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祠堂

    ;

    一座古朴的祠堂中,一个蒲团上躺着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年身上冒着冷汗,蜷缩着,身体时不时颤抖一下。双手搭在胸口,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突然少年大叫了一声:“不。”然后猛地坐了起来。睁开眼睛看着前面的灵位,深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彻底放松了下来。

    低头谩骂了几句,十分的不高兴,自言自语的说道:“靠,什么鬼,又做同样的噩梦了,还真没完了,做了十多年就不能给我换个新鲜的梦,真没意思。还好老子不是梦中那人,要不然看到这么多亲朋好友的惨死肯定会疯掉的。”

    少年站了起来,擦了擦身上的冷汗,重新恢复往日纨绔的表情,在祠堂中四处蹦哒。

    少年名为木啸天,乃轩灵岛木家的四代修士,颇有些仙资。但为人做事倒是让其余人所看不起。纵然在木家数次四代切磋中木啸天都获得过第一,但许多人都对其不看好,包括木家本族的人。一致认为木啸天在修仙路上不会走的太远。

    因为性格,木啸天在轩灵岛中朋友极少,就算是木家本族中能和他说的上几句话的也不多。唯一的朋友便是马家一位姑娘,名叫马言羽,与他一般大。

    木啸天前几日听闻她为了突破凝气后期而导致自身血气亏损,顿时十分的着急。木啸天知晓孙言羽在孙家不受待见,此番受损几乎家族没有帮助她弥补。

    于是木啸天想自己弄一血气果给她,助她恢复血气。但自己身上没有血气果。原本想去自己的十三叔讨要,毕竟他是掌管分配资源的。但是木啸天高估自己的脸面了,不管怎么哀求都没有得到。气急败坏的木啸天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去家族灵草园盗窃血气果。

    昨日,就是木啸天施行计划的日子。原本以为很难,毕竟自己只有凝气后期的修为,但不知怎么了,木啸天运气特别好。首先是偷偷潜入灵草园时,发现园中的离火奎业阵没有开启,而且固灵阵的威力不足平时的六成。凭借自己阵法的天赋,生生打开了一个缺口潜入灵草园,摘取了两颗血气果给孙言羽送去。当然不敢告诉她这是偷来的。送给她之后,木啸天只是与她闲聊了几句然后便返回了。

    刚一到家木啸天就被自己的父亲木傲天逮了个正着。木啸天的父亲一听说灵草园丢失了两枚血气果后,回想木啸天一听到孙言羽血气受损的样子。便猜想是木啸天偷的。刚开始木啸天还是不想承认的,但在父亲一番折磨下,木啸天终于说出了实情。原本木啸天会被父亲好好的惩罚一顿的。后来转机出现了。

    先是木啸天的母亲孙玉梅过来给自己求情,平息了父亲一些怒火。随后木家当代家主,木啸天的大伯木傲广因事找自己的父亲赶来。顺便也给木啸天求了情,并答应此事他会处理好,只是告诫木啸天不再做这样的事。木啸天的大伯是极其不多看重木啸天的人,他认为木啸天极具天赋,尤其是阵法制符方面,只要稍作培养日后的成就定然不低。

    木啸天一听立马就同意了。就这样木啸天免除一场惨重的处罚,改成到祠堂思过一个月。并且一身凝气后期的修为被自己的父亲木傲天所封印,说什么要磨砺一下自己浮躁的性子。于是昨日便来到这祠堂中。

    要说这祠堂,则要从轩灵岛开始说起。轩灵岛由四大家族掌控,分别为文家,木家,孙家,马家。

    木家所在的木灵山位于轩灵岛最东边靠海,高百丈,连绵数百里。为木家大本营。木家祠堂位于半山腰间,祠堂一般用作后辈犯错思过之处,另外的目的就是为了后世子孙缅怀祖先功绩之用。

    终究是安放祖宗灵位的地方,还是会有人来看守。看守祠堂的是木家三代弟子木傲胥,真人初期的修为。

    原本木啸天在家族中是最经常来祠堂的,因为木啸天经常犯错,一犯错便会被父亲安排到祠堂思过。

    但是此次最长,而且修为也被封印了。加上看守祠堂的木傲胥有事离开,便直接将祠堂封住一个月。因此现在祠堂只剩下不安分的木啸天了。

    木啸天昨日来的太晚,加上修为便封印,于是一进祠堂便倒在蒲团上面睡着了。

    醒来后发现自己饿了,于是急忙拿出昨日胥叔给的几颗辟谷丸,吞了一颗。

    边吸收辟谷丹中的灵力,木啸天便说道:“不就是偷了俩个血气果吗?真不知道老头是怎么想的,非的把我罚到这里思过。唉,封住我的修为就算了,还让胥叔将整座祠堂都给封住了,有意思吗?”木啸天说到这里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带有些怒意的说道:“一点意思都没有。”

    吸收完一颗辟谷丸后,木啸天瞬间感觉不饿了。于是将剩下的两颗放在玉盘上,留作下次服用。

    辟谷丹一颗可维持凡人十天的能量。木啸天现在没有了修为与凡人无异。

    木啸天在蒲团上坐了一会,然后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眼睛瞟来瞟去,说道:“太无聊了,这胥叔也真是,为什么就一定要把祠堂给封印住啊!搞得我现在好无聊的,真心一点意思也没有。”

