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细说液晶产业

    胡一亭记得历史上京东方在98年才最终从三种新型显示技术中选择了液晶作为发展方向,之前经历了长达四年的‘迷’‘惑’和‘摸’索,‘浪’费了不少时间。。: 。

    而且京东方那时还没在股票市场上市,受困于资金压力,一直都只能在研发上小打小闹,技术上停滞在一、二代线,直到2003年,刚从亚洲金融危机熬过来的韩国现代集团又因为过度扩张而再次陷入债务危机,负债累累的现代集团为了还债,不得不选择出售旗下液晶业务。

    现代集团之所以忍痛推出,主要是因为当时在韩国还有另一家企业三星电子也在搞液晶面板,现代集团在液晶面板业务上不但比不了日本几家厂商,在韩国国内也比不过三星,一直在亏损和微利的状态间挣扎,所以当京东方03年一月带着3.8亿美元出现时,现代集团爽快地将旗下那条3.5代生产线甩卖给了对方。

    京东方依靠自有技术很快吃透了现代的3.5代线,在03年当年的9月,就立即投资103亿人民币开工兴建国产五代线,开始了逆袭之路。

    胡一亭常常会想,假如中国那些优秀企业家和研发团队能够早一些获得充足的启动资金,那么未来中国的产业格局会变成什么样子?

    京东方直到01年才成为上市公司,从股市获得融资,如果他们能在今年1996年就得到充足的资金支持,那液晶面板产业格局会不会更早的出现中国崛起现象?

    历史没有假如,但胡一亭如今却握有这把金钥匙!敢不敢玩就看胆略和实力!

    胡一亭知道液晶面板产业是头吞金巨兽,它不同于其他传统产业,其更新迭代速度之快超乎想象,若想保持价格不变,显示产品‘性’能每36个月必须提升一倍以上,这一点颇为类似芯片制程工业,需要不断投资建设新一代生产线,而每一次换代升级又都需要投入上百亿人民币来建设新厂。

    尽管知道这是个落后且烧钱的行当,但胡一亭还是决定玩下去,即便亏损也在所不惜。

    “我给大家提个醒,液晶面板产业不是省油的灯。

    这方面日本起步最早,他们把电子产业作为国家战略支柱,因此在所有电子产业新技术上都投入了大量的政fǔ补贴。

    早在1979年,日本政fǔ就拿出了7.7亿美元,通过“光产业技术协会”组织16家企业发起“光电子基础研究计划”,之后又一次资助8.2亿美元,成立“光电子技术研究公司”进行光电子材料基础研究。

    而且日本科技厅、邮政省和文化部也向其所属的研究机构及国立大学提供光电子基础研究资助,这种政fǔ补贴行为始终没有间断过。”胡一亭按照记忆,开始给自己部下介绍相关知识。

    见胡一亭开始普及液晶面板产业知识,大家面‘露’惊异,同时敬意满满,都心想胡总原来早就对这块进行了调研了啊!他今天的提案果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早有预谋。

    胡一亭继续道:“所以你们看,液晶面板这一块的投资是很厉害的,一开始进去肯定是烧钱,而且是烧大钱!日本人几十亿美元都烧进去了,我们要有思想准备!尽管有后发优势,也要做好烧十几亿美元的准备!

    目前在液晶面板产业上,除了日本就要数韩国了。

    韩国在经济领域的国策一直以来都是紧跟日本。

    民族自尊心令韩国人对于一切和日本进行比较的领域都很要强,尤其是在日本作为国家支柱的电子产业上,韩国人更是死死咬住不松口,玩命的追。

    从90年开始,韩国就一直在液晶面板领域持续砸钱,顶着全产业链平均每年亏损一亿美元的压力,从1990年进入该产业开始,一直亏到现在!

    我个人估计,他们还要继续亏下去的,大概要到明后年,也就是97、98年才会进入盈利期。”

    罗争突然问道:“胡总你为什么会这样估计?我看电子信息所发布的全球电子资讯参考里说,这两年是液晶产业的衰退周期,韩国面板厂商亏损豁口还在不断扩大。”

    胡一亭点头:“我也看了,但我知道韩国人为什么这两年亏得特别厉害,因为他们在这两年的产业衰退周期里不退反进,依靠政fǔ补贴进行了逆周期大手笔投资,拼命扩大产能进行量产,预计到今年年底,韩国就能实现液晶产能的逆袭,把日本从产业第一的位置上拉下来。

    所以我估计,韩国肯定是打算从明年开始,依靠庞大的产能和日本人打价格战。

    要知道一旦产业利润下降,日本厂商投资热情就会减退,毕竟动辄几十亿美元的生产线不是随便就能下决定新建的。

    一旦技术被韩国人追赶上,而未来预期利润看上去又不高,日本厂商往往会选择保守,不敢投入巨资,一旦产业规模被韩国赶超,就会陷入恶‘性’循环,最终被对手压制。”

    罗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这是胡总你的预测吧?我听着很有道理。”

    胡一亭瘪瘪嘴,心说什么预测,这就是事实好吧,我现在就是在告诉你们产业走向,基本十有不会错,历史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改变的。

    “罗总你知道液晶面板的划代方式吗?”

    “知道啊。”

    “你把你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喝口水。”胡一亭存心要罗争“劳动”一下。

    罗争不以为意地道:“据我所知,液晶面板划代是按照液晶屏幕下面的玻璃基板尺寸来分得。

    现在的一代线和二代线基本都是针对九寸屏产品,尺寸是320400和370470,三代线和四代线尺寸更大,是550650和680880,这样一来就能做出最大为14寸的显示器了,但成品率不高,因为一块板上只划一块,就很难把坏点刨去,如果面板上坏点很多,那就只能切成更小的屏幕来规避坏点,所以液晶屏幕价格才这么贵。即便如此,我们在市场上也经常见到上面带有三四个坏点的屏幕,按照目前日韩的技术标准,屏幕上坏点只要不超过9个就算合格,不少人买了这种带瑕疵的产品就只能自认倒霉,不过很多消费者买回去也不懂怎么测。”

    伍恒远道:“那也太坑人了,但凡坏点,多早晚都会发现的,到时候心里肯定会膈应。”

    罗争笑了笑,继续道:“现在市场上的三代线、四代线都属于早期刚投产的实验线,产能还不高,真正成熟的是一代和二代线,等三代四代线的技术成熟之后,产品合格率应该会大幅上升。”

    胡一亭接过话头:“就是这么个情况,我们现在进场就是做好了烧钱的打算,一定要把实验室技术尽快追到三代四代的尺寸,然后砸钱建厂。”

    罗争面‘色’郑重道:“胡总,一条线可好多钱呢!少说也得三五十亿吧?”

    胡一亭点点头:“估计将来一百多亿一条线都是正常的。”

    董事会里众人闻言都懵了,心说这才刚觉得公司是一头现金牛,可眼看着胡总就要把这么多钱给‘花’出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