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0难舍的东西发展

    “饮鸩止渴,我们没有这样多的资金,如果没有这样多的资金,我们根本无法震慑我们的银行。!”财政部长说到。

    “黄金储备,资金,对对,对。”韩淑点点头表示赞同到。想要控制韩国的银行,必须有自己的资金以及大量的黄金储备,可惜的是,以为战争的需要。特别是大量海军经费的筹集,韩国政府把大量的黄金被处理了。黄金储备已经满足韩国政府的需求了。在这样的情况,韩国政府还能做什么样的事情,韩淑自己也十分的清楚。

    “我担心的是秦国政府,他们的情况绝对的不好处理,要知道,他们的资金一向是很容易借出来,但是还回去,他们没有那样简单了。我们之前一直严防死守。当然也给了他们一些漏洞。但是他们是不会满足的,关财阀们是根本不关心这些问题的。”财政部长说到。

    韩淑点点头,表示同意对方的话,然后自己开始思考着下一步的计划。

    所谓的关财阀,是秦国的关集团。他们形成了一个严密的商业组织,他们涉及到秦国的银行,金融,工业,以及科学技术,连政党竞争他们都有参与,可以说他们涉及的范围极为的广泛,而这个集团尤其擅长金融扩张,秦国银行业在过去的几年之内疯狂的扩张他们的资产规模,赵国的邯郸钢铁厂,韩国的青城大大小小的造船厂当都有他们的影子,在楚国,他们投资的范围更加的广泛,因为楚国贵族和他们联手收购一些企业,这让秦国的财阀的资金变得更加的肆无忌惮。

    如,魏国大梁的房地产项目,如果没有秦国银行支持的话,他们怎么可能在那样短的时间内发展起来,否则的话,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背后都有秦国银行资金的支持,没有这样的支持,他们怎么可能做成这样的事情。在他们看来,一切都是不可形容的。

    不过韩国也是极为的小心的应对这种资本扩张,他们太清楚秦国银行资本的力量了。他们无孔不入,只要他们展开合作,会想办法控制你的企业,控制你的银行。而你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能清除,如果不能很好的清楚的话,结果会如何?结果会变得十分的被动。秦国是高明的,他们靠着自己的金融扩张来控制,影响各国,这点要秦军的虎狼之师还要厉害,因为虎狼之师是看得见的,但秦国资本你却看不见,但却足够的影响你的国家。这是所有国家政府首脑都极为头疼的事情。

    但是,缺乏资金会让他们更加的头疼,如齐国,如果不是从秦国引进银行资本的话,他们会变得更加的头疼。因为他们缺乏资金进行发展。而韩国方面想要控制韩国自己的银行,同样也必须这样做,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事情必须做,但是,引进大量的秦国资本之后。该如何清洗掉这些资金,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这些我都想过了。尽管有一些事情,我们不愿意做,也不想做,但是却不能不做。”韩淑这样说到。

    “现在我们需要资金,没有办法,谁让我们打仗造成了这样的事情。”韩淑说到。

    “王,要做的话,我想,应该坦诚一些,或者是尽可能的不引起银行家们的反对。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还是想办法让那些银行能够接受我们的条件较好。”财政部长说到。他看出,韩淑有意向想要引进秦国资本,这样的话,可以加剧本国有银行的竞争力度。但这样做的话,还有一定的风险,能否控制风险,韩淑还是还是很犹豫,所以,他才提出了这样的一个条件。希望韩淑能够妥善的处理一下。

    “嗯,我考虑一下。”韩淑对此还是较慎重的。

    大宛,新什都。

    “秦国方面表示对我们镇压游行的行为进行抗议,因为我们的做法过于激烈了。”助理拿着一份报告对陈木格报告到。

    “别管秦国人的态度如何?民众的情况怎么样?他们还反对吗?”陈木格这时候问道。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也很恼火,但是他只是下达了教训一下对方的命令。但没有想到的是,教训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超过五十七人被杀死,此外还有一百二十多人的重伤,死亡人数可能还会继续阵,死亡大部分死于枪杀和刺刀的捅伤。

    “不反对了。但是,我们担心,这样压抑的气氛会导致,民众下一步的反对会进一步的增加。而且秦国国防部给予了很好的游击作战的条件,我们是不是考虑一下。撤军,缓和一下当前的局势。”助理缓和的说到。

    “秦国人什么建议?”陈木格很头疼,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也只能这样进行下去了。

