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2新鲜血液

    “丞相府这是在给我们找麻烦。 ”王翦很不高兴的说到。

    “不过陆军部和海军部的东西探险计划得到了加强,我想,丞相府可能也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这样做的吧。”杨端和说好话到。

    “你也别劝。如果丞相府真的是有好意的话,我想,他有应该增加军费,而不是削减更多的开支计划,现在的情况是,咱们的情况已经得到极大的虚弱,很多项目已经马,在这样的情况下,停止,影响是非常糟糕的。”王翦说到。

    “将军是担心秦国受到的危险?”杨端和问道。

    “是的,我担心的是这样,尽管秦国的战争潜力很大,但是,大部分都集在了关地区,一旦关有失。情况会对秦国极为的不利。而这时候丞相却希望我们进一步的压缩开支,我真的是很恼火了。”王翦说到。王翦是传统意义的秦国军人,因此对于秦国的国防安全十分的关注,秦国并没有彻底的拿下太行山山区,其还有一些关键的隘口控制在赵军手。而赵军最近一些年不断的加强那里的防御。特别是最近的一些年,赵国的工业迅速的发展起来,他们有了新式的材料加强他们的防御要塞,大量的机枪,暗堡修建在交通要道,秦军想要打通那里的通道,简直是非常的艰难,因为那些堡垒使用了优质水泥和钢筋。那些混凝土碉堡使用重炮直接轰击都未必能够打掉。这让秦军的进攻受到严重的挫折,最让王翦担心的是赵国的航空兵发展,在出现双飞艇之后。赵国的航空工业发展迅速,不过主要集在飞艇发展,这和秦国的航空工业有密切的联系,因为秦国航空工业把的大量的军事订单交给了赵国人来做。他们的生产能力也的确能够做到这一点。而且成本低廉的,但这也极大的促进了赵国航空工业的发展,他们航空工业的发展带来的是秦国关受到了来自对方的空威胁,这种威胁不接触,秦国会更加的担心,王翦的担心也是有自己道理的。

    “但现在,我需要把一些项目给下马,我看,王贲的安息军团需要解散了。最起码只能保留一部分军队,毕竟,秦国不能保持一支大军长期驻守在外,他们需要达到我们的战略目的。”杨端和说到。

    “另外我们需要削减一些航空兵,只能保留少量的航空兵单位,大量的航空兵需要转入到民用方面,还有铁路方面的军队,工程兵等等。”杨端和已经开始想办法从各处节省资金了。这样一来,经过一段时间稍微扩充的秦军,可能一下子又要缩减下来。规模可能勉强控制在三十万附近,不过缩减只能可能会低于这个数字。”杨端和对王翦报告到。

    “这样做吧,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才这样做的。”王翦点点头表示同意到。对此,他是感到十分的无奈。

    “不过这样多的军用技术转出去,是不是让丞相府想办法妥善安置一下,毕竟,我们还能解决一些人的生存问题。”王翦说到。

    “这些不用担心,他们的技术是最大的资本,如果必要的话,他们可以去各国,在那里他们会得到更大的资金的支持,他们可能会拥有自己想要的股份。”杨端和打消王翦的担心到。王翦点点头,表示同意到。

    国防部。尉缭看着手的报告。报告已经看了三遍了。但是尉缭却迟迟不在面做出批示,而只是看着。接下的事情该如何解决。秦军相当于再次进入一个裁军时期,秦国当前正在进入一个低税时期,这个时期可能还是长期的,除非发行大量的债券,但是债券的销售情况并不是很好,这样一来,这样一来,军费不可能增长,而且保持大规模的军队。军费开支太大,对秦国的经济没有太多刺激性的支持,相反还是一种负担,面对这样一种负担,根本不可能让军队成为一种提振经济的手段。

    “唉。”尉缭叹息一声,当前的秦军,在尚的引导下压缩的十分的厉害,很多情况都变了。如,之前最艰难的后勤补给,交给了运输公司来做,兵器的生产交给了军工厂,连军饷都是银行发放的。金融服务战争的手段真的是很出,秦国的保险业竟然想到了军方,他们和大量的士兵签订的军事保险,也是阵亡,伤残,他们可以得到保险业的赔付。虽然政府也会给予一定的抚恤金,但是给予的并不是很多,更多的是荣誉的待遇,而保险业的参与让军人可以放心大胆的执行军事任务。不过这样一来,大量的军事有关的事情承包出去,打仗,更多的是一种商业行为,只要政府财政军费没有增加的情况下,打一场大规模的战争根本不可能。但现在是,秦军不可能保持这样一种规模了。他们必须削减一下自己的规模才能解决好更多的事情,在对秦国来说,是一个考验。

