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9饮鸩止渴

    为了应对来自赵国海军的威胁,韩国海军部门也在技术采取积极的应对之策,如,他们也按照楚国人的想法建立了自己的海军航空兵,但这时候的海军航空兵装备的依然是飞艇,飞机也有,但是飞机的情况实在是很不乐观。

    首先是飞机的载重量实在是太小,虽然他们的速度快,但载重量小只能让他们做一些侦察的工作,其他的行动非常的不适合,提高载重量的话,飞机的体积会扩大,那样不适合战舰携带。关于这个问题,各方面有自己的不同看法。

    第一飞艇可以收缩气体安装在战舰,尽管很麻烦,但可以拆卸安装在战舰,在战舰甲板可以起飞,而飞机却需要起飞的机场,但甲板十分的有限,飞机无法进一步的布置到战舰。

    第二,飞机需要起飞的距离,这难不倒各国的海军航空兵,因为他们发明了飞行浮筒,这样的话,可以借助水面进行起飞,但那样的话,船只必须停下来,放下飞机进行飞行,但那样一来作战的安全性,以及作战的流程都会非常的麻烦。这也是各国不愿意装备的原因,因为这东西实在是太麻烦了。

    其次,是飞机的安全性,要知道,各国的内燃机才迅速的发展起来,问题还会有很多很多的问题,发动机极为的不稳定,空停车是经常的事情,这会导致飞机飞出去之后会回不来,回不来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任务无法完成,无论是侦察,还是轰炸,都会造成很大的损失。

    最后是,飞机相飞艇还不是很成熟,飞艇的问题尽管有,但不会出现太大的差池,但飞机却有不断的问题,最重要的是,飞机需要不断的投入大量的资金,在海军经费疯狂涨,同时大量进入造船阶段的时期,分开一批费用到海军航空兵显然是不可能的。

    说到底,海军航空兵想要使用飞机,技术依然很不成熟。这需要技术进一步的进步才能完成这样的事情。

    韩国,胶州青城海军基地内,一队五艘新式探险船缓缓的驶出韩国海军基地,这五艘探险船是韩国海军造船厂建造的新式战舰,但他们却改装成了探险船,只装备有限的机枪,火炮。大部分都装备各种各样的物资,以及各种设备,高高的铁架在探险船的心位置,那是无线电通讯塔,能够及时的接受各种无线信号。

    “那些船本来是要成为西洋舰队的新式战舰的。”一名年轻的工程人员无奈的看着五艘新式探险船从那里离开。

    “呵呵,我们也不吃亏,我们只是建造了五艘船而已。”一名年男人不以为然的说到。

    “嗯。”年轻人只是感觉很可惜,但年人却不觉得,通过这次合作,秦国方面加大了对韩国的支持。大量的新式技术进入到了这里,当然秦国人绝对不会吃亏,依靠这些技术,他们和韩国人展开了很多的项目,这些项目当,秦国人依靠技术占据了很大的股份份额,但项目却给韩国人带来了一次性的技术提升。

    如,在冶金方面,韩国方面可以制造出承压更大的炮钢,而新的钢材还可以使用在造船,他们一点也不吃亏,在无线电方面,韩国人正在组织大量的学生学习无线电技术,他们已经能够掌握无线电技术了。不过他们还需要一些设备才能生产无线电设备,这不是一下子能做到的。

    而五艘探险船,是秦国海军方面的要求,北方已经进入冰雪融化期。这意味着新的探险要进一步的开始了。海军探险是秦国海军项目的主要负责项目,他们依然需要探索出新的沿海地区,以及新的地区,这是秦国海军方面唯一能够做的事情,这次他们选择了从海进入北方,因此他们需要大量的舰船,秦国方面可以建造,但需要在一些地区投入大量的物资才能建造海军造船厂,同时需要花费时间,这个时间最少需要两年左右,这是秦国海军部等不了的。

    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秦国海军部选择了和韩国人合作,秦国海军部出让一部分技术,他们得到了新式的舰船,当然代价是韩国海军把一些战舰改装成了探险船,尽管他们当的很多海军部官员不满,但是,能够带来一些新的技术,这些技术能够让韩国技术部门迅速的扩充起来,对此他们也不得不接受这样的成果,可以说,没有和秦国人之间的军事合作,他们达不到和赵国技术之间的合作。

    韩国也有相关的人才,但他们的发明体制不太适合。他们可能更多的在理论方面达到了先进的理念,如,韩国是最早接受分子,原子化学知识的,他们能够制造出这样的化学成,但是,让他们再进一步,没有了。更加烈性的他们制造不出来了。这是因为韩国的教育体制可能更加倾向于理论。

