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要出事

    为重光的搜索引擎项目奠定了技术基础之后,胡一亭接着便去拜访了夏老。,: 。

    得知重光将要启动中国芯计划,夏老师似乎毫不意外。

    “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夏老用慈祥的眼神注视着胡一亭,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不用顾虑,你尽管说。”

    “嗯。”胡一亭心下感动,点头道:“就想让您老人家帮我主持一部分课题的攻关,让曹‘玉’暖他们都能参与进来。”

    “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夏老笑了起来,“我以为什么大事,这样吧,你有空把项目计划书送来,我看看,有些课题要能申请国家科技攻关项目的,我就选一两个,这样好歹经费不用愁,呵呵呵呵。”

    “谢谢夏老栽培,因为有您我才有今天。”胡一亭感‘激’道。

    “瞧你说的,我一把老骨头能有什么用,看见你们年轻人一个个比我们当年要强,我心里就高兴。”

    从夏老处出来,胡一亭心情极好,回到公司就开始布置中国芯研发计划,当然是基于x86架构的设计,会议连续开了一周,康耀祥、吴市欢、江运顺、罗争等三十几名核心技术人员被胡一亭分配了任务,初步拟定了开发计划。

    胡一亭并没有打算步子迈得太大,和大家商议之后,打算第一步先搞486处理器,因为目前国内0.8微米制程技术足以应付486处理器的制造。

    在向夏老提‘交’了重光的研发计划之后,夏老欣然决定,把研究生课题全面向重光的中国芯计划转移,并向上级申请国家科研经费支持。

    而罗争经过半个月里的不懈努力,一口气如同渔夫收网般,从畅想挖来了七十几名青年技术骨干,这个效率令胡一亭瞠目结舌,吴桐更是笑称罗争几乎把畅想给掏空了,这里面光是罗争的清华学弟学妹就有二十余人,计算所研究生十余人,吴桐对胡一亭笑称,她听别人说,为了这次大面积挖角事件,畅想刘董怒不可遏,在技术部‘门’开会时整整拍了有十分钟的桌子,摔了杯子,手指头都拍出了血,除了怒骂罗争不识抬举恩将仇报,技术部‘门’缺乏向心力之外,便是痛骂重光做事不知分寸,无耻卑鄙。

    胡一亭原本听了这话一笑了之,并没往心里去,可隔了两天后,电子工业部突然来了一份通知,要求重光规范竞争行为。

    这没头没脑的通知让胡一亭有些纳闷,又觉得屁大点事不值得去关注,索‘性’便放下不管,王丽丽找人去电子工业部里打听,还没等打听到个头绪,可没想到接下来却出了事。

    六月下旬,经济日报上突然发了一篇文章《恶‘性’竞争成就不了伟大企业》,文章中写到“没有哪家企业能够靠恶意挖角来成就自身的伟大,在改革开放的今天,企业不妨以开阔的视野,实现与国内同行的协同竞争”。

    报纸是王丽丽直接拿来胡一亭办公室指给他看的,“这简直是指名道姓了!”王丽丽忧虑道,“这下风头对我们可不利,这篇文章不但发在《经济日报》上,还同时被《科技日报》转载了,两份报纸发在同一天,明显是商量好的!”

    胡一亭皱起眉,继续往下看,见文章中接着便直截了当地写到:“近日,畅想集团与重光集团两家同城同业企业之间,展开了异常‘激’烈的口角,畅想集团声称重光公司通过各种手段,对其进行大面积的恶意挖角,严重破坏了企业的正常运营与科研开发,给畅想集团所承担的多个国家科研项目进展‘蒙’上了一层‘阴’影。而重光公司则声称自己所作所为完全符合市场经济规律,并不是恶‘性’竞争,双方各执一词,已经成为近日国内商界的热‘门’话题。”

    “‘乱’扣帽子。”胡一亭沉着脸道,“贸工技的公司,他们有个屁的国家科研项目。”

    之后文章开始评论道:“近年来,类似恶‘性’竞争行为在国内还发生了不少,比如一些地方为了引进外资,一味压低土地价格与其他省市竞争,还有些企业为了打击对手,甚至不惜亏本出口,最终只依靠国家退税来勉强保本。这些恶‘性’竞争行为不但损害了企业的声誉,而且对整个行业造成负面冲击,甚至影响了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重光集团的歪招使得畅想集团损失惨重,多年来培养的一批国家技术骨干流失殆尽,严重加剧了企业的经营风险。”

    胡一亭用手指重重戳着报纸道:“其心可诛!其心可诛!这两个例子举的是什么意思?是有什么暗指吗?我们重光可不是外资!也没在拿地的时候利用地方政fǔ之间的竞争来渔利!这不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吗!这不是抹黑被我们投资的福州市和湖山市的当地政fǔ么!还特么亏本出口!重光什么时候亏本出口过任何产品了!真特么敢写!”

