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8冲突

    大宛,新什都,大宛政府门。 大量的警察军队聚集在一块,周围还有几队骑兵在周围不停的巡逻,而他们面前是聚集起来的大量的大宛示威民众,他们高举各种各样的示威横幅,标语,一些激动的学生冲在最前面,他们大声的说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如,恢复民主政治,反对军人独裁。这种标语是他们学习政治课本的时候得到的。现在,他们很快卖给了当前的大宛政府。

    而大宛政府这边,警察已经退守到了边缘,他们的武器只有手枪,警棍,维持治安还可以,但是应对这些游行,显然他们的震慑力是不够的,而在他们前面的是军人,大量的大宛军人,其还有最精锐的宪兵队,最前面的宪兵端着了刺刀的步枪,对,没有错,是了刺刀的步枪,而在后面还有一些宪兵端着站在后面,他们凶神恶煞的看着那些示威民众。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示威民众的两边,骑兵和示威民众发生了口角。然后渐渐的演变成了肢体的冲突,骑兵有高度的优势,他们挥舞他们手的马鞭,抽打示威民众,然后示威民众把骑兵从马背拖下来,愤怒的民众不计后果的殴打骑兵,然后骑兵开始发动进攻。骚乱开始了。民众分成了两股,一股不停的冲去,他们要和对方拼命,而一些人想要后退,但后面的人冲来,队伍一下子混乱起来。加骑兵的冲刺。

    “砰。砰砰。”连续的手枪声让混乱局面停滞了一下,但也一瞬间之后。情况迅速的发生大混乱。枪声越来越密集,惨叫声。大量的民众大声吼叫着离开了那里。更多的是惨叫。民众不计后果的逃跑。骑兵发动进攻,那些宪兵也拿着了刺刀的步枪冲刺。哀嚎,惨叫声让所有人感到崩溃。

    “快跑。快跑啊。”大宛人大声的喊道。最后面的示威民众大部分是抱着好,看热闹的心态来这里的。但看到前面情况发生不妙的时候他们立即调转方向逃跑了。对逃跑。他们跑的谁都快。

    “记住,听着,听我的话,我们这次采访的是一次大事件,明白吗?”李利对自己的手下说到。他是秦国一家二流报社的记者,来这里是来采访大新闻的,因为只有大新闻才能让他们的报社有一定的起色,新媒体开始发挥他们的冲击作用,无线广播被秦国越来越多的民众接受。连秦王都愿意听广播因为随心所欲。而且播报的速度要报纸快很多。

    “明白。明白。”他的助理点点头。手还拿着照相机。

    “现在我们必须有自己的采访对象,一定要认真的记录,还有照相,明白吗?”李利小声的说到。他示意对方一定要听自己的。

    “我明白。我明白。”他的手下点点头。他们在一处大宛人的茶馆内。喝茶已经被大宛人接受了。成为他们谈论政治,消遣,还有大量生意信息交流的地方。

    “嗨,这边,这边过来。”李利大声的喊道。他知道。这时候他很好找见一些人,看到有秦国人挥手示意,一些慌不择路的大宛人跑到这里躲避来。他们非常的害怕,因为他们一些人是从前面跑过来的。他们的脸色苍白,不知道是体力透支的缘故,还是他们看到的场面太吓人了。总之,他们现在感到十分的恐惧。

    “先喝杯茶,这里是安全的。”李利说到。说着他示意茶馆方面给了他们几杯热热的茶水,茶水当加入了很多的白糖,大宛人喜欢这种甜味。他们不喜欢喝太苦的茶叶水。

    “好点了吗?”李利这时候问道。他看到对方的脸色好转,最起码有了一些血色,这说明他们的情况的确发生了好转。

    “谢谢,非常感谢你们的茶水。太感谢了。”一名年轻人带头说到。他看起来是一名学生,他们也接受秦国的教育,这是大宛人财政好转的时候的表现,不过更多的是私人学校,这些学校都是煤矿主他们自己建立的。不过现在他们的情况不好。以前的学校是不收学费的,但不知道什么时候,矿主们开始认为,接受教育应该缴纳学费,最起码能够引起学生的奋斗之心,实际,主要是他们的矿产卖不动了。价格太低,利润太薄,也自然而然的让他们减少了一些收入,面对这样一种状况,他们自然而然的希望能够接受这样一种事实。

