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十七 丰礼厚赐

    bp;bp;bp;bp;刘公公看了看千夜的脸‘色’,笑道:“千夜大人,先不要忙着拒绝,我们可以先来叙叙旧。。: 。”

    bp;bp;bp;bp;叙旧?千夜双瞳隐现蓝‘色’,望向刘公公。在掌控之瞳下,刘公公所有的原力特‘性’都有所展现,而且他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只是当他自己的身影出现在千夜瞳中时,刘公公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bp;bp;bp;bp;千夜看了一眼,就有熟悉感觉,类似‘性’质的原力好象在哪里见过。他回想了一下,讶道:“难道刘总管是”

    bp;bp;bp;bp;“正是家兄。”刘公公笑道。

    bp;bp;bp;bp;“原来如此。”千夜的神‘色’缓和了许多。当日听‘潮’城大战骆冰峰,若不是刘总管关键时刻出手,恐怕战局不会是那个结果。千夜也算是被刘总管救了半条命,此刻见到他的弟弟,自是感觉亲切。

    bp;bp;bp;bp;刘公公道:“咱家名叫刘元伟,惭愧得很,实力只是平平。为了不给家兄抹黑,所以平素里也不和人提起这档子事,也就几个亲近的人知道。现下娘娘极是器重千夜大人,听说大人在墉陆开疆拓土,娘娘十分高兴,就给下了许多赏赐。”

    bp;bp;bp;bp;“这个多谢娘娘好意了。”千夜的回答不免多了点迟疑。

    bp;bp;bp;bp;他现在并非帝国臣民,开疆拓土也都是以自己的名义。就算将来在翡翠海和大回廊建立国度,也是独立王国,顶多就和郑国类似,名义上奉大秦为宗主国。而且他的力量越强,拥有资源越多,这个名义就越会只流于形式,无须对帝国尽什么义务。

    bp;bp;bp;bp;在这种情况下,李后还很高兴,高兴的由头是什么,可就有待商榷了,反正不会是千夜要建立一个独立王国。

    bp;bp;bp;bp;不过千夜又想深了一层,万一真的是这个原因呢?那又意味着什么?

    bp;bp;bp;bp;刘元伟却是笑眯眯,亲热地拉着千夜的手,道:“娘娘对大人您自然是不同的,这次的赏赐也十分丰厚,大人要不要跟我去看看?”

    bp;bp;bp;bp;“也好,请公公引路。”

    bp;bp;bp;bp;刘公公便领了千夜前往浮空艇起降场。李晚青和李盘‘玉’这一对年轻人也跟在后面。他们倒是乖巧,一路上一言不发,十分安静,只不过李盘‘玉’偷看千夜的眼神还是有些不善。

    bp;bp;bp;bp;他这点小动作自然逃不过千夜的眼睛,不过千夜也不在意,就当什么都不知道,深心里倒是希望李盘‘玉’能够‘弄’点什么‘乱’子出来,好名正言顺地将这对年轻人给退回去。否则这种高‘门’大阀的子弟,能力确实出众,但也十分麻烦。万一在战场上有个三长两短,可是不好‘交’待。

    bp;bp;bp;bp;千夜根本不想留下这两人,只是明着拒绝也非上策。他现在还没有想好将来与大秦之间究竟应该保持怎么样的关系,国度的建立也刚起步,这个时候,为点小事得罪李后实是无谓,何况宋子宁人还在帝国。

    bp;bp;bp;bp;城市不大,一行人很快就到了浮空艇起降场。在这里停着三艘高速浮空艇,其中一艘看上去似是高速运输船。刘公公直接引着千夜登上运输船。在货船里,并排放着七八个巨大的货柜,固定得十分仔细,还有运送贵重物品专用的避震措施。

    bp;bp;bp;bp;刘元伟向前面几个货柜一指,道:“这三个柜子里面装的,都是帝国最新型号的小型采矿机,几乎可以适应任何地型,专‘门’用来开采分散且贵重的矿物。别看它个头不大,可是效能却不比大型联合采矿机差,惟一不好的就是须得战将才能驾驭得了。但听说大人现在麾下兵强马壮,战将起码有那么二三十个,这点小事自然难不倒大人。”

    bp;bp;bp;bp;千夜心中一动,问:“它对用以驱动的原力属‘性’有要求吗?”