    不过尉缭想了想绝对还是按照自己的办法来,没有办法缩减规模是秦国唯一可行的办法,但是,这次砍掉的是秦国大量的底层军事单位,如,安息军团当的安息人,可能的话,三个骑兵师也会撤销。本来他们是临时的,但这些人如何安排,这次还有一些军事技术人员的撤销。而秦国为的是保持东西探险计划的进行。这让尉缭很是为难。

    韩国,新郑。

    “这次叫你来,是让你看看这个,赛斯的情况已经变好了。但是一个事情却让我们不得不慎重的考虑起来。”韩淑对张良说到,。

    “赛斯国建设的铁路项目需要资金,而同时赛斯港也需要进一步的扩大规模,因为未来的贸易量会迅速的增长起来,这样一来我们的财政资金需要投入到地方的经济建设当去,不这样做是不行的。”韩淑对张良说到。

    “王担心的是资金问题?”张良立即明白了韩淑的想法,便这样问道。

    “对,是这样。我担心的是这样一种情况,你知道这种情况的。我们当前需要做很多的事情,不在当地进行投资建设,是很难进行下去的,这种情况你应该明白。”韩淑说到。

    “但当地的资金大部分都被我们抽调用于战争费用了。他们可能没有这样多的资金,如果想要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的话,要从银行借贷大量的资金。但是。”张良无奈的看着韩淑。他们没法借贷资金,因为银行的资金已经大部分放贷出去,他们的资金也出现了紧张。这种情况他想韩淑应该知道的,因为银行方面会一直报告他们的资金状况。

    “我们的银行也无法提供这样多的资金,要知道,战争结束之后,银行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而且,很多地方都需要资金,他们的资金大部分都分散出去,回笼需要一些时间。”张良说到。这可能是一种推辞,但也是 一种现状。韩国银行也扩张迅速,特别是在他们的殖民地地区,他们的扩张十分的迅速。面对迅速扩张的韩国银行业,政府可能对银行有失去控制的可能,尽管韩国银行业也有自己的央银行,但是,在殖民地地区,韩国央银行的控制能力极为的薄弱,这直接导致了韩国商业银行的疯狂发展,如,在孟拉,他们发行的是孟拉当地的纸币,如果不是银行也过分的贪婪,他们可能不会导致纸币大规模的贬值,但这也引起了韩淑的注意。因为这时候她才发现,她在对方敌人的时候,内部的银行发展情况远远超过了他的预计,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巨大的挑战。

    “商业银行的情况我不管。但是,他们的发展的确太过于混乱了。这次孟拉的情况,大部分和商业银行有关系,他们发行的纸币缺乏黄金储备,而他们同时在国内和孟拉进行投机。这严重的扰乱了我们的秩序。”韩淑表示了对韩国商业银行的不满,因为他们太贪婪了。孟拉的事如果不是他们过于贪婪,是不可能爆发这样的事情的。

    “所以,我计划,在孟拉,以及所有的殖民地,组成一个韩国联邦政府。然后发行使用统一的纸币。这样的话,我们的央银行可以控制很多地方,让我们的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变。”韩淑说到。实际,这是韩淑收回银行手货币发行权的重要一步,同时也是整合殖民地经济的重要步骤。

    “可是,我们缺乏资金。”张良很清楚韩国的国库,战争,以及海军不断的扩张,已经耗空了所有的财政资金,连黄金储备有而卖出去。韩国哪有什么资金来做这样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有。

    “我们可以借,借秦国银行的,这是当前我们唯一的办法了。”韩淑这样说到。

    “王,这。我们需要是慎重的考虑这件事情啊。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还是不要这样做的好。因为这样做的话,意味着我们损失更多的情况。秦国银行资本的进入对我们的侵袭是非常大的。”张良这时候劝说到。

    “这点我知道,但是我们根本变不出资金来,唯一的办法是纸币的发行权,我们拿什么来抵押,殖民地地区的经济已经破败不堪,我们无法获得足够多的经济利益了。”韩淑说到。

    经过连续的战争,殖民地的经济已经无法完成对韩国经济的输血任务了。相反,他们反而需要韩国政府来负担一部分输血的功能,这对韩国政府来说。绝对是难以承受的,因为他们的海军正在不断的扩大规模,他们希望能够通过海军得到造血的功能,但这需要时间,这样的话,韩国政府以及相关的殖民地会进入贫血状态。

