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1发展机会

    赛斯港,随着战争的结束,这里的贸易逐渐的繁荣起来,为了提高贸易额,主要是尽快的恢复财政税收能力,韩国政府鼓励各国商船在这里停靠。手机端 m.为了尽快的发财,也为了尽快的让自己的成本减低,一些商船迅速的靠拢过来。要知道。通常情况下,韩国政府对于他们这些其他国家的商船都会征收大量的税收。这种税收会极大的增加他们的贸易成本,但现在,为了鼓励他们到达,他们的税收减低了许多,这自然受到了各国商人们的欢迎。于是大量的船只开始转岛进入赛斯港,这里的需求会增加许多。

    “长官,随着商船的增多,咱们这个港口的设施也开始要扩建一些了。”一旁的助理对自己的长官说到。

    “以往,咱们的港口能够停泊五百艘商船,但估计未来我们需要停泊更多的商船了。之前的商船都是小型的木船,这种船只,停泊的要求并不是很高,咱们都可以安排。”助理接着对郭襄介绍到。

    “但现在不同了。咱们的商船数量开始迅速的增加,不仅仅增加,还可以进一步的扩大。如说,出现了铁甲战舰,以及使用蒸汽机的轮船,他们的速度快,体积也会越来越大,咱们的港口吞吐能力可能跟不了。”助理有些担心的说到。

    “哦。”郭襄哦了一声。实际,赛斯港当地的韩国政府已经有了这样的计划预算,但是这样的预算被军费给吃掉了。现在他们只有先恢复过来,才能进行有效的基础设施的建设,如果现在建设的话,他们没有这样一笔资金。

    “长官,咱们是不是着手计划一下,毕竟,现在的船只是越来越多了。很多地方已经出现无法停泊的情况了。”助理说到。

    “这个我知道。但咱们没有钱。这钱一方面要修建铁路,还要扩建港口,那有这样简单的事情,而且面是不计划给咱们一分钱的,这港口,还有那些铁路如何修建?”郭襄无奈的摆手说到。显然这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是很难解决的一件事情。

    “这个我们可以发行更多的债券,只要银行能够买进这样多的债券,咱们还是可以这样做的,而且还有赛斯方面的战争赔款。”助理这时候建议到。

    “没用的。”郭襄摇头说到。

    “战争赔款已经支付战争费用了。这场战争,他们赚了没有多少,只有不到五万金币而已,维持正常的开支还可以,做这样大的动作,不行,而且银行方面也缺乏资金,修建一条北方的铁路,最少需要两百万金币,这个数字是非常庞大的。尽管还有一些预算可以减掉。成本可能会进一步的减低下来,但是,开支依然很大,银行方面也拿不出这样多的钱来,他们正在想办法把工程切分成很多小块来进行,这样的话,他们能做好很多事情了。”郭襄说到。

    “可这样一来,财政资金依然无法得到解决啊。”助理说到。

    “是啊,缺乏资金,项目放在那里,银行自然去赚大头去了。基础设施,政府的财政资金没有啊。打仗,一下子把咱们的财政资金打的倒退了好几年。这可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郭襄摇头说到。这是战争的后遗症。一下子把当地政府的资金打退了一个很大的阶段,这让很多政府都非常的头疼,如果不解决这个难题的话,他们是很难振奋起他们的经济。

    “这个,我们还是给本土反映一下,或许他们有办法解决这个难题。说不定他们已经想出了什么好的办法,咱们不用过分的担心了。”这时候对方这样说到。郭襄只能点点头。对此他也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难题,毕竟,战后一切才刚刚恢复,连赛斯国方面,他们也是谨慎的接受这一切,似乎战争还没有能够彻底的解决。

    孟拉港。大量的贸易展开,不过热火起来的依然是丝绸,粮食,军火,以及各种生活用品,因为这些东西贩卖到北方的话,可以获得很大的利润,如,丝绸,在这里。五块金币可以得到一匹丝绸,贩卖到北方,洛马,马其顿等地的时候,可以涨到十五个金币,这样的价格绝对是他们从来不敢想的利润。尽管道路看起来很艰难,但这足够让他们冒险。

    最重要的是,在赛斯港封锁期间,这里的丝绸价格已经涨到了二十五金币,这极大的刺激了楚国,韩国的贸易,茶叶依然不是很好销售。主要推广的力度还是不够好。但纸张,印刷品,书籍这样的东西推广的非常的快,因为赛斯国正在积极的学习原明。他们似乎认为只有接受这些明才能真正的发展起来。