    “发生什么事情了?能告诉我们一些吗?我们是秦国的记者,想知道一些事情。当然,我们会付给你们一些报酬的。”李利说到。

    “不。我们是不要报酬,我们也要说的。这件事情对我们的影响太大了。这些军人太可恶了。他们竟然对我们学生动手,我的几个同学都被打死了。”学生说到。受到矿主缴纳学费的影响,学生的反应是激动的,没有办法他们大部分都是年轻人。

    “情况是这样,我和我的几个同学去示威,我们希望政府能够停止战争,撤退回军队来,那样的话,情况会对我们变得十分的有利,我们的财政资金可以节省很大一部分,这笔资金可以用在建设我们的基础设施,如修建铁路,公路,和可以提供很多的业岗位,而我们学生可以好好的学,为这个国家做贡献。”那名学生说到。

    “但显然他们不可能这样做。军人的脑子都是一坨屎。他们的脑子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不答应我们的要求,最糟糕的是,他们采取了强硬的措施,我们根本抵挡不住这样强硬的态势。”学生说到。

    “从未来的趋势来看,撤军,结束战争是最好的选择。”李利这时候支持到。想要得到更多的信息,必须和他们站在一条道,否则你永远不会知道更多的内容。

    “对。这是我们的政治目标,我们是为了这个国家,而军人只会打仗,他们什么也不知道,让他们做这样的事情,根本不会管这样的事情。”学生首先表明了自己的政治态度。

    “能说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吗?”李利对于政治兴趣不是很大,主要问题是,秦国人不关心这样深奥的政治,他们听不懂这样的话,也不愿意去理解这样的事情。

    “好的,我和我同学早早的去了。结果还是没有到了最前面,听说,最前面有宪兵,而且都端着了刺刀的步枪,我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今天事情发生之后。一切情况都非常的不正常,真的。因为平常的时候。都是一些警察在那里,但现在却换成了军人,而且还是精锐的宪兵,他们拿着了刺刀的步枪,我想他们后面的手,可能已经膛瞄准我们了。只要有了命令。他们会开枪打死我们。”对方这样说到。

    “宪兵,了刺刀的步枪?”李利惊讶的问道。

    “是的,是这样,我们很多人都看见了。他们给我们后面的说的,否则我也不会这样说,我当时在边,我的旁边还有骑兵,他们拿着马鞭,腰间还有手枪,马刀,显然他们是骑兵当的精锐部队,他们的武器非常的精良。马靴能够照出人影。他们是这样一群疯子。一群让人疯狂的疯子。”对方说到。

    李利飞快的记录到。他觉得这样的事情非常的不正常,因为通常情况下,保护安全的宪兵是不会主动刺刀的,只有最危险的时候他们才会刺刀,最要命的是他们才会刺刀。显然对方这次是计划来一点最狠毒的招数了。

    “你们和骑兵的冲突是怎么回事?”李利问道。

    “我们只是劝说那些骑兵,让开,让他们不要为军人政府服务,军人是独裁,他们自己也有家人,他们的家人会得到很大的待遇,现在民众的状况非常的不好。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得到极大的改变,但对方根本不听从,我看见一些学生开始辱骂那些骑兵,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发生我们开始骂他们,我听到有鞭子声,我看见那些骑兵挥舞手的鞭子抽打他们。然后一些愤怒的学生去把对方拖下来,可能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后面的骑兵看见有人拖下他们的人,然后他们开始冲击我们,我们只是学生,平民。当场我看到一名学生被冲击的撞下来,我们根本抵挡不住对方,然后一下子被冲击下来了。很多的人被撞倒,还有一些人被马匹直接冲击过来踩踏在地,我看见他们都吐血了。可能,他们,他们。”学生激动的说到。

    “然后他们开始开枪,我听的很清楚,前面很多人一排排的倒下去。情况非常的可怕。”一名学生这时候说到。他的胳膊骨折了。茶馆的老板给他处理了一下,现在还不能出去,因为他们听见大量的脚步声,那是军人才能发出的声音,显然有越来越多的军人聚集在这里了。

    “他们对着我们手无寸铁的平民开枪,他们还是军人吗?他们杀戮的应该是敌人,而不是自己人。”很多人不满的说到。李利点点头。对于这种说法,他不反对,他觉得,这是一件大事。秦国政府应该会引起反响的。他心里盘算到。采访会继续,大部分都是一些第一人称的口述,这样的口述有很大的真实性,没有人会怀疑第一人称看到的情况。