    “我们需要的是新鲜血液,同时,我们的那些银行是我们的坏血,尽管他们不是很致命,但却是一个麻烦,我们的国家健康受到了很大的威胁,我们需要新鲜血液的补充。”韩淑这样说到。

    “有了这些新鲜血液的补充,我们才能恢复造血的功能,不然的话,我们什么也做不了。”韩淑这样说到。

    “我明白了。王,但是,这样做的话,我担心的是从秦国引进来的新鲜血液是带有病毒的,如果我们不能抵抗这样的病毒,结果会如何?”张良说到。对张良来说,韩淑这样的做法绝对是不可取的,秦国人的情况太清楚了。他们虎视眈眈的在一旁,要的是这样一个结果,因为控制了一个国家的纸币发行权,能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利润,这样的事情绝对是非常划算的。而韩国一旦失去对局势的控制,结果会变得十分的麻烦。这对韩国人来说。绝对是难以控制的局面,一旦发生这样的局面,韩国会失去所有的一切。

    “这点我知道。财政部长已经说明了一切,但我们还是要这样做,不这样做是不行的。你知道情况。”韩淑说到。

    “只有我们掌控了局势,才能让银行业进一步的有序的发展起来,我们才能建立起新的秩序,一旦我们失去了这样的秩序,韩国的一切,一切都将不会存在。”韩淑说到。

    “嗯。”张良听完之后,咬紧严格。他在思考。这样做是不是很值得这样做,如果不这样做的话,韩国会面临一种什么样的情况,这种情况是不是对韩国十分的有利。张良在思考这样一种情况。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愿意这样选择。

    如果韩国能够抵御新鲜血液带来的病毒的侵袭的话,一切都将会形成健康有序的经济发展,但这种发展首先必须提振经济。也是说,经济必须是稳定的,发展的。如果没有这个前提,那么秦国的资本会彻底的害死韩国。韩国所有的一切都将会被对方侵袭掉。最后一口吃掉。张良担心的是这样一点。

    “好吧。我们可以试一试。”张良终于松口到。他知道。这可能是当前韩国最好的选择了。不这样做的话,他们将什么也得不到。但是不这样做的话,最后他们还是会失去一切,可能拼搏一些是最好的可能了。

    “我知道你会答应的,为了我们的韩国,一块拼搏吧。”韩淑鼓励到。

    “是。”张良脸色有些眼熟,不过还是不自然的笑出来。

    韩国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失去了殖民地的输血功能。这是非常可怕的意见事情,他们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有多么的不安,因为这对韩国的经济打击是最大的。因为韩国财政资金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他们的海军在扩张,需要的军费很多,但韩国政府已经被战争耗空了资金,而殖民地经济需要重新建立起一种可靠的,稳定的秩序,这需要一笔新的资金的注入,没有这样一笔新的资金注入,韩国人的情况可能是非常的不妙。为了解决这样的难题,他们决定,恢复殖民地经济的造血功能。但这样做,需要新鲜血液,也是说。他们需要一笔新的资金,无奈之下,他们只能靠秦国人来做这样的事情了。

    赛斯国。张油正在为开出出来大量的石油感到苦恼。

    “石油开采的太多了。我们的容器根本不够,从船卸载下来的油桶已经很快用光了。最重要的是,我们开采出来这样多的石油,必须卖出去,或者的话,我们根本拿不到一个子的辛苦钱。”一名石油钻井工人的头头说到。他全身下都是油污。没有办法,他们是这样的情况。

    这里的石油很多,他们开采起来毫无难度。而且油品的质量还很不错,这让他们感到十分的满意,但让他们感到十分担心的是,他们的情况并不是很妙。主要集在,开采的石油太多了。多的一下子把他们的石油容器都装满了。是那些铁桶。

    “我们不能停产,必须卖出这些石油。不过我们缺乏这样的容器。”头头严肃的告诉张油这样一件事情。

    “嗯。我知道了。这个问题我会解决了。这里有太多的商船了。他们都不想在这里停留太长的时间,给我一些时间。我来解决这个问题,好吗?”张油觉得自己遇到了大麻烦。石油开采出来是一回事,但是需要市场也是一回事,这时候的石油需求还没有普及开来,最起码在海外他们对石油的认识程度并不是很高。想要让他们运输这样的东西,还是有难度,不过他们需要钱,但是他们只有收回来才能把这样多的钱收回来。怎么办?他只能找那些商贸社来帮帮忙了。或许对方有这样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