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7修建铁路的好处

    人口。 一直是各国关注的一个要点,只有增加大量的人口,国家的安全才能有很大的保证,有而正是有了这样的考虑。韩淑才会不断的鼓励自己的士兵在当地做下这样的事情,可是很多事情都是过犹不及,如,过度混乱的话,是一种疾病的蔓延。对此陆军部和海军都遭受到这样疾病的困扰。这次陆军部的情况非常的严重,因为他们的非战斗减员首次超过了战斗减员,这意味着如果他们不采取行动的话,整个军队都会遭到极为严重的打击。

    无奈之下,陆军部只要较隐晦的印发了一些宣传手册,以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但是这种手册能够发挥多少作用,这不是他们能够再次解决问题的了。

    燕国,太子府。

    “煤炭出口增加这是好事啊。为什么我看你愁眉苦脸的,难道这不是一件好事情吗?”太子丹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经济部长,经济部长报告了他们出口的煤炭数量增加迅速的增加,而且港口内停泊的商船也较多,这对他们来说,这是好事,这是不知道他为什么看到自己的经济部长却什么没有做好的样子。

    “太子,这煤炭出口的确是好事,但是我们的运输能力却无法承担啊。”经济部长无奈的说到。

    “哦。为什么?”太子丹不解的问道。随着高句丽单方面的增加煤炭的价格,这让韩国,楚国的商船感到十分的气愤,齐国人还可以通过奴隶贸易挽回一些损失,但是这些国家根本无法挽回损失,单方面的涨价,极大的影响了他们的工业布局,对此他们十分的恼火,他们绝对不从高句丽进口大量的煤炭资源,转而向燕国进口,燕国也有煤炭资源,最重要的是,他们还有较为便捷的海运,但问题是,煤炭资源在内陆,这需要铁路运输来完成大量煤炭的运输任务,但问题是,燕国的铁路运输极为的紧张。

    “我们通往北方的铁路,他们只有单轨线。这样的铁路还是很难完成这样的任务的。因为煤炭的需求一下子增加了数倍,而我们的吞吐量较少,从未来预期来看。楚国和韩国的需求会进一步的增加,而且需求会变得非常的大,”经济部长说到。

    “嗯。这点我清楚。我们卖给他们是了。难道我们不能卖?”太子丹惊讶的问道这样的话。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们的运输基础极为的薄弱,面对这样的一种情况,我们还是很难进一步的展开的,所以,我想,我们是不是想办法解决一下这里的问题。如说,我们可以增加我们的铁路运输能力,或者是加大我们的港口吞吐量,但这样一来,我们势必要有一定的财政资金的投入。”经济部长说到。

    “我们卖煤炭,难道,我们还得投入一些资金吗?”太子丹不解的问道。他想好不容易有了一定的财政资金的进项,但经济部长却要求扩展他们的铁路线,这让他感到十分的为难。因为这得花钱,他不愿意花钱。

    “太子,花费了这样一些钱财,可以增加我们的效益,这对我们是有很大好处的,有了这样大的好处,我们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情煤炭方面的盈利可以弥补这样的投入,这也是为了我们未来有更好的收入才这样做的。”经济部长劝说到。

    “嗯。不过我们也不能傻傻的投入这样多的钱,想想办法,让一些商人参与进来,我们以铁路公司的运营,还有承包的办法把这些盈利最大化,这样下去的话财政资金可真的承受不住这样的连续花销。”太子丹很郁闷的说到。太子丹也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花销是不行的,因为不这样做的话,意味着他们的状况并没有得到很大的改善,想要让燕国的经济发展的更快一些,一些基础的投入还是必须进行下去的,如,铁路,如果不进行铁路建设的话,是很难完成这样的事情的。所以,太子丹也不得不这样做。

    “嗯。太子,我们会按照秦国人的运输承包制度来进行,这样的话,可能我们的情况会变得好一些。”对方这样说到。

    “嗯。尽快的完成。”太子丹对于这样的问题也不再说了。相高句丽。高句丽的运输条件并不是很好,他们使用的依然是马车,牛车来运输他们采掘出来的煤炭,靠近沿海地区的煤炭还好说,内陆的状况会进一步的加剧他们的煤炭价格成本。所以,高句丽增加成本也是有一定自己的有因素,他们也想修建铁路解决这样的难题,但他们是国家经营的,他们自己达成了垄断,毫无竞争优势,所以,在这种过埃及经营的情况下,他们是不会主动的去做这样的事情。通常这意味着他们个人分配的资金少了许多,他们要拿出自己的一部分资金用来修路,尽管从长远角度来看。他们会得到更多的盈利,但是谁也不愿意放弃眼前的利益。所以,这也造成了高句丽资源出口的短视,不过更多的是韩国和楚国的贸易报复。

