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事态恶化

    

    王丽丽被胡一亭要求,去尽快和《人民日报》方面通气,把这篇章的问题给解释清楚。 她离开后,胡一亭问站在一旁默默听着的姬盈盈:“还有什么事吗?”

    姬盈盈赶紧道:“根据您的指示,芯片设计部门把3dfx公司的新产品voodoo显卡和显卡搭载的显示芯片做了分析,委托微电子所扒下来的芯片电路和版图已经存在服务器了,康总午叫吴市欢把分析报告书送来了。”

    “吴工亲自送来的?呵呵,他怎么说的?我看他最近挺喜欢和你聊天的。”

    姬盈盈忍住笑道:“我也听不大懂,吴工跟我说微电子所这笔委托费花的不冤,他们帮我们去层、染色、拍照,解析了芯片内部存储区的明码区和暗码区,还抠了铝层图像做了电路分析,绘制了主要门级电路设计。别的我听不懂了,反正他们最近成立的显卡项目组正研究着呢。”

    “那是,花了我们五十多万呢!东西在哪儿呢?”胡一亭闻言便微笑起来,对研发他可对媒体有信心多了。

    姬盈盈赶紧转身从贴墙的小件柜里抽出一个她一大早刚放进去的蓝色件夹。

    胡一亭接过来打开,低头查看,“你去忙吧。”

    “胡总,早一位叫李虹的小姐打来电话,说午要送钥匙过来。”

    胡一亭懵懂了几秒,反应过来,想起童牧昨天在电话里说过,房子已经装修好了,钥匙在李虹那里,会让她送来。

    想起当初买房时李虹把自己当成个刚从音乐学院毕业的穷学生,胡一亭不由有些头疼,待要不见,让姬盈盈代替自己去拿钥匙,却又很失礼,只得硬着头皮道:“嗯,到时候你提醒我一声。”

    “好的,胡总你有事叫我。”姬盈盈转身出了办公室。

    胡一亭刚从服务器调了资料下来,和手头的分析报告对着看了一会儿,康耀祥又找门来。

    “胡总你在看那块voodoo呢?”

    胡一亭抬头:“对呀,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是想,以后逆向工程我们完全可以自己做,湖研所那边的设备可以,我昨天和奚龙山通电话问过了,奚龙山拍胸脯说没问题。”

    “是吧,那好,我之前是怕他们工作刚开展不久,所以没给他们。”

    康耀祥道:“呵呵,奚龙山刚当湖研所代理所长,积极性很高,现在他们已经按照你给的那套镜头参数,绘制出了80%的图纸,正在联系长光所出样报价。”

    胡一亭点点头:“我对他还是挺放心的,原214所技术骨干能几乎全部留下,他是出了大力的,本人又是dsP芯片制程专家,应该能够胜任这个所长。”

    康耀祥点点头:“我是跟你说一下,你不反对我以后把逆向工程都安排他们干了。下周我要去浦海,那边因为地基打到弹簧土,工程进度慢了两周,得催一催。”

    “好,注意休息。”

    “放心吧,我把活都安排好了,吴市欢和江运顺都不错,能顶大梁,夏老的学生真不是吹得,手里都有两下子。”

    “哈哈。”

    康耀祥走后,胡一亭继续埋头看voodoo的设计,为了重光进军显卡的计划,他首先要借助对这款时下最先进的3d处理芯片的技术分析,把自己在3d显示芯片的知识从头梳理一遍,再开始自己的抄片大业,这样才较稳妥。

    临近午时,公司里突然一下子闹开了。

    外面声音很大,胡一亭思路被打断,忍不住皱眉起身,还没等他出去,姬盈盈跑进来,满脸惊慌道:“胡总,不好了,公安局的人来了,说要拘留罗总。”

    胡一亭一下子懵了,慌道:“王总呢?”

    “王总去机场接人了,刚走不久,刚才总裁办正打她手机。”

    胡一亭冲出办公室,一路跑去罗争的办公室,见门口站着两个警察,周围围了一大圈的员工,都愤怒地嚷嚷着,拦着不许警察进办公室带罗争走。

    胡一亭远远看见吴桐堵在办公室门口,红着脸怒道:“有拘留证也不行!凭什么拘留?你们有法律程序没有!有什么证据说罗总挪用公款!罗总离开畅想时清清白白的,工作交接没有任何问题,要是有问题畅想怎么可能放他走!”

    蔡逸护在老婆旁边,吼道:“你们抓人要讲证据的!别拿拘留证吓唬人!有话去法务部说!今天人不能让你们带走!”

    吴市欢、江运顺、赵鹤、康耀祥等人也围在旁边,一脸激动而不安地神情。

    胡一亭赶忙跑前去和警察打招呼,两名警察绷着扑克脸,给胡一亭出示了证件和拘留证,胡一亭这才知道他们是海淀公安局的,因为畅想报案,所以要带罗争去审问。

    这时法务部的律师终于也赶到了,刘仁宽早带着法务部全部人员去了两家报社送律师函,并在对方社内用法律语言严正恐吓威胁了一番,阐明了后果,之后又去知识产权局查询办理相关业务,这时候刚回来遇这么大的事。

    刘仁宽仔细看了拘留证,严肃道:“你们有法院命令吗?人家报案你们拘留啊?罗总是我们重光央研究院副总裁,不是马路随便一个萝卜白菜!我还报案畅想董事长贪污呢!你们抓不抓?”

    其他两名律师虽然也都是负责知识产权方面的,但科班出身的他们对刑法也不陌生,跟着刘仁宽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与警察进行对峙。

    两名警察这时如坐针毡,之前被一群职员围着,他们觉得顶多磨蹭个把小时能把人带走,可这回被三个律师围住,事情有点难办了。

    带队的警察此时觉得头大如斗,只得道:“等等等等,这样吧,我给所里打个电话,你们先不要急,我们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胡一亭赶紧前拉住刘仁宽到一边:“立刻联系相关律师,必须做到万无一失。”

    刘仁宽点头:“胡总你放心,我这联系。”

    胡一亭又挤进办公室,见罗争一脸哭还难看的苦笑,忙安慰道:“别急别急,罗总你放心,这官司是花一个亿,我也帮你打赢了。”

    罗争摇着头反复地嘟哝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