    “药品,这些都是能够治疗枪伤的药品。”一名来自齐国的药贩子积极的推广自己的药品,对方也是老道的赛斯商人。战争,北方的战争让他们的情况变得十分的不妙。袭击,反袭击,以及各种游击作战带来的是伤亡增加,赛斯方面被纠缠里面。对于这种灵活多变的游击作战方式,他们感到十分的头疼。这也是他们伤亡逐渐增加的原因,赛斯国是迫于这样的压力不得不进行和谈的。但现在他们终于可以集兵力解决这样的难题了。

    不过他们的后勤要依靠这些来自原国家的商人们了。他们有的是办法解决他们的难题。

    赛斯方面除了进口丝绸之外,他们还进口军火武器,韩国新军装备的一些武器转手卖给了他们。如,手枪,,这种速射武器非常适合他们,机枪是不能卖给他们的,但也有一些快速射击的武器给了他们,如后拉旋转式步枪,这种步枪射程远,射速快,这极大的吸引了赛斯人的注意力。他们积极的和韩国方面洽谈,希望能够买进更多这样的武器,当然了。价格是极为昂贵的,而且后勤弹药需求也来自韩国方面,一旦韩国方面不提供弹药的话,他们也没有办法。但这样的武器太好了。他们只能大量的买进。

    除了军火武器弹药,是医药。特别是外科医生,赛斯方面会花费大价钱的请他们到赛斯国来。开出的薪酬是国内的三百倍,此外还有更多的福利待遇,这都是国内没有,可见赛斯国伤员人数的增加有多少。

    “药品?”赛斯官方采购人员看着齐国药贩子,药贩子兜售的是变相的雅片提取物,实际是纯度只有百分之十几的海洛因,或者是吗啡,因为两种物质齐国方面还不能很好的萃取出来。他们只能把两种东西混合在一块。而且,雅片的来源只能提供在有限的几个地区。原材料还是较少的。听说齐国方面已经开始想办法了。在月氏,卡拉,他们正在想办法解决这样的难题。

    “是的,药片,枪之后。我知道你们,治疗枪伤的,能够减轻痛苦。痛苦,明白吗?”药贩子划到。用用手作手枪,然后击自己,然后服用这样的商品能够减少痛苦,可以解决这样的难题。

    而赛斯采购的人员听到之后都感到十分的兴奋,他们太需要这样的药品了。看起来齐国药贩子给他们的药品包装很好的,闻起来也很好闻,有一种香香的感觉,吸入之后顿时能够感觉到有一股热流涌入全身。他们觉得这样的药品值得购买。

    因为他们国内这样的伤员太多了。赛斯人还没有解决枪伤的办法。这种伤口很难处理。他们没有成熟的外科手术,只有野蛮,初级的伤口处理,但那样的处理很容易造成伤口进一步的感染,最糟糕的是,每一次伤口处理,犹如宰杀场一样,手术是屠宰的案板。鲜血留下来让人不寒而栗,特别是伤兵的惨叫声,让很多伤兵吓都吓死了。他们不怕死,但是怕进救治所,因为那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赛斯方面也想过很多的办法,如,从韩国人那里进口了大量的烈酒,这种烈酒是一种甘蔗做成的糖酒。经过特制的发酵技术之后。酒精含量还是较高。能够让人很快醉过去。在手术之前,通常会给他们服用大量的酒精,但这样的费用太高。麻醉效果也不是很好,只有贵族军官才可以使用,而且副作用很大,因为为了减少痛苦,很多贵族军官在战后,特别是受伤之后,都会大量的酗酒。因为只有酒精能够麻醉他们。这是赛斯方面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因此他们太需要这样一种能够尽快麻醉的药品。而齐国药贩子介绍的是这样的药品。药效极大的吸引了这些赛斯人的注意。

    “我们,需要。但,不知道药效。我们要的,很多,很多。”赛斯人划到。齐国药贩子尽可能的听懂他们说的话,因为这关系到自己的生意的好坏。如果能够得到一些资金的话,他还是愿意接受这样的事情。

    “我们需要,但需要试一试,然后和你联系,希望,希望你能给我们联系的方式。”对方恳求到。

    “哦。你们先试一试,没有问题,你们尽快买一片,这样,我给你写一个地址,你来找我成,放心,保证疗效,绝对没有问题。”对方大大咧咧的保证到。并且最后还赠送了些给对方,这让赛斯人的好感一下子涨了不少。在他们看来,这样的商人才是好商人。