    而赵国更加偏向于技术,因为他们大部分的学生都是从学徒过来的,他们有丰富的经验知识,同时他们还可以接受一些理论。然后再次进入到工业生产当,而同时,发明创造,提高工厂的生产效率,精益求精是学徒们的精神所在,所以,赵国的技术进步是最大的。而韩国是无法进一步赶超的。但有了秦国的帮助他们可以一下子做到了这一点。

    韩国,新郑。

    韩国银行联盟会议。

    “赛斯人的战争已经结束了。那边需要的资金,都是咱们提供的,这点咱们都不用担心。咱们的政府做的很厉害。”一名年男人站起来说到。很多银行家,还有他们的董事都点点头,表示赞同。

    “咱们的政府做的实在是很好啊。不仅仅压了对方一头。对方要赔款,没有钱赔,只能找咱们,咱们的业务算是打开了。但这还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修建铁路,这铁路需要的资金是相当多的。没有充足的资金是根本拿不下来的。也只有咱们银行能够提供这样多的资金。所以,政府相当于给了他们一个做生意的机会。”很多银行家解释到。年男人点点头表示赞同。银行联盟毕竟还是一个松散的联盟,还他们还做不到大规模的垄断整个韩国银行业的地步,但他们也差不多了。这对韩国银行也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进步,因为垄断组织的出现意味着他们的资金会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集,他们能够做的事情会变得越来越大。

    “这点咱们以后再说,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咱们的孟拉。”年男人拉回话题来。韩国政府的确给了商业银行很大的发展机会,如赛斯,战后的情况可能会更加的复杂,因为赛斯国虽然彻底的放开了贸易,但想要一下子把贸易拉回了。那需要花费很大的时间才能做到,而凋敝的赛斯国也不是韩国希望看到的那种情况,他们需要对方能够提振自己的经济,在这样的情况下,唯一的办法是,使用大量的资金刺激对方,然后迅速的发展起来。银行的资本可以发挥这样的作用,战后的赛斯赔款来自这些银行家,而修建银行的铁路资金也来自对方。这样的话,他们能发展起来赛斯的经济,能处境赛斯的贸易增长。但今天他们关心的是韩国的另外一些殖民地的问题。

    “孟拉的情况让我们感到十分的不放心。孟拉是一个烂摊子。同时政府方面也对这个烂摊子感到头疼。”年男人说到。

    “赛斯国的事情一结束,接下来要解决的是孟拉。但是孟拉的情况不同。咱们也都知道。孟拉之所以会暴动,很大程度和孟拉的经济有很大的关系,如,纸币,对于这一块,政府非常的不满意,因为我们发行了太多的纸币,几万块的东西,才能买一点点的米,而一名孟拉新军士兵的薪酬不到几千块,这样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这根本不会让士兵感到满足。”年男人说到。

    听到这里,银行家们只是摇摇头。他们也知道他们的吃相有些难看了。但没有办法,他们也需要活下去,政府不停的从孟拉当地汲取更大的利润,各种财税大部分都担负在这些殖民地了。不出问题才怪,韩国政府连续打了几场大规模的战争,军费开支十分的庞大,银行方面自然也愿意下手了。

    “所以,政府对我们很不满,但也没有办法。不过现在政府结束了赛斯国的战争,政府也有能力解决孟拉的事情了。但孟拉的事情的根本在于经济,在于银行,在于纸币。当前孟拉流通的货币不是我们之前发行的纸币,而是大米,大米成为了硬通货,政府对我们的纸币,还有民众对我们的纸币非常的不感兴趣。主要是信誉的丧失,但是,没有纸币是不行的。对此,政府需要恢复过来,不知道各位有什么样的想法没有?都说说看。”那名年男人这时候挥舞手臂示意到。

    “这个。我认为,我们的确做的有些不对,但是,这纸币一旦信誉丧失还是很难恢复的。而且那些孟拉人吃过一次亏,如果恢复,还是很难的。除非,我们和当地人合作,依靠当地人的一些作用,让他们联合起来。只有这样,我们的情况可能才会改变一些。”一名银行家说到。

    “不然的话,我们的情况,以及信用度很难恢复。”那名银行家接着说到。他知道。银行的信用丧失会失去最大的信用度,因此政府首先要做的是恢复这样的信用。没有这样的信用,他们将很难完成这样的银行事情。

