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媒体对峙

    “暂时不要发律师函,这是最后的手段。。 ”胡一亭左思右想后终于拿定了主意:“王姐你联系这两家报社的领导,请他们聚聚,沟通一下,把误会给他们解释清。”

    “这恐怕不好办。”王丽丽迟疑道:“你说他们能和我们坐下来谈吗?他们这么明摆着地对我们口诛笔伐,而且同一天发文和转载,背后肯定有人居中协调,有人背后‘操’纵,人家事先已经做了安排,恐怕不是我们请客吃顿饭就能搞定的。”

    胡一亭心里有些烦躁起来,他觉得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要比研发麻烦多了,“你发个律师函就能解决问题了?这两家媒体眼下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你觉得他们能道歉吗?”

    王丽丽点点头:“我知他们八成不会道歉,但我们先用法律威慑压住他们,万一他们还有后续跟进的文章,也得考虑考虑后果。同时我们通过关系好的媒体发一些解释‘性’的文章,进行舆论引导,这样一来容易把事情平息下来。”

    “这样吧,饭还是要请的,具体要不要发律师函,根绝吃饭的效果来定。另外解释‘性’的文章你赶紧叫公共关系部准备起来,明天我就要看到见报。”

    “好,我这就叫人办。”王丽丽表情严肃地答应着,“这事我看不会这么简单结束,应该请胡老师赶紧来北都主持公共关系部。”

    “我爸?他来了也未必有好办法。”胡一亭苦笑道:“不过你说得对,他老呆在湖山也不是事,那就请他来吧。”

    王丽丽走后,胡一亭想了想,觉得畅想动用舆论手段对重光的冲击很有限,虽然文章很凶狠,但一不影响销售,二不影响招人,畅想这么干也是‘挺’无聊的,顶多让自己看了文章后添添堵罢了,于是便把这件事放下,重新扑进研发中。

    第二天胡一亭刚到办公室,总裁办前些日子刚给他找的秘书姬盈盈就连忙拎着保温桶跟了进来,拿出‘肉’包子,倒出温热的豆浆。

    “谢谢你小姬。”

    “胡总您别客气。”姬盈盈盈盈一笑:“王总刚才来过来,见你没再就又匆匆忙忙的走了。”

    “昨晚我忙的很晚,有什么事吗?你怎么不上楼叫我?”

    “王总叮嘱我,说不让打搅您休息,我这就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您过来了。”

    “嗯。”胡一亭嘴里塞着包子:“就搁这打吧,开免提,我听听什么事。”

    电话拨通后,王丽丽听说胡一亭在旁边,直接就道:“胡总你赶紧吃早饭,我这就过来。”

    胡一亭一脸茫然:“什么事啊,不能在电话里说。”

    姬盈盈站在办公桌边,笑了笑道:“胡总您慢慢吃,身体最重要。”

    胡一亭点点头,经过这两天磨合,他对这个来自江南水乡如秀水暖风般的姑娘很满意,这‘女’孩本科学的数学,结果却又在北大本校的光华管理学院考了mBa硕士,一听说总裁办要给胡一亭配秘书,吴桐立刻就选了刚在她手下ssc干了不到一个月的姬盈盈过来,说她心很细,办事很有条理,对财务和人力资源都能上手,跟胡一亭干几年成熟之后,就可以外放去别的部‘门’或驻外办事处主持业务。

    胡一亭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飞快地把包子塞进肚里,正喝着豆浆,王丽丽就冲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叠报纸。

    见姬盈盈在,王丽丽也不叫胡一亭全名,“胡总你看今天的人民日报。”

    胡一亭接过来,在法制版一眼就看见了转载的那篇报道,气的把豆浆从鼻孔里呛了出来,狼狈道:“怎么搞的!这是要干什么!刘董他疯了吧!”

    王丽丽严肃道:“昨天我叫公共关系部的申睿去请两家报社领导吃饭,结果碰了个闭‘门’羹,今天法务部一大早就把律师函发出去了。结果没想到,居然被人民日报转载了这篇文章,看来畅想那边是不想善罢甘休了。”

    “申睿他爸原来不是经济日报的主编吗?怎么这点事都办不好!”胡一亭心情恶劣,感觉眼前‘蒙’了一层‘迷’雾,看不清畅想究竟要干什么,“你叫他过来,我亲自问他。”

    王丽丽拦住到:“不必问了,申睿跟我诉苦,说新主编是上面空降的,跟他爸不对路,不过他已经打听到,经济日报的这篇文章是有上面宣传口的人拿来,指定给他们发的,不是他们自己‘弄’出来的。”

    “宣传部‘门’这是要干什么?拿我们重光树反面典型?”胡一亭皱起眉头苦思道:“我们没得罪他们呀?上次江总来视察,宣传部‘门’的人也在呀,都客客气气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畅想的能耐就这么大?”

    “这是申睿托关系联系《法制日报》、《北都日报》发的文章,帮我们解释了关于这次挖角的原因。”王丽丽把两份报纸摊在胡一亭面前,“胡总你看,这里,还有这里,多亏申睿他爸帮忙,不然真是没法赶在今天排版了,落个老大个人情呢。”

    胡一亭沉着脸细细读起两篇文章,见它们一篇是首发一篇是转载,显然学了畅想之前用的手法,文章里详细解释了这次挖角。

    胡一亭见文章中说:“……这是非常正常的人才流动,是市场经济发展向好的标志,是改革开放的‘春’风下出现的进步商业行为,高素质人才从低科技企业向高科技企业流动,向能够发挥自己专长的领域流动,向高收入岗位流动,是大势所趋。重光作为肩负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未来的民族企业,能够有今日的成功,正是因为采用了不拘一格识人、用人、选人的人才提拔和人才‘激’励机制,才有了成立近一年多来的飞速发展。

    一些企业在指责重光挖人的同时,是否应该反省一下自己因循守旧的管理模式和落后的薪资结构,而不是一味的指责别人开出高薪呢?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如果一家公司的薪酬结构令员工缺乏归属感和向心力,那么是不是该从自身找找原因呢?听说畅想至今拖欠当初许诺员工上市后应得的股票,这难道不令人寒心吗?……”

    胡一亭看完文章,放下报纸道:“写得好,说得痛快!”说完又仔细看了作者名字,“王军?这是谁?”

    王丽丽笑道:“你忘了?上次宣传部‘门’派来采访你事迹的那个。”

    “噢!他呀!你看我这脑子。”

    “呵呵,上次江总视察之后,他根据领导指示来做专访,给我们留了联系电话和方式,昨天我们和他一联系,他就痛快答应了,昨天下午我们整理好了材料,就直接去了他家,王强赶在晚饭前就‘弄’出了这篇稿子。”

    胡一亭心情好多了:“这下总算是有个说理的地方了,嗯……你再活动活动,争取让人民日报把我们的这篇解释文章也转一下,这才公平嘛。”

    王丽丽皱眉道:“我看没这么简单,你王姐可是毕业就在报社工作的,这种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前一天往东后一天往西,这不是打自己脸吗?你让编辑的面子往哪搁?更何况是人民日报的文章,既然登了总是要达到目的的,可不是随便登的。”

    胡一亭想不出有什么后果,只得道:“我爸呢?他什么到北都?”

    “胡老师的飞机下午到,我已经安排人去接了。”

    胡一亭点点头,觉得此事应该差不多结束了,双方既然各执一词,那就僵持一下呗,几天后时过境迁,谁还能记得这档子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