    实在是没有什么可做的,木啸天便开始好好参观一下自家的祠堂。以前来此时间比较短,而且自己经常偷偷摸摸的逃走。根本没有闲功夫好好看一看这祠堂。

    但这次不一样了,封住修为,自己无法修行。封住祠堂,自己根本无法逃走。所以呢,才会去看看祠堂。

    将祠堂中所有的灵位扫视了一遍木啸天凭借自己对家族的了解,知道这些灵位的主人皆是木家五千年来几乎所有的真君修士。当然有些是真人,但也是为家族做出很大贡献的。

    而祠堂最中间供奉的是木家五千年来唯一的道君老祖木鸿飞,而且此这位老祖也是五千年前带领四大家族来到这北海瀛洲海域建立立足之地的四大道君之一。几乎收到每一代木家弟子的尊敬,木啸天也不例外。

    木啸天一看到老祖木鸿飞的灵位后,立马跪着,十分虔诚的向灵位拜了拜,便拜便念叨着:“后世最优秀的子孙木啸天诚心诚意像老祖扣拜。”拜完后木啸天又回到纨绔状态,嬉皮笑脸的对着灵位说道:“当然咯,还望老祖保佑我以后做好事别被我父亲抓到。”木啸天愣了一下,接着嬉笑着说道:“老祖,你既然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哈,就这么说定了。”

    随后木啸天站了起来,仔细看了看灵位上面的字,感觉有些奇怪。一般情况下灵位上面写的应为了中间,而老祖灵位上的字则偏下,上面留有很大的空间,足够再写下一个字的。族中流传的是老祖自感寿元不多了,自己做的灵位。而且做完后老祖便离开轩灵岛,至此再也未回来。木啸天十分的不解,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挠了挠头说道:“我怎么感觉这上面少了一个字啊!以前还真没发现啊!”

    想不明白的木啸天索性不去想了。突然木啸天想到胥叔交待自己的话,不许自己碰老祖留下来的东西。木啸天眼睛一亮说道:“老祖留下的东西,五千年了,长辈们还留着,那说明肯定是好东西。嘿嘿……我的好好看看。”说完,木啸天便上前去寻找。

    四处搜索了一番,终于在木鸿飞老祖的灵位后面找到三样东西。虽然木啸天没有了修为,但依旧能看出这三件东西像是平凡之物。

    那根竹笛和那块石头一看都是凡品。只是这块破损只剩下三分之一的玉符倒是看上去不平凡。

    从玉的品质上看去,顿时感到很不平凡,估计之前这块玉的级别不低,或许应该是破损后灵力流逝,到现在已成凡品了。

    叹了叹息,木啸天脸上尽是失望的神情说道:“什么鬼,两件凡品的东西,另外一个破损了也已经成为凡品了。唉,老祖怎么留这三样东西干嘛。倒是这破碎的玉石上面的符文还是可以研究一二的。”

    随后木啸天拿着玉石仔细看了看,发现玉石上面的残破符文非常复杂。尽管木啸天在阵法与制符上颇具天赋,一瞧这符文,便立刻觉得不简单。

    经过很长时间的观察,木啸天越看越觉得此玉符有些熟悉,但总是想不起来。回想很长时间后,才想起来。木啸天仰着脑袋,脑海中充满的问题,脸上的神情也极其沉重,皱了皱眉头说道:“诶,这怎么看上去像我梦中所梦到的那块玉符吗?这还真的很想啊!这是什么情况……”

    传说玉能蕴养人性,经过长时间主人的抚摸诉说,能够记住主人所说的话。但要开启这些话语,则靠的不是修为,不是运气,而是天意。

    木啸天极其的不解,于是右手握着残损的玉符,大拇指顺着符文轻抚着玉符。此时的木啸天神情严肃,心里像是在思考什么。

    突然耳旁传来丝丝话语声。隐隐约约听到一青年的悲惨的声音。只听见他说道:“纵轮回万年转世千次我亦归来报仇雪恨……”

    后续的声音变得有些杂了,完全听不清楚,或许是玉破损的缘故吧!

    待青年的声音消失后,另一道苍老的话语随后也传了过来。带着一些悲伤、带着一些不甘、带着一些痛恨。

    “我道玄圣宗传承数万年,乃神洲八大圣地之一,如今已然覆灭,不甘啊,不甘……”

    “弟子无能,无法重立宗门,愧对列祖列宗。”

    “想我道玄宗如此优待尔等,尔等却在关键时刻背叛,司徒家族你是我道玄宗覆灭的罪魁祸首。恨,恨,很……”

    “老夫发誓,死后将一生精气聚于双眼,置于玄湖之畔,要亲眼见证我道玄宗崛起。”

    这一道道声音传入木啸天耳中,顿时木啸天被其感染,双眼忍不住流出眼泪。

    忍受不住了,木啸天便大声嚷嚷的说道:“我为什么要难过,这些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又与我有什么样的关系。”

    此时木啸天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今日所看到所听到的都与自己有关。而且刚刚那道苍老的声音应该是木鸿飞老祖。他的这些话让木啸天陷入困惑当中,什么道玄宗,什么司徒家族,这些木啸天从未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