    bp;bp;bp;bp;刘公公神秘一笑,道:“当然没有,人族能用,黑暗种族也能用。所以大人可要看好了,这要是被永夜方抢去,可就不太好了。”

    bp;bp;bp;bp;“只要不出墉陆,终究会是我的。”

    bp;bp;bp;bp;刘公公赞道:“大人果然霸气!”

    bp;bp;bp;bp;李盘‘玉’哼了一声,自语道:“这里可是有公爵的,也不怕吹大了闪了舌头。”

    bp;bp;bp;bp;他的声音不大,好像是说给自己听的,然而在场众人哪个不是实力超卓,感知敏锐,早就把李盘‘玉’的话都收在耳中。

    bp;bp;bp;bp;刘公公的笑容立刻就尴尬了。

    bp;bp;bp;bp;千夜似是完全没听见,径自走向后面的货柜,刘公公暗自松了口气,赶紧跟上。

    bp;bp;bp;bp;李盘‘玉’却似是犹不服气,声音反而提高了些,对李晚青道:“青妹,你说公爵好杀吗?”

    bp;bp;bp;bp;李晚青狠狠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我不知道!反正拍死你不是问题。”

    bp;bp;bp;bp;“我当然不是公爵的对手,就怕有些人以为公爵是路边的大白菜,可以随意的踩呢!”

    bp;bp;bp;bp;眼见李盘‘玉’声音越来越大,刘公公的笑声也越来越僵硬。一直跟在千夜身后的一名佣兵将军脾气本就不怎好,再也按捺不住,道:“哪来的无知小子,你家大人没好好教你吗?连点世面都没见过,也他‘奶’‘奶’的敢胡‘乱’说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bp;bp;bp;bp;这话说的极不客气,最后一句更是直接当面扔了回去,李盘‘玉’顿时涨红脸,指着那佣兵将军怒道:“你,你敢说我没见过世面?”

    bp;bp;bp;bp;那佣兵将军比了个小手指,极尽嘲讽地道:“你这小屁孩就这点本事,能见过多大世面?还公爵怎样怎样,老实告诉你,我家大人前不久还就斩了个公爵!就你这样的,大人一巴掌能拍死五个。这都是谦虚了,大人用一根手指按死你,都嫌‘浪’费。”

    bp;bp;bp;bp;李盘‘玉’显然平日里被捧惯了,哪曾听过这个?他满脸通红,指着佣兵将军,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憋到后来,只是翻来覆去的一句,“你给我等着,我李家绝不会放过你的!”

    bp;bp;bp;bp;佣兵将军哪会怕他?当下就冷笑道:“老子管你李家王家,有本事到中立之地来抓我啊!”

    bp;bp;bp;bp;李盘‘玉’脸‘色’阵青阵红,咬着下‘唇’,几乎要滴出血来。中立之地是出了名的化外之地,两大阵营在那边找代理人是一回事,各自的大贵族直接登陆可就是另一回事了。况且那边的各大势力也没那么弱,李家要是随便派支部队冲入中立之地,找暗火的麻烦,基本是有去无回。

    bp;bp;bp;bp;更别说他要是真向家族提了这个要求,恐怕得到的就不是一般的责罚了。

    bp;bp;bp;bp;他毕竟年轻,脸面还嫩,没办法说出违心的话。这种时候,似乎最好的方法就是和这佣兵将军打上一架,只是他眼光毕竟不差,看出对手战力强横,自己远不是对手,贸然动手,只能是自取其辱。

    bp;bp;bp;bp;佣兵将军见状,自然要乘胜追击,张口就要再嘲讽他一顿。这时千夜终于回头,道:“少说两句。”

    bp;bp;bp;bp;那佣兵将军立刻道:“是,大人!”

