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解释

    带队的警察在与派出所领导通了电话之后,回来严肃告诉重光众人:“各位同志,我们警察是讲道理的,绝不会‘乱’抓人。.: 。这件事我给你们解释一下,这个案件是畅想总裁室与财务部的人先通知了计算所内保科,之后计算所内保科通知我们派出所来抓人。现在畅想方面已经带着证据去法院和检察院准备起诉了,所领导要求尽快把罗争带回去审讯,配合法院和检查机关调查。”

    说完后,这名中年警察叹口气道:“计算所是中科院部‘门’,他们内保科和我们派出所是平级的,他们通知我们协助办案,我们也没办法。”

    刘仁宽皱眉道:“这位同志,我可以向你保证,这其中有误会,罗总百分之一百是清白的。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给你们所长打个电话,你们先不要急着拘留,如果检察院向你们要求抓人,你们再来也不迟,我们重光这么大的公司,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嘛!”

    吴桐这时也缓了下来,温言道:“对嘛,警察同志,我让罗总陪你们到我们公司贵宾室坐坐,有问题可以面对面拿出问,一是一二是二,咱们把误会解释清楚,何必动刀动枪的呢,拘留那是对敌人用的手段,怎么能对无辜的同志这样‘乱’搞呢!在事实没查清楚之前,你们这样做是要犯大错误的!”

    两名警察这时一个脑袋有两个大,面对眼前的突发状况,实在是没有勇气大打出手把人带走,何况这是在三个律师的眼皮子底下,除非豁出去不要这身警服了,否则断然不能搞出这种极端手段,毕竟一旦坏了事,到头来背黑锅的总是他们这些一线基层干警。

    年轻的警察无奈地看着带队警问道:“高叔,你看怎么办?”

    这名叫高叔的带队警官也无可奈何,想了想,觉得这时候还是要靠说服教育,不能硬着来,毕竟面对的都是些高级知识分子,不是偷抢爬拿的‘毛’贼,真要出了事,恐怕最先倒霉的就是自己。

    “那行,刘律师你和我们所长谈谈吧,另外你叫罗争出来,我们问他一些问题。”

    眼看着局面向缓和的状态发展,胡一亭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下了些,他亲自带着警察和罗争进了重光公司的会客厅。

    两位警察进了重光的贵宾会客厅,刚坐下高叔就发现这里不一般,只见墙上挂着大幅照片,有李总当初和刚刚解开庞加莱猜想的胡一亭的合影,有江总参观重光公司时挥着手与身边众人谈笑风生的照片,还有被装裱在云纹蜀锦上用金‘色’玻璃框罩着的题词,高叔一看落款,确认是一号首长的手迹无误。

    身边的小警察看了这里的阵仗,心里也是一阵狂跳,他是个聪明人,于是再不言声,自看着高叔,打定主意绝不出头。

    高叔的脸这时候也绷不住了,本来如寒霜般严峻表情像是突然融化了般,‘露’出尴尬一笑:“江总也来过你们重光啊。”

    胡一亭笑道:“对,过年前来的,我们是一家高科技企业,虽然一般老百姓没听过我们公司的名字,觉得不如畅想的牌子响亮,但我们其实光是‘毛’利润都比他们的销售额要高。”

    说着胡一亭笑了起来,在沙发上往后一靠,对吴桐道:“我没记错的话,畅想去年的销售额是47亿吧?吴总你给高警官介绍一下。”

    吴桐倔强的昂着头,骄傲道:“对,畅想去年销售额47亿,我们的‘毛’利润也差不多47亿,至于‘毛’利润就不用说了,我们比他们翻了十倍。”

    听了这数据,高叔的汗下来了,隔行如隔山,他对科技行业并不了解,只知道单位的电脑是畅想牌的,在他心目中,畅想可是鼎鼎大名的中国电脑品牌。可没想到,今天居然到了一家自己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的企业,一个对他而言可谓名不见经传的公司,结果人家的盈利能力却是十倍于畅想!

    高叔心里突然冒上来一句话“包子有‘肉’不在褶上。”

    这时候,他再琢磨眼前这件事,畅想对重光的一个高级管理人员进行起诉,高叔立刻琢磨出味儿来了,“‘奶’‘奶’的,这不就是商业竞争嘛!畅想这是在玩盘外招呢!这事根本没那么简单!所长和我们全傻帽了!”