    “他们让我们的航空兵进行作战,其余的,都要靠我们自己来进行。如果改革战法,能够极大的减轻的前线的压力,最重要的是,前线的情况的确不是很妙。很多的状况都处于一种被动挨打的局面当,对我们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对方这样说到。

    “嗯。你说的对。我看了前线的报告。步兵,骑兵,都很难展开军事行动,他们对当地的情况很不熟悉,而安息人,波斯人犹如老鼠一样的打击你。我们需要补给,他们也需要补给,袭击我们能得到补给。他们在吸我们的血。对了。南方的秦国人,他们是怎么做的?”忽然陈木格想到了南方的秦军,因为他们也在应对游击作战。

    “他们采用特种小分队的做法,据说他们也有空侦察,加他们采取了隔离制度,把大量的安息人,波斯人都圈进去。而且他们同时行动,这样的话,波斯人无法进行下去。不过他们依靠当地的安息人的支持,可我们,却没有这样的好事情,我们的军队,在当地是瞎子,聋子,什么也不知道。”助理接着说到。而陈木格看着站起来,站在窗外。

    “我们是靠秦国人位的,秦国人似乎已经放弃我们了。他们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做出这样的计划来,如果我们不按照秦国人的命令来进行的话。”陈木格没有说什么,他的助理只是耐心的听着。

    “我们会怎么样?算了。撤军。撤退。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道歉。”陈木格面对巨大的压力,不得不这样说到。

    “这。”助理不解的看着自己的长官。

    “这样做吧。撤军。”陈木格说着到自己的行军床休息去了。助理点点头。他的长官压力还是很大的。毕竟秦国人施压的压力很大,首先是财政。大宛军队的后勤补给已经非常的危险了。但大宛政府拿不出多余的军费来解决这个难题,他们没有军费可以解决这个难题。他们借钱都借不,秦国银行表示他们不愿意这样做,如果继续进行下去的话,他们会面对什么样的情况,他太清楚了。所以,撤军,主动的撤军还是较好的。这样的话,能够争取到最大的主动权。这样,大宛人选择了妥协。如果继续进行下去的话。可能大宛会爆发一场军事政变。与其被动的下台,不如争取主动。

    大宛议会。

    “镇压游行,看见了吧,这是军人政府。”议员们表示着不满。

    “但我们的国家好歹是稳定的。这样的事情不可避免,因为学生做的太过分了。”一名退伍军人议员愤愤不平的说到。

    “我建议,取消对现任政府的治理权,你们也看见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政府会陷入混乱当,大宛需要的是安静,是安宁,是发展。而不是继续这样无休止的打下去,我们已经厌恶战争了。战争对我们来说。是一种麻烦。”年议员说到。

    “我们需要做的是解决这样的麻烦。不能让这样的事情继续下去了。否则的话。我们大宛国自己会崩溃的。”那名年议员说到。

    “解散现任政府,难道下任政府能做好这样一件事情吗?”那名退伍军人议员质疑到。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要知道,大宛还是民主政治政府的,发生这样的事情,秦国怎么看待我们,还有南边的吐火罗。他们怎么看待我们,这对我们来说,可不是一件是好事情。我们绝对不能这样做。”支持的议员说到。

    “我们有权弹劾政府,指责现任政府做的很不好,而且,民意已经如此,难道让所有的民众拿着他们的火枪打进来,进攻我们吗?”一些议员说到。

    军方的议员们不好说什么。他们好像只能支持这一方案了。

    秦国海军部。

    “我们的探险船已经出发了这次我们要组织最少我给波次的探险船队。”海军部长看着探险船队发来的电报说到。

    “长官,这次我们都从海出发吗?”海军次长问道。

    “是的,都从海出发,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陆地的损耗太大了。而且消耗的物资,费用,都远远超过了从海出发的计划,我们不能让他们这样下去。所以,从节约经费的角度来看,我们必须这样做,而且,我们是海军,不是陆军,从陆地进行下去,这算什么?”海军部长摇头说到。

    “嗯。说的对。”海军次长说到。

    “但我担心的是,我们船只能不能及时的返回来,要知道。他们使用的都是燃煤的蒸汽船,缺乏燃料的话,他们将很难回来。”海军次长担心的说到。

    “这点,我明白,不过,我觉得你的担心是多余的,这次我们为什么要组织最少五个波次的船队进行探险,原因在于这里,我们要在沿岸地区建立一些补给点,这些补给点,是我们未来早期的港口雏形。这样的话,我们能一步步的北,寻找我们未能发现的地区,这对我们来说,可是非常关键的。”海军部长说到。

