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十四 前进基地

    尽管赵君度这样说,也知道他的天才和能力,可是千夜依旧不乐观。。 不管那块超品原晶多么神奇,但总是外物。对于讲究至真至纯的天王至境而言,任何外物都意味着路途断绝。或许成就神将已是许多人一生的梦想,可对赵君度来说,不到天王就是失败。

    赵君度当日若不是杀入白城,就不会有伤到根基之事。

    宋子宁打破了有些凝重的气氛,岔开了话头,问道:“这处基地是做什么的,为何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赵君度道:“和你们说说也无妨,反正过段时间也就不是秘密了。这是帝国为登陆新世界所准备的前进基地。因为时间紧迫,就以这种战时模式进行。”

    “新世界有消息了?”千夜也竖起了耳朵。

    赵君度点头,“从永夜那边终于得到了一些确切的消息,当新世界开启之际,许多大陆上都会出现通向新世界的入口,唔……就与大漩涡类似。根据天机大家的多方测算,秦陆之上这块区域也将会出现一个入口,因此帝国决定在此提前修建一处基地,以防万一。”

    “如果新世界有这么多的入口,那永夜那些巨头都在干什么?”

    “他们应该是去开‘门’。”

    说到这里,千夜和宋子宁就明白了。宋子宁道:“也就是说,等到这里的入口开启,我们很可能在里面遇到黑暗种族强者。”

    “应是如此。”

    宋子宁脸上隐有忧‘色’,叹道:“这次被他们抢先了。”

    新世界的大‘门’既然由黑暗种族来开启,第一批进入的强者自然都是永夜一方。等到其它出口开启,帝国得以进入,就已经落后了。

    赵君度却道:“没什么可惜不可惜的,从目前得到的消息看,永夜为新世界到来已经做了千年的准备。只是所有秘密都把持在圣山那几位至尊手里,而且也只有他们才能感知到新世界大‘门’开启的契机。这个可争不过他们。不过就和大漩涡一样,不必计较一时得失。”

    随后赵君度也问了些千夜在墉陆开拓的情况,得知最重要的一批援助居然是出自李后之手,也很意外。不过李后行事一向高深莫测,三人毕竟年轻,在一起议了半天,也没议出个所以然来,仍不明白李后为何对千夜刮目相看。宋子宁神‘色’一直很自然,自不会被看出什么。

    千夜在墉陆进展十分顺利,赵君度也没什么可给的建议,就是在权限范围内订制了一批武器装备,命人送往墉陆。有李后的例子在先,谁也不能对这批装备的去向说什么。而且也不是白送,需要千夜以墉陆出产的各种矿产资源作价抵偿,抵偿期限可以放至三年。也算是归入帝国对第三方的正常贸易范畴了。

    这恰缓解了千夜的燃眉之急。而帝国千年底蕴,并不急于一时,珍稀矿产有多少就囤积多少,慢慢消化,自是能将价值最大化。这一笔‘交’易,可说是各取所需。

    此处基地已算是近期帝国战备的绝密之地,虽然赵君度是此地主官,宋子宁和千夜亦不能多留,聊过之后就准备离开。

    两人正要离开,一名军官飞奔而至,道:“君度大人,有最新密报!”

    “讲。”

    那军官却是看了一眼千夜和宋子宁,小声提醒道:“大人,这是最高级别的密报,只能由您一人批阅,不得有其他人在场。”

    赵君度却不理会,伸手拿过密报文件袋,随手拆开封口的原力印鉴,一眼扫过,轻咦了一声,就若有所思。

    那军官也不敢真的指责什么,只能在一旁讪讪站着。

    赵君度抬头,对千夜道:“小五,回到那边后,要诸事谨慎。上面几位大人物不打算看着永夜就这样轻易开启新世界大‘门’,决意出手破坏。此举无论成败,恐怕都将引起黑暗种族的强烈反弹。子宁在帝国还好,你孤身在外,却要小心。”

    千夜道:“墉陆偏远荒凉,派大军过来得不偿失,若只是几名强者孤身前来,我也不怕。”

    “这就好。”

    赵君度也不多留他们,命人将千夜和宋子宁送上浮空艇,便又回去监督基地建设。离开之际,千夜忽然莫名的有些不安,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虚空深处,一艘外观破烂老旧的浮空艇正自疾驶。它飞得即稳且快,绝非一艘旧款货船应有的表现,显是经过伪装。

    它绕过一群外围浮岛,借助这些无人浮岛的掩护,在暮光大陆一处荒僻边缘悄然着陆。从浮空艇上走下数人,其中一人身披罩帽披风,面容隐藏在‘阴’影里,全身气息收敛近无,连种族都看不出来。而另外几个居然是人族。

    一个中年男子取出一个封装严密的木盒,‘交’到那神秘人手里,说:“如何开启,何时开启,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好,不要让我们失望。”