    胡一亭忍着怒气往下看,文章中继续写到:“重光和畅想发生矛盾的内情外界仍无从知晓,但从目前畅想指控的事实来看,不少恶‘性’竞争行为已经超出了商业竞争伦理的底线,违反了我国93年制定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甚至有可能触犯了相关的刑事法律规范,其中有可能设计商业贿赂和商业间谍行为。”

    胡一亭越看越气,撮着牙‘花’子骂道:“还真特么敢写!丫‘挺’的真特么敢写!”

    文中对于重光的指控还在继续:“要避免严重的恶‘性’竞争行为,司法机关的介入显得十分必要,目前在处理一些企业间,尤其是同一地区的企业间的矛盾时,部分地方出于发展和税收的考虑,会尽量安抚双方企业,希望以此缓和矛盾,留住企业。这样的初衷可以理解,但行政干预难免有失公允,即便‘一碗水端平’也常常难以服众,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调解缺乏对于违法者的处罚,只会让恶意竞争变本加厉。”

    胡一亭看到这里不禁背心发寒,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往下继续读,见文章写道:“因此,通过司法部‘门’的介入,让矛盾得到公开、公正的裁判,让违法者受到法律的严惩,更有助于双方的良‘性’互动和理‘性’竞争。只有警方及时介入调查,才能大大缓和双方的矛盾,维护市场的公平、正义。”

    看到这里,胡一亭抬头望着王丽丽,“这是要搞我们!”

    王丽丽神情严峻地点点头:“我怕要出事,已经告诉罗争和吴桐,接下来几份合同签完,暂时停一停。本来我们打算接着把对面畅想微机生产部经理乔易还有他手下十几个青年技术骨干给挖过来,乔易是我们之前挖的乔容的亲哥哥,两人都是北航毕业的,乔容说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让他哥带着人跳槽过来。可现在风头这么紧,我觉得暂时压一压的好。”

    “你看着办。”胡一亭道,接着继续往下读文章。

    “要规避恶‘性’竞争,除了强化法律的约束外,企业加强自身创新能力建设尤为重要。可以说,恶‘性’竞争突显的是企业创新能力不足的问题。部分企业创新能力有限,窃密、模仿、诋毁,便成为它们赖以生存的手段。

    应该说,重光与畅想同为计算机领域的翘楚,都具有一定的创新能力,但两家企业的业务结构高度相似,都偏重计算机研发与生产。这样的同质化竞争无疑加剧了正面冲突。这种市场正面‘交’锋,正是‘诱’发矛盾的直接导火索。”

    看到这里胡一亭怒极反笑:“写文章的这个人不是蠢就是坏!我们重光和畅想都是计算机领域的公司,所以就是同质化竞争?特么我们重光跟畅想完全没有产品的‘交’集好不好!”

    继续看下去,文章写道:“竞争本是‘激’发企业活力、促进市场繁荣的催化剂,但如果企业采用无底线的竞争手段,就只能换来适得其反的效果。只有在商业道德底线之上,不断增强自身实力、公平竞争,才能营造出企业长足发展、消费者真正受益的健康市场秩序。一个企业如果连基本的商业底线都守不住,又何来企业的品牌美誉度,更谈何伟大?

    打铁还需自身硬,没有哪家企业能够靠恶意攻击对手来成就自身的伟大。在改革开放融入世界的今天,中国企业面对的更是全球的竞争。企业不妨以开阔的视野,强化自身创新能力,力求差异化竞争,在各自的细分市场赢得客户,实现与国内同行的协同竞争。”

    看完全文,胡一亭压住怒火,一手抚额,一手用指节在报纸上咚咚作响地狠狠敲着。

    “狗屁不通!恶毒诬陷!这是诽谤!”

    “要不要采取法律手段?”王丽丽问:“我已经让法务部开始研究了,可以立刻对这两家报社发出律师函,以起诉进行威胁,争取让他们公开道歉,或者直接起诉,然后再找和我们关系好的媒体进行客观如实的报道。”

    胡一亭沉默着,有些拿不定主意。

    被狗咬一口,这时候是该打狗呢?还是该打放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