    “嗯。不过,仅仅靠当地人似乎还不够,我们还需要其他的事情才能做到这一点。”这时候一名银行家站起来说到。

    “我们还需要一些硬通货,黄金,或者是白银也可以。他们不是对我们的纸币没有信心吗?我们可以发行另外一种新的纸币,或者是兑换的成金币的一个过程,我想,这点还是不错的。”这时候一名老银行家说到。尽管他说的非常的混乱,但所有的银行家都点点头,他们非常明白如何去做,因为信用在好,不如黄金好,如果使用金币作为一种过度货币的话,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人们选择了使用金币,而同时,纸币也有了一个新的建立信用的基础。

    “嗯。我明白了。我们使用黄金,白银作为一个过度,但这个过度阶段完成的时候,我们在使用纸币,对吗?”年男人问道。其他银行家纷纷点头。他们实在是太狡猾了。

    “嗯。这样对了。孟拉想要发展经济,离不开货币是不行的,货币最好的是金银,我们首先用金银恢复我们的纸币信用,然后再发行新的纸币,这样的话,一切都会变得顺理成章。不过这些还都需要政府来做,不然的话,我们做的不好,结果反而对我们不利,所以,我们还是需要好好的做好这些事情。”对方这样说到。

    “对。对,是这样一个意思。”其他银行家们纷纷说到。对此,他们纷纷表示赞同。社会大量的资源在他们手,他们自然想干什么干什么。孟拉人的情况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

    韩淑的办公室内。

    “孟拉的情况。实际最后还是一个经济情况。我们的银行货币体系首先崩溃。特别是纸币,失去了发挥应该有的作用,这样给了孟拉发展出现了极大的混乱。”韩淑对财政部长说到。实际,这是她个人的一个反思。对于孟拉之所以为什么能够发生暴动。韩淑认为自己有很大的过错,首先她单纯的把孟拉看成了她个人财富,以及韩国财富的索取地,不停的索求,造成了孟拉财政状况的进一步的恶化,这种恶化和她本人有很大的关系。

    “因此,当前孟拉想要恢复,发展起来,我们还是需要孟拉货币的稳定,但我知道的是,当前孟拉人已经不信任我们的货币了。他们宁肯使用大量的稻米来进行交易,也不愿意使用我们手的纸币来进行交易,这对我们的经济是有很大打击的。”韩淑说到。

    “王,在之前我们必须警告一些银行,他们做的实在是太过分,如果不是他们过分的追求利益,投机的话,可能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财政部长说到。平心而论,暴动很大程度来源于这些银行过分的投机。

    “不。我们还需要他们,现在还不是时候。”韩淑这样说到。财政部长还想开口劝说,毕竟,银行还继续这样做的话,还会出现很大的混乱,这种混乱会让他们变得十分的疯狂起来。

    “嗯,你说的没错,我已经严重的警告过他们了。他们不会乱来。但这次的情况的确给了我们很大的一个教训,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们只能亲自来,掌控在政府手,特别是货币发行权。纸币发行权,我们政府必须控制起来,不然的话,会再次出现孟拉暴动这样的事情,同时我们也需要注意的是,在各个殖民地,我们同样需要这样做。”韩淑说到。

    “是的,王,我们不能这样放松下去了。否则的话,会出现很大的混乱,那样的话,我们的情况还不知道要混乱到什么样的地步去了。”对方严肃的说到。

    “说的对。但我们还需要依靠银行,因为没有银行我们做不了这样的事情。否则的话,仅仅靠着我们的力量也是难以达到同样的效果,对于他们,敲打敲打行了。”韩淑说到。

    韩国已经离不开银行了。没有银行的支持,韩国很难控制大量的殖民地,政府的税收。财政支出,以及战争费用等等。这一系列都需要韩国政府自己做,如果他们做不成这样的事情,这对他们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情况对他们来说。还是需要银行的支持。

    “但王,能够控制,敲打银行,政府手必须有大量充足的黄金储备,以及资金,当前,我们的战争耗空了一切,没有这些,我们如何控制对方,那样的话,会成为一种笑话,这对我们来说,是灾难。还希望王能够认真的考虑这一点。”财政部长想了想说到。

    “嗯。你说的没错,这点我们必须想好,不然的话,我们很难应对起来。”韩淑想了想说到。

    “但是,这些资金从什么地方来?没有这些资金,我们很难控制他们。”韩淑说到。

    “王,有一个饮鸩止渴的办法。但目前只能这样做了。”财政部长无奈的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