    胡一亭见高叔的态度已经大有改观,想必是已经对自己的任务产生了怀疑,于是笑道:“高警官,我看得出你是明白人,能看得出这里面水有多深。总之我建议你,向你们领导详细的再反应一次,把我们重光是一家怎样的企业说清楚。”

    吴桐立刻道:“对,起码在法院和检察院提出要求之前,你们公安不要擅作主张,否则我们一定要向中央领导讨个说法。我们重光公司里这么多员工,来自五湖四海,从别的公司跳槽过来的大有人在,要是都用这个法子坑我们,那我们还搞不搞研发了,今天畅想抓个罗总,明天英特尔报警,那你们是不该抓我了?”

    高叔被说的不住点头,初来时的气势全无,“你说得对,这次是我们有些仓促了,主要是畅想那边提出了要尽快抓人防止逃跑的要求。”说到这,高叔一脸尴尬地笑着道:“嘿嘿……我们也是很被动,万一被人跑了,追究起来那就是我们的责任了。”

    这时刘仁宽拿着手机走进会客厅,“高‘波’同志,我和你们所长通过电话了,他说要你问问罗总,关于畅想‘交’换机项目的开局奖励是怎么回事,两万八的奖金是不是他自作主张挪用公款发下去的?这笔钱至今没销账呢。”

    说着刘仁宽把手机‘交’给高‘波’,高‘波’和他们所长核对之后,便对罗争道:“罗争你解释一下吧。”

    罗争之前一直低着头一声不吭,闻言突然抬起头,胡一亭见他两眼满是怒火,显然是气急了。

    “太无耻了!卑鄙!下流!”罗争吼道。

    刘仁宽赶紧提醒道:“罗总你息怒,对手越狡猾,我们就要越冷静。”

    吴桐也坐过来,一手端起茶,一手抚着罗争背脊,“罗总你想清楚再说,不要急,有的是时间。”

    罗争重重点了点头,喝了口茶,发觉太烫,却硬是毫无察觉地咽了下去,窝着一肚子火大声道:“这钱是这么回事,当初94年底,我们的LEx5000程控电话‘交’换机在冀省廊坊开局成功,大家都很振奋,倪老师开局前跟我说过,说你要是开局成功我一定给你奖励。

    可其实奖励这事是倪老师自己一厢情愿,首先,畅想历来就几乎不奖励开发人员,像评集团“先进工作者”,好几年都没有开发人员的份。第二,倪老师自己不能批钱!畅想财务部每年都要叫各部的总经理签字,留作样品,作为该部‘门’在财务报销费用时的依据,但从不叫倪老师签字,你们明白了吧,财务上倪老师根本做不了主!但倪老师也不争,反正他自己也没什么要报销的,他这人就是这样,只要他立的项目有经费就行了,手里有没有权根本不在乎。

    不过倪老师跟我说既然承诺了他就要办到,‘春’节快到了,大家苦苦奋斗了两年才搞出的项目,不能两手空空的回家过年。那时候我们程控部很苦,工作时间特别长,晚上回家全都是天黑的,我们软件主管林韵回家路上还被拦路抢劫的用砖头砸破了脑袋。

    反正倪总就跑去找财务总监古靖商量,最后决定给我们发两万八,可那时候刘董和常务副总裁李总都出去度假了,这钱没人批,古总就说这钱数目也不大,倪总和他一起签就完了,一人为‘私’二人为公,这点小钱他们两个领导签字还有什么好说的!

    可没想到这个条被蔡书记打了下来,说没有刘董或者李总签字就不能动钱,结果倪总就说了,这钱要是‘春’节之后再发,就没那么大的意义了,古总也觉得是这个理。蔡书记一看这么着,也就没再坚持,叫财务给钱了。

    这钱我拿到之后和我们程控部19个人分了,我拿了3500,朱军、伍恒和林韵一人2800,这就是我们两年奋斗的回报,还不到我现在在重光工资的十分之一!

    后来我没想到的是,为了这两万八的条子,刘董和李总回来后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横竖不同意倪总的做法,死活不给销账。

    我知道那纯粹是给倪总难堪的,这钱只要一天不销账,就能继续把这当成一桩子破事来提,把它当破鞋挂在倪总脖子上当罪证,纯属是他们为了恶心人搞出来的事儿。

    我真没想到,这么不要脸的事,他们现在能还拿出来再说道一次!”

    罗争说到这里,又气恼又委屈,对高‘波’道:“警察同志,我离开畅想,一开始并不是重光挖我,是我自己辞职的!之后Trident给我开三万多的月薪!重光给我开的工资一个月五万多!当然我不是为了钱多才来重光的,胡总这样的领导,钱少点我照样愿意帮他干。

    总之不说这些了,我说了这么多!你现在该明白,我为什么要辞职了吧!畅想特么是人干的公司么!有哪个搞研发的愿意在那儿耗下去!”

    刘仁宽笑道:“行了,我觉得罗总说的够明白了。高‘波’同志,你搞明白了吗?不明白就再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