    在记者撰稿的时候,大宛发生的这一切已经发送到了尚的手头。

    “呼,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尚看过之后这样对蒙毅说到。

    “是的,我们也感到很突然,不过,这种事情难以避免,军方坚持自己的想法,但他们却不顾民众的死活,这样的做法是十分不理智的,公然屠杀自己人,会让他们的信誉减低到一个惊人的地步,这样的话,所有的大宛人都会公然发动对军方的不满行动。我们只需要等待一些时间可以了。”蒙毅说到。秦国国防部情报部门正在策划一些事情,他们希望能够从军队当找出反对者来做这样的事情,他们希望能够发动一次军事政变,但他们还没有展开,发生了这样的说事情,这让军人的政治地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即便是政变成功,可能大宛民众也不希望得到一个军人政府,他们不希望看到的是一个军人政府代替另外一个军人政府,那样的话,还有什么意义,显然那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他们需要的是改变,而不是什么也不做。

    “这件事情正在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我们已经无法控制局势了。失控的民意会把整个国家闹的非常的乱,收拾起来的话,会非常的混乱。麻烦。”尚想了想说到。

    “但这没有办法,他们不做任何的退让,最糟糕的是,政府军队坚持他们的做法是正确的,这对我们的冲击是非常大的,这会极大的影响到我们的下一步的部署。而民众还没有这样大的军事力量来解决这样的能力。”蒙毅说到。

    “所以,我们需要妥善的处理这件事情,但问题是,我们该如何在不扰乱整个大宛局势的情况下和平过渡,难道用一次军人政变吗?”尚摇摇头。显然他不希望得到这样的肯定。蒙毅紧缩眉头,从目前这个角度来看,军事政变可能达到的效果已经不是那样好了。他们需要另外一些办法来解决这个难题,但是如何解决,他们还没有想出一个好的办法来。

    韩国,新郑。

    “你们要加快技术的进步,赵国的手已经伸到我们的边来了。”韩淑对张良说到。

    “王,我们已经加紧从秦国那里引进了一些先进的技术,一些火炮方面的技术问题已经开始得到解决。”张良回到到。他的回答只是让韩淑能够感到安全。

    “开始解决?我要的不是开始解决,而是已经解决。”韩淑听到张良的话,没有任何的安全感。

    “是。臣知道了。”张良说到。

    “这也不怪你,这是赵国人的技术发展的很快,这点让我们赶不而已。”韩淑有些恼怒的说到。不过她还是压制自己的内心躁动说到。

    “赵国人的重型火炮已经试验完毕了。据说,效果非常的不错,能够达到二十公里以外的目标。如果他们能够装备到海战舰的话,情况会怎样?他们的炮弹威力很大的,情报说,口径超过了两百毫米以,这个口径的火炮一旦突破,他们可以制造出三百毫米的火炮。那样的话,对我们的威胁会非常的惊人。我们没有这样大的口径火炮,只有七十五毫米口径的火炮来应对对方,这让我们很是吃不消啊。”韩淑十分担心的说到。

    “王,这点不用担心,我们从秦国方面引进的技术可以解决两百毫米火炮口径的问题,但是生产还有一定的难度,需要从秦国进口一些材料。设备,但我们还是可以装备这样的战舰,不过我们的优势不在于这点,我们的锅炉设备以及驱动设备要赵国人的战舰要好的多,所以,我们依然还是很有优势的。”张良说到。

    “嗯,希望如此吧,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取我们最大的优势,有了这样的优势,我们才能做很多很多的事情,这样的情况你应该明白,我们的海军在技术的短板很大,想想办法,能不能从其他的办法来解决这样的难题。如,从航空兵来想想问题。或许他们能够有办法。”韩淑问道。

    “这个。”张良还真不好回答到。不过他们的海军部已经回答了这样的问题。

    “开玩笑,使用飞机,飞机能行吗?还举例秦国人的情况,当时秦国人面对的战舰是什么战舰,是木头的,扔个自然可以解决问题,但现在,战舰都是钢铁的,你扔个试一试,会直接被弹飞的。这简直是一种罪难以想象的作战方式。”一名海军部技术官员不屑的说到。一名海军军官写了一份报告。他建议使用航空兵来作战,航空兵携带来轰炸那些战舰,这样的话,在没有大口径火炮的支援下的航空兵是可以达到远程火炮进攻的能力,实际,这是大口径火炮火力延伸的一种继续。尽管思想还很保守,但想法却极为的大胆创新。

    但实际技术是,这时候的都是小型,威力不足不说,最重要的是,飞机的载重量也十分的有限,加精准度也有限,很难一下子穿透对方的甲板,这对战舰的威胁是不够大的。所以,这种情况被否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