    几人返回浮空艇,只留了那神秘人在外。旋即浮空艇升空飞离,那神秘人目送浮空艇远去,抬头之际,终于‘露’出面容,一双血气翻涌的眼眸,赫然是一名血族。

    等浮空艇消失在虚空,他才拉低罩帽,迅速远去,消失在暮光大陆起伏的山脉中。

    暮光大陆外围地带,矗立着一座古老而优雅的城堡,它修建在笔直峭立的山峰上,俯瞰着下方的茫茫平原。山崖上到处是风霜痕迹,却也有古藤小树在顽强生长,在岁月痕迹的遮掩下,依然能够看到昔日战争残留的痕迹。有些刀砍剑劈的痕迹,甚至绵延数十米。

    底修斯古堡,是暮光大陆最古老、最著名的城堡之一,在纷争年代,它是血族与其它黑暗种族征战的前沿,无数次大战在此发生。

    而后人族觉醒黎明原力,太祖率领人族杀出暮光大陆时,也是夺下底修斯古堡,并在此地数度击退血族的追击部队,最终半数以上的起事人族成功逃出暮光大陆,远遁永夜,自此踏出大秦立国的第一步。

    此际,在这座每块石砖都满是故事的古堡中,处处可见全副武装的血族‘精’锐战士,每个巡逻队中都有爵位强者,守卫级别已提至极高。

    这可并不寻常,要知道自觉醒的人族杀出暮光大陆后,这块地域就罕有战事,最近千年,其它黑暗种族与血族之间的争端,几乎很少把战火燃到属于血族核心区的暮光大陆上来,更多是发生在下层或者中层几片种族‘混’居的大陆上。底修斯古堡平时只有少数战士驻扎,但是现在,光是驻防部队的人数,就比以往多了十倍。

    古堡主楼,一片肃杀,只要稍有接近,血族战士们就会感到发自血脉深处的战栗。那是上位血族对下位者的天然震慑。

    现在古堡内的血族战士,个个都是出自十二古老氏族,自身血脉已是相当上乘。可是主楼周围数十米内,却不见一队巡逻战士,连爵位强者也只是偶尔出现,出现亦是匆匆而过,不愿多作停留。由此可见,主楼内的血脉压制有多么恐怖。

    至于主楼守卫空虚,其实根本不是问题。若有谁妄想在这个时候潜入主楼,那才是真正找死。

    古堡主楼共有四层,底层大厅异常恢宏,最上一层则是镂空结构,由无数巨柱撑起穹顶,是居高临下的堡垒。只有第二和第三层,才能居住。第二层是一些伯爵子爵的居处,而偌大的第三层仅三套房间,此际各有其主。底修斯古堡原本的执掌者,匹诺德伯爵,就只好去第二层挤着了。

    居住在第三层的上位血族虽然刻意压制了气息,但那若有若无的威压彼此‘激’‘荡’,还是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名血族子爵匆匆进入主楼,直上三层,仔细辨别了大‘门’上的家族徽记后,方轻叩‘门’环扉。

    “进来。”从‘门’后传出一个冰冷而清脆的声音,厚重的古铜大‘门’自行开启。

    子爵走入大‘门’,‘门’后是个宽阔的大客厅,厅内每件家具饰物都至少有上百年历史,细腻且无处不在雕饰繁复得恰到好处,即诠释了华丽,又不过分密集。在大沙发上,坐着一位黑衣血族少‘女’,正自翻看一本厚重古卷,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子爵血核的脉动不由自主地加快了些,呼吸也有些粗重。然而他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心绪,没有触到失礼的边界。

    沙发上这位少‘女’虽然‘私’底下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美丽的血族之一,能与夜之‘女’王比拼容貌,但同时,她的恐怖实力也已经得到证明,随便伸出一根手指,就能够碾死一打的子爵。

    “夜瞳殿下,有位来自下层大陆的子爵自称是您的族人,想要见您。”

    夜瞳依旧在看着手中古卷,道:“下层大陆,我的族人?是谁家的分支吗?”

    “不,他说来自永夜。”

    “永夜?”夜瞳终于抬起了头,思索片刻,道:“让他进来吧。”

    片刻之后,一名血族子爵出现在夜瞳面前。他一头淡灰‘色’的长发显得有些凌‘乱’,眼瞳中的血‘色’暗淡无光,脸‘色’苍白如纸,眼眶则是深深陷了下去。作为一名子爵,他显然‘混’得十分落魄。

    他先是盯着夜瞳看了一会,过了片刻方才醒悟自己的无礼,急忙低下头,问:“您是夜瞳殿下吗?”

    夜瞳双瞳深处泛起血‘色’,将他映在瞳中。在一股‘混’浊的血气味道中,她找到了一点熟悉的味道,和久远记忆渐渐重合,也唤醒了那些已经沉睡的、血脉觉醒前的记忆。

    “领地上……现在还好吗?”夜瞳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