    但齐国药贩子根本不在乎这些,他巴不得对方快快使用这些东西,因为这些药贩子已经发现了问题,因为这东西,有的吃了非常的兴奋,尽管能够安静,但是却能够让人瘾,最后想要戒掉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不吸食的话,是非常难受的。所以,他们很愿意提供这样的商品给他们,因为有严重依赖性,吸的人越多,他们越赚钱。齐国人是靠着这样的商品打开赛斯人的贸易大门的,但他们太需要贸易为他们的国家做出巨大的贡献了。而且,现在还没有医学证据证明这雅片提取物,是一种毒药,各国的法律条都没有规定,因此,贩卖这样的东西是合法的。只不过齐国人迫切的想要打开对方的贸易大门而采取的一些特殊的做法而已。

    大宛,新什都。议会内的休息室内。议员们都在小声的交流着自己的想法。

    “大宛现在需要的是稳定,而不是暴动,也不是动乱,动乱起来,对谁都不好,这是一个显然的结果。”一名年议员吸食雅片说到。雅片是高层社交的工具,因为只有最高层的人才会吸食这样的东西,这是一种别人都不可能接受的东西。

    “嗯,这点我不反对。”一名粗壮的男人说到。他是一名军人议员,看起来他很适合军营,而不是勾心斗角的议会。

    “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们必须保证自己的利益,我们还有很多人,他们需要吃饭,需要穿衣,需要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如果不能满足这些的话,我们能够做什么?什么也做不了。这对我们来说,是灾难。所以,这样的事情,我们必须很好的接受才是。否则的话,我们将很难进行下去。”对方很无奈的说到。

    “这点不用担心,而且,你也不用担心,我们应该向前看,看看远方,未来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难道你还不明白吗?稳定下来的大宛,发展的机会有很多,大宛才经受过一次战争,根本经受不住一次大家,大宛人需要恢复血液,需要恢复日常的生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很好的活下去,恢复到一个以前的大宛。”年议员说到。

    “是,我承认,和平之后的机会很多,但是,军人,那些军人怎么办?他们数量很多,而且他们为国付出的太多。我们反对的理由是这样。”军人议员说到。议会的提案分歧很大,因为军方坚决的反对,他们害怕这些议员损害了他们的利益。

    “嗯,我不得不说。你们的想法是对的,担心也是对的,但是,机会总是留给少数些人,他们能够抓住这样的机会,能够迅速的发展起来,想想看,你们当前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你们需要的是机会,军官有大量的人,而社会稳定之后要开始稳定的建设。秦国人的资本会过来,我们会得到更多的贷款,我们需要建设铁路,需要建设公路,需要建设高楼大厦,需要把我们的城镇重新建立起来,而这些任务谁来做,那些奴隶吗?他们只会挖矿,根本做不了这样的事情,你们的活很多,当然了。你们可以像金字塔一样的分工,最面的自然拿的很多,下面也有赚头,难道大头兵要军官拿的很多。你们能够想到那些大头兵,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了。”年议员说到。

    军人议员怎么能够听不出对方的隐含意思,随着大宛局势的稳定,这种情况已经再次被证实了。经历过一次战争的大宛人,已经不愿意面对一场战争了。他们迫切的希望和平,如,这次的出兵作战,大宛人的情况非常的不好。国内的反对意见非常的大,但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对此他们还是表示担心的,因为大宛人太需要稳定的局势了。

    原本认为他们对外扩张可以转移一部分国内的压力,但他们忘记了。对外作战是要扩大财政支出的,在财政资金进一步的消耗的时期,他们是根本做不到最一点的。现在他们不得不放弃了这样一种想法,转而回到了如果让国家稳定下来。

    “这样的机会很难得,一旦错过了难以再次把握了。”年议员说到。

    “但首先必须让政府停下战争的脚步,尽管政府已经下达了停止的命令。但是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再次这样做,大量的经费全部转移到国外去,不如把这些钱给了我们,我们能够建设这个国家,打国外,那简直是往外扔钱,这才是别人最难接受的事情。”议员进一步的劝说到。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会劝说其他人也会这样做的,不过这还需要一些时间,放心,对于这样的机会,我们是会把握的,毕竟,我们也是为了自己。”军人议员点头说到。

    “嗯,这样的话,我放心了。这是为了咱们大宛国好。”年议员强调到。军人是这样,他们有一定的责任感,实际,最后还是自私的很,当然议员不会说什么,毕竟,稳定,和平发展才是一种大有的趋势,没有这样一种趋势,他们是很难接受这样一种状况的。商人们很是关心这一点。而议员们也关心这一点,因为能够带来大量的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