    bp;bp;bp;bp;佣兵将军态度之恭敬,变脸之快,让李盘‘玉’看得目瞪口呆。李晚青则是深深看了千夜一眼。

    bp;bp;bp;bp;千夜对刘公公道:“我们继续。”

    bp;bp;bp;bp;“好的,大人。这边两台,都是复合冶炼炉,可以熔炼大部分金属矿产,但是它们最主要的用途,还是解决稀有金属的冶炼问题。后面的四台箱子里都是配套设备。”

    bp;bp;bp;bp;刘公公引着千夜来到最后几个箱子前,道:“这几个箱子里面是动力塔的核心部件,每个箱子可以组装一座动力塔。当然,基础材料还是得就地取材。”

    bp;bp;bp;bp;千夜终于动容,道:“娘娘这真是厚赐。”

    bp;bp;bp;bp;李后送来的东西,可供他建立一整条采选和冶炼珍稀矿产的生产线。而几座动力塔足够支撑同等数量的小城市,或是一座几十万人的大城。

    bp;bp;bp;bp;这批设备,就是有钱也无法立时买到,正是千夜刻下最急需的东西。

    bp;bp;bp;bp;刘公公见千夜满意,神‘色’也为之一松,笑道:“娘娘对千夜大人自是没话说。”

    bp;bp;bp;bp;“请公公回去后,代我向娘娘致谢。”

    bp;bp;bp;bp;“这个当然。”

    bp;bp;bp;bp;千夜又道:“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bp;bp;bp;bp;“大人但讲无妨!”

    bp;bp;bp;bp;“公公回去时,把他也带回去吧。”说着,千夜向李盘‘玉’一指。

    bp;bp;bp;bp;李盘‘玉’大吃一惊,跳了起来,叫道:“你敢!”

    bp;bp;bp;bp;千夜只是看着刘公公,对李盘‘玉’视而不见。

    bp;bp;bp;bp;李盘‘玉’急了,叫道:“你要把我送回去,我们李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bp;bp;bp;bp;刘公公终于忍不住,道:“盘‘玉’公子,你要是再‘乱’说话,咱家可就真把你带回去了!”

    bp;bp;bp;bp;李盘‘玉’脸‘色’数变,终于闭上了嘴。

    bp;bp;bp;bp;刘公公对千夜道:“大人,年轻人不懂事,你多担待着点。”

    bp;bp;bp;bp;“不行,他一定不能留下。”千夜毫不松口。

    bp;bp;bp;bp;“大人何以如此?”刘公公为难地。

    bp;bp;bp;bp;“我这里太危险,待在这里可是会死人的。到时候没法给娘娘‘交’待。”

    bp;bp;bp;bp;李盘‘玉’叫道:“我可不怕死!”

    bp;bp;bp;bp;千夜终于看了他一眼,淡道:“我不觉得你会死在敌人手里,但很有可能会死在军法的刀下。”

    bp;bp;bp;bp;“你”

    bp;bp;bp;bp;李盘‘玉’刚想说话,千夜终于不耐烦了,道:“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bp;bp;bp;bp;千夜声音不大,李盘‘玉’却象是被重锤狠狠敲了一记,头晕眼‘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bp;bp;bp;bp;等安静下来,刘公公对千夜道:“娘娘还有句话。”

    bp;bp;bp;bp;“请讲。”

    bp;bp;bp;bp;“娘娘的意思是,大人您方便的时候,不妨回帝都一趟,她想见见您。”

    bp;bp;bp;bp;“什么时候?”

    bp;bp;bp;bp;“当然是越快越好。”

    bp;bp;bp;bp;千夜略一思索,便道:“那我们三日后出发。”

    bp;bp;bp;bp;。手机版址: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