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李虹来访

    

    作为老公安,听完罗争当面的解释,高波怎么可能还不明白其的道道。

    “行,我大致明白了。”高波笑了笑,给罗争和在场诸人释放了善意,“罗总你看这样行不行,你把你刚才说的,写一份材料,签名交给我,我先拿回去,这样咱们派出所也有个交代,起码证明我们调查过了,认为没有存在犯罪的事实,以后如果检察院和法院认为需要继续深究,那后续的侦办工作由他们主导,那是另一回事了,跟我们所没关系。”

    大家见高波如此通情达理,全露出了宽慰之色,胡一亭喜道:谢谢你高警官,多亏了你通情达理,明察秋毫。”

    “对,真的太谢谢你了高警官。”吴桐等人也道。

    高波笑着摆了摆手,拿起手机给他们所长简单汇报了一下处理意见,很快得到同意的答复,显然派出所方面并不想被卷进企业间的纠纷里去。

    “有些人是想搞我们。”吴桐对高波笑道:“幸亏高警官你是个明白人,你看这都午了,赏个光一起吃饭吧。”

    高波连忙摆手:“不不,这不合适,我们有规定,这样吧,你们留个人陪着罗总,我和小李也在这里等着,罗总你赶紧把材料写出来,我们好赶回去交差。”

    于是大家都出了会客厅,刘仁宽安排了一位律师陪着罗争,嘱咐他帮罗争代笔,以求材料写出来四平八稳。

    高波看了这阵仗,一脸的苦笑,心想这是只有在港台片里看见过,嫌疑人口述,律师代笔,这样的材料要能抓出辫子来才有鬼。

    出了会客厅,胡一亭见景光同在门口,“现在没事了,王总呢?你叫她别回来了,去机场候着吧。”

    景光同笑道:“我已经跟王总通过电话了。”

    胡一亭满意地点点头:“罗总他们在里面写材料,你安排一下,待会接待两位警察同志去吃个饭,他们开车来的,走的时候给人家带点烟酒回去。”

    景光同赶紧点头:“好,我这去。”

    景光同刚走,姬盈盈凑来跟胡一亭道:“胡总,李虹小姐来了,我叫她在大厅里等一会儿。”

    胡一亭赶紧对吴桐和刘仁宽道:“我还有点事,这儿交给你们了。”

    “胡总你忙。”“没问题,胡总你忙你的。”

    胡一亭带着姬盈盈,下楼在大厅里看见李虹,隔了老远热情招呼道:“李姐,你好,你好,我刚才楼有点事耽误了,你等急了吧。”

    李虹用玩味的目光看着胡一亭,摇摇头:“也没等多久。”说着掏出钥匙“给你,童牧交给我的任务,我完成了。”

    说完她低下头,不再言语。

    胡一亭见状明白过来,笑道:“你看我这人,不大会说话,次没把事情说清楚,这回可不能再含糊过去了。

    李虹你帮了我和童牧这么大的忙,今天午咱们找个地方坐坐,我请客。”

    李虹抬起头,目光清澈地看着胡一亭:“胡老板这么有钱,买个房子居然还要打折,这我怎么都没想到,后来看了杂志的八卦新闻,我还不信呢,今天到了这里才知道,原来小道消息也有真的。”

    胡一亭嘴里哈哈哈地打着迂回,陪着小心道:“哪里哪里,那天是特殊情况,童牧她非要自己掏钱,但她那时候还没出第二张专辑,也没开浦海演唱会,手头不宽裕,真的没几个钱,所以她磨你来着。但这事主要怪我,没跟你解释清楚,是我不对。”

    李虹听胡一亭这么说,态度又这么好,便笑了起来:“好了好了,我又不是来听你道歉的,我知道,童牧都告诉我了。”

    胡一亭这才松了口气:“哈哈哈哈,诶呀,李姐万岁,理解万岁,呵呵呵,其实我真的不想骗你的,但当时总觉得这是个美丽的误会,可能不说清楚说清楚了更有人情味,李姐你能明白吧?”

    李虹笑道:“我明白,你是大老板,怕伤了我这个小百姓的自尊,对吧?哈哈哈,我可没你想的那么脆弱。”说着李虹把胸一挺,扬起下巴道:“童牧在电话里跟我说,今天一定要先敲你一顿,再带你去新房子里惊喜惊喜。”

    “哈哈哈哈,好!”胡一亭爽快道:“我爱你们北京大妞这股子爽利劲儿!”

    于是胡一亭索性也不回办公室,直接带着姬盈盈和李虹去了旁边的假日酒店,叫了个包间,点了满满一桌酒菜。

    三个人哪里吃得了这么许多,最后剩下一大半,李虹毫不犹豫地吩咐服务员打包。

    “胡老板你要不要也拎一包回去?”李虹这话显然是针对胡一亭次和她吃饭时的表现说的,当时胡一亭被单纯而热情的李虹硬塞了一包红烧牛肉,说让他回去吃,相必李虹还在为这事耿耿于怀。

    胡一亭笑道:“我经常的,你以为我次是应付你呀,那包红烧牛肉我拿回去当晚吃掉了,好吃。”

    李虹见胡一亭开朗大度,心里满意,“算了,次是我不开眼,这次我可没这么傻,这些全是我的,不给你。”说完她笑了起来:“胡老板不会看不起我吧?”

    “哪儿能呢!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一年前我还是个吃糠咽菜的苦孩子呢,这份无产阶级本色我可是打算带进火葬场的。”

    李虹笑道:“那好,我不会用我们小老百姓的标准来要求你,你也别拿大款的做派来糟践我,吃完这一顿,下回怕是再也吃不着你的饭了。”

    “哎哟!”胡一亭急道:“李姐你这是骂我呢!我是那种人吗?说实话,我特别欣赏你,为人处世大大方方不说,长得又漂亮,还有一副热心肠,口才更没得挑,要不是之前有误会,我恨不能把你挖来我们公司。”

    李虹从服务员手里接过两个装了七八个饭盒菜肴的大塑料袋,笑道:“说得好听,得,下会我要是下岗了,一准去投奔你。”

    “欢迎呀!”胡一亭一拍手:“再说何必等下岗呢,你现在来,我现在要!”

    李虹讪讪一笑:“那可不行,我没这个信心,你看我和姬盈盈一般大,可她都硕士了,知识凭谈吐举止哪点不我强,才能给你当秘书,我有自知之明,不去给你们高科技公司丢人了。”

    胡一亭想了想:“那我要是想投资个房地产公司,你愿不愿意当老总?”

    李虹傻了眼:“你开玩笑的吧,你要搞房地产?那还来我们公司买什么房子呀!”

    胡一亭哈哈一笑:“好吧,当我没说,不过哪天李姐你真要是想自己下来干,千万别拿我当外人,只管来找我。房地产这个东西是天底下最简单不过的生意了,核心业务是两块,拿地和拿贷款,这两点说白了都是靠政府关系,外加一点启动资金,这点小忙,我还是帮得的。”

    李虹圆睁着眼睛呵呵傻笑:“呵呵呵,谢谢啦,胡一亭你这份情我领了,我可没那个本事。”

    “走,我带你们去看新房,我先说明,全是按照童牧的要求装修的,你看完之后可一定要立刻给她打电话,她今儿个一准心里喜滋滋地,在等你夸她呢。”李虹支招道。

    “谢谢李姐提醒,你真了解她。”胡一亭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