都栽在女人身。你用过的女人最好给我们说一声。”少尉笑着走过来说到。这样的玩笑一下子让士兵们轻松了许多。

    赛斯国的事情终于解决了。在沙州,以及背叛过来的赛斯奸细的配合下,他们洗劫了很多赛斯小镇,村庄。迫于这样的有压力,赛斯方面不得不停战,他们割让了方圆两百里范围之内的土地,同时,他们还给予对方关税优惠权,赛斯国不得对韩国方面的货物征收关税,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另外一项,这对赛斯人是极为有利的一点,那是,他们可以得到大量的银行贷款,一部分用来偿还战争赔款,尽管最后的赔款总额在两百万金币,但却也让他们承受很大的有压力,除了这些之外。还有是他们可以和韩国人展开合作,修建一条通往巴士拉的铁路,这条铁路意义重大,因为可以增加贸易量。在赛斯境内的铁路吞吐,可以得到一定的关税补偿。这也是最后赛斯国同意的必要条件,否则的话,他们根本不会答应这样的事情。

    韩国新郑。

    陆军部。“这些该死的家伙,他们竟然出了这样大的事情。真不知道该如何说他们好了。”陆军部长恼火的看着手的报告。这份报告来自后方医院,医院方面对此十分的担忧。

    “长官,这件事情我们必须处理了。之前我们接到有这样的报告。不仅仅是我们陆军部,还有海军部。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太多了。”陆军次长也很恼火。但他只能压制自己内心的怒火来解决这样的问题。毕竟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陆军部是脱离不了干系的。

    “海军部也有这样的事情?”陆军部听到这样的报告之后立即问道。他们问的是士兵大范围感染的事情。因为士兵们根本不会节制。相反,因为战争压力很大的缘故,他们反而会变得肆无忌惮,而军官为了鼓舞士气只能是不停的放纵他们。这样的话,导致了范围的感染出现,可以说。这种大范围的感染和军官的鼓励是分不开的。因为他们的军官是这样做的。

    “他们简直太乱来了。”陆军部长还是较保守的,但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也不好干涉什么,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他的军官会反对他,他的士兵越会反对他,因为他极大的影响了士兵的士气。

    “但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解决。如果不解决的话,情况还会发生。”陆军次长无奈的说到。

    “怎么解决?你知道的。王是鼓励生育的,在海外,只要有大量驻军的地方,有很多这样的问题出现,在殖民地地区,政府每年要供养超过几十万的婴孩。这些是我们这些士兵造成的。而政府不可能让他们一直供养下去,这导致其的一些女人出来做这样的事情,结果,整个军队被搞垮了。”陆军部长不满的说到。陆军部长一下子说到根去了。因为韩淑是鼓励军队这样干的。

    韩国人口算是稠密,但是和庞大的帝国殖民地起来,他们的人口数量依然不足,秦国方面也一直鼓励人口繁育,他们的新生婴儿超过了历史的任何时期,几百万的新生儿出现,国家给予很大的便利,供养这些婴孩。而这样的政策一旦连续几年,这种情况会发生很大的变化。韩国也会这样做,但他们的财政状况还不能彻底的解决这个问题,但韩淑还是愿意这样做,毕竟他希望看到更多的人来控制他的帝国。

    所以,当地军队毫无节制的成了播种机器,只要韩国人统治的殖民地,都会有大量的新生婴儿出现,他们是韩国人和当地女人的混合体。大量的混血儿出现。但政府不会过分的承担这个负担,他们的母亲成为一种负担,好在他们有一定的特权,如免税,但这依然不能避免混乱的发生。毕竟还有一些女人会专门干一些特殊的事情,加士兵的猎心理。情况这样发生了。疾病不可控制的蔓延开来,对此,谁都没有办法,因为从本讲。这是他们女王这样鼓励的。鼓励的背后是疯狂的行为发生。这样不可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