    秦国,咸阳。

    “这些高句丽人,会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尚看过来自高句丽的电报之后摇头说到。因为韩国和楚国方面的严重不满,两国极大的限制了从高句丽进口煤炭的需求,这导致高句丽的煤炭出口锐减,他们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大量的煤炭开采出来,只有卖出去才能赚钱,但当前这种情况,却让他们的煤炭处境变得极为的尴尬。他们开采了很多的煤炭资源,但是煤炭资源却不能有效的卖出去,这让他们的下一步生产处于一种停滞状态当,这种停滞状态是极为要命的,他们的成本,以及开采的动力会遭受很大的损失,但韩国和楚国方面已经明确的表示出他们不会去高句丽方面去购买煤炭。

    这样的话,高句丽的情况会变得极为的不妙起来。无奈之下,高句丽人只能请求秦国方面给予一定的帮助,或者是说,劝说一下对方能够提供相关的帮助来解决他们的煤炭为积极。因为高句丽是不生产粮食的,他们需要大量的粮食进口。而楚国韩国方面却可以严格的控制对方的生产,这让对方无话可说。

    “这是他们自己找的。活该。”蒙毅对尚说到。

    “不过这其也有我们的银行资本在其,高句丽新郑从我们的银行手得到了一部分的贷款,这些贷款有相当一部分投入到了我们的生产项目当来,要知道,这对我们来说,可是一场巨大的危机。如果我们的有银行资本出现了问题,结果会怎么样?”尚说到。

    “嗯。看来我们不得不关注一下了。但是,开采矿产的成本也必须考虑到。最重要的是,他们必须自己解决一下自己的粮食,以及各种物资安全问题。”蒙毅说到。

    “或许这是一次危机,但是我们可以斡旋一下,具体的事情,政府不要亲自参与其,但是却一定要占据一定的有利位置,我们的银行不能有损失,这是我们的底线。”尚说到。蒙毅看着尚,他不知道尚想要解决到什么样的地步,是彻底的解决问题还是,解决一部分的问题,这些他都没有明说。不过这些也都是他不能管的事情了。

    孟拉。一条铁路已经铺设出来,超过二十万多人的孟拉人投入到北方铁路的建设当来,此外还有超过十万参加附近的支线铁路的建设,铁路的建设,铁路的建设可以极大的缓解孟拉的用工,以及劳动力充足带来的紧张。

    战争让大量的孟拉人失去了工作,他们没有任何的收入,是平定了土兵的暴动。他们也会随即死灰复燃,再次让社会进入一种动荡的状态当,但是,修建铁路给了他们一次很大的劳动机会,家园被毁的孟拉人迫切的需要一份工作,一份能够让他们稳定,并且能够解决他们生存危机的工作。

    铁路需要大量的人手来解决这样的难题,而殖民当局并没有发放大量的纸币,因为纸币已经失去了他的货币职能。议会请求殖民当局对货币进行有效的控制,否则的话,货币将很难发挥这样的作用。所以,殖民当局不得不让银行歇息整顿,因为韩国银行的吃相实在是太令人感到失望。

    不过殖民当局也没有空闲,他们从缅州运来大量的粮食,这些粮食是他们的吃了薪酬。能够保证几十万人的粮食。这样一下子孟拉的情况稳定下来,不过这还是不是让人兴奋的地方。

    “随着铁路的修建,更多的孟拉人会参与进来。你看他们,每天我们都能招募到百人的队伍,我们的队伍不停的扩充,不停的扩张,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自然能够做到解决这样难题的时候。”一名工程师说到。工地到处都是忙着干活的孟拉人,他们分开铁路段不停的建设,在一些特殊的地区,韩国人还专门设计了一些公路来为他们的经济做贡献。

    “我们的粮食也可以通过铁路来运输过来,这样一来我们的粮食根本没有问题。”旁边的一名总监说到。他来自韩国银行,银行方面进入整顿时期,但这并不说明他们的资金会整顿起来,相反,他们的资金大范围的进入了铁路项目当。有了银行资本的扩充,铁路的建设自然而然的轻松了许多,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十分轻松的活。