    “嗯。我明白了。不过五个波次可能不够,我们还需要组织大量的商船到达那里,只有商船才能提供充足的燃料给我们,这对我们下一步的进军有很大的帮助。”海军次长说到。

    “嗯,你说的对,我们还需要商船,但商船的数量还是较少。毕竟那里的资源开发力度还远远不够,只是希望能够解决这样的难题吧。”海军部长说到。他们能够做的事情还是非常的有限。但能够做一点是一点,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样的要求了。

    “只是,不知道丞相府会不会答应我们的计划,要知道海军军费这次超过了预算,而且,我们未来的花费还要多,整体军费减少的情况下,海军经费增加。似乎,会引起其他军种的不满。特别是陆军,那些家伙竟然招募了一个军团的兵力。那些军团如何作战如何安置,真的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海军次长说到。

    “这个问题不是我们能够考虑的了。做好我们的事情吧。”海军部长摇摇头。然后拿起笔批改一些件了。

    丞相府内。尚也在头疼这个问题。

    “陆军和海军都在进行探险活动。陆军的探险活动集在北方,他们关系到我们的石油储备,我们必须支持他们这样做。尽管他们已经超过了预算。但是我们还是需要这样做。”尚说到。

    “但是。海军。海军怎么办?海军的探险活动在于能够圈定我们未来的海军势力范围。这点对我们来说,还是很重要的。要知道,当前各国都在积极的拓展他们的海军事业,很多国家的海军都在积极的发展,如赵国,他们和韩国人不断的产生摩擦,最近似乎也把楚国人也惹恼了。这让我们的情况变得非常的不妙起来。”蒙毅说到。

    “如果我们继续放任他们这样扩张下去的话,北方,也是我们的沿海地区,也会造成很大的不安状况出现,他们可以利用海军袭击我们的北方。而我们的后方会造成很大的空虚,这对我们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情。”蒙毅说到。

    “你说的没错,但是这样做的话,我们的军费严重的不足了。除非进一步的增加军费,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解决这样的难题。”尚说到。

    “嗯。我们必须想办法在其他地方扩大一下财税来源,这样的话,能解决这样的问题,或者是承包,把一些项目承包出去,这样的话,可以减轻海军的负担,对于陆军也是如此,听说陆军部正在搞西部铁路计划,北方的一些议员,商人他们表示在这方面很有兴趣,他们想试一试。”蒙毅书佛到。

    “嗯。他们可以尝试一下,我们不反对。但我们必须甩掉一些包袱。”蒙毅说到。

    “嗯。”尚陷入了思考当,海军部和陆军部的两个探险计划对秦国扩张领土都非常的有用,一个向西,一个向东。向西可以为秦国提供大量的石油资源,这是当前发展工业最重要的资源,此外还有大量的煤铁资源。这对秦国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毕竟关地区距离赵国非常的近,加航空兵器的飞快发展,秦国太需要一个安全的战略纵深了。赵国同样如此。因此向西发展可以提供这样的资源优势。

    但向东,可以提供给秦国很大的海域发展空间,这个空间是极为庞大的,也是十分有用的。当前各国都在积极的对外扩张,在这样的扩张背景下,秦国如果不早点下手的话,势必会在未来的竞争,以及殖民地扩张当处于一种不利局面当,齐国人正在朝着东方发展,尚很清楚东方是什么,是一片尚未开发的美洲大陆,如果秦国能够沿着海岸线发展,越过白令海峡,进入美洲,可以发现这样的大陆,这要跨越整个大洋风险哟啊减低了许多。而且秦国也愿意这样扩张自己的领土。

    “向东,向西,两个方向的发展,我们都舍不得。”尚摇头说到。

    “我们只能都发展。”尚决定到。他实在是难以舍弃所有的发展项目,因为那些项目他一个不愿意发展,每个方向都有重大的战略价值和意义。

    “可,经费。我们难道要增加经费吗?”蒙毅问道。

    “让参谋部。国防部想想办法,撤销一些军事单位,或者是承包出去,让他们自己做一些事情,减轻负担,我们不能承包太多的事情,另外,减少一些计划,砍掉一些计划之后。我们的负担可以减轻了。这样的话,两个部门都能发展起来。”尚决定到。这是尚想出来的最好办法。

    “这个。好吧。”蒙毅能够看到其他部门的埋怨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