    “看来我们的情况非常的好。一旦铁路修建成功,我们的后勤补给会彻底的问题。而军方可以大范围的平定暴动了。孟拉的事情也该结束了。”工程师看着热火朝天的工地说到。

    有了铁路的支持,以及韩国政府把大量的军队调集过来,他们很多事情都可以做到这一点,孟拉的北方暴动也可以进行下去了。那些暴动的民众将会受到极为严厉的打击。

    实际,从铁路开始修建的时候。土兵暴动控制区内,已经有一些人开始离开那里跑到这边来。他们知道。那些土兵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什么也干不了。无法有效的组织政府,他们反而欺负本地人,他们的粮食很快用光,抢劫当地人的口粮。这导致相当多的人饿死,而相之下,殖民地当局的统治要好的多了。只要参加工作,参加铁路的修建工作,一切都可以得到有效的补偿,面对这样的诱惑,很多北方暴动的人偷偷的跑过来。他们实在是人手不了那种滋味。这意味着北方的情况将处于极度的不妙当。

    北方经济陷入了一场混乱,困境当,而殖民当局却可以迸发出勃勃生机,面对这样的一种状况,他们怎么可能应对下来。

    大宛,国防部。

    “这是秦国人发来的电报。他们提供了一些可行的建议。如。他们提议让我们使用空支援的方式提供后勤,人员的资源,这样可以避免大规模的兵力集结和消耗。同时我们也可以避免我们的后勤补给线被切断。那样的话,我们在大宛的作战将会得到很大的改善。”一名大宛军官对国防部长报告到。

    “问题是面不会撤军。”国防部长很烦闷的说到。战争打成这个样子,已经让他很火了。但问题是,问题一点解决的办法都没有。大宛国现在需要的是休息,休整,军队似乎对于安息,波斯这样的战法感到十分的恼火。但他们没有办法,他们不能改变什么,这是他们面对的困难。这让他感到十分的为难。

    “长官,我们可以使用空部队,有了空部队,我们可以撤退回来一些部队,如,我们可以抽调回来一个步兵师,让他们加强防御,同时,我们的情况也能极大的改善一些,他们可以从空加强对付那些地面的游击部队,”军官说到。这些都是秦军方面提出的一些办法,他们有相关方面的游击作战经验,不过那些都较狠辣,但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只能使用了。并没有什么好说的。

    “你说的很对,我们太需要这样的办法了。但是,这样的计划,我们还不能使用,你知道的,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这些还需要更多的政府支持,后勤,打的是资金,动用空部队,耗费的资金会更大。面是不会同意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国防部长很无奈的告诉那名军官这样的事实。

    事实,大宛人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但他们仔细的合算了一下,觉得动用空力量会更加的耗费成本,因为他们不知道空力量单独作战会把战争打到什么样的地区去,如果全面溃败的话,怎么办?这些都是有风险的,这样的风险显然不是他一个国防部长能够承担的。

    “但长官,当前我们已经失败了一次,在这样下去,这对我们来说,是很难的。”军官想说的是,如果不撤军,特别是大范围的撤军的话,他们的情况可能会更加的糟糕。使用空力量,反而能够减少这样的伤亡,再说了他们不是不使用地面力量,而只是少用,在这样的情况下,空力量依然能够发挥出更大的作用来,但他的长官却不停的摇头。显然这样的提议是不能打动他们的。

    在国防部讨论相关性的方案的时候。大宛民众却得到了他们最不想接受的一个信息。

    “怎么样?这场战争是最耗费资金的,我们的一个骑兵团一两个月内被对方打的全军覆没。算不是全军覆没,我们的损失也较惨重了。这样的战争已经没有进行打下去的可能了。我们已经经受过一场战争了。但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会彻底的崩溃。矿产生产处于不利的地位,还要我们承担相当繁重的赋税,这对我们来说,是灾难,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我们不能继续承受这样的灾难了。”大宛民众激动的说到。听到他们第一骑兵团失败的消息之后。大宛人坐不住了。因为他们知道,政府绝对不会撤军,同时还会增加兵力作战,而打仗耗费相当多的财政资金,那样的话,他们的赋税,以及其他的负担都会增加,这绝对不是所有大宛人都想看到的局面,他们需要一个宽松的时期,而不是发生这样大的灾难的时候。这对他们来说。绝对是难以忍受的事情,所以,他们决定不管这些进行抵抗到底,他们决定不顾及政府的需求,采取强硬措施,让政府撤军,不然的话,他们的情况会更加的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