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进军杀软

    小马对软件事业部上半年工作进行总结后,胡一亭又道:“现在手里钱很多,重软这边不要太拘谨了,业务可以再扩张一点,比如安全软件,你们可以探索一下。。 ”

    小马一愣:“安全软件?胡总你是说杀软?还是硬件防火墙?”

    “杀软。”胡一亭答道:“我觉得QQ需要在安全‘性’上有专‘门’软件进行保护,目前我还没听说有盗号问题,但相信将来这样的情况绝不会少,未雨绸缪吧。”

    小马对杀软不陌生但也不‘精’通,点头道:“这段时间因为QQ号丢失而给我们打电话想找回的用户的确不少,不过都和病毒没什么关系。”

    胡一亭道:“现在互联网时代对计算机用户威胁最大的病毒就是木马病毒,这种病毒有击键记录功能,可以记录用户的键入,用户一旦中毒,就会丢失账号和密码,这对于我们QQ这种依托互联网而存在的软件最为致命,比如我们现在搞的充值换Q币的业务,用户账号被盗的话,Q币的安全‘性’就会出现问题,王保良不是把Q币搞成了可以互转的账户模式了吗?这其实就同于可流通的虚拟货币了,这样一来用户之间可以赠送Q币,一些不方便充值的用户可以获得Q币来购买会员和QQ秀服装,这么干对我们收费很有好处,但风险也随之而来了。”

    小马凝神道:“胡总你说的有道理,我这就记下来,回去就办。”说着小马就拿笔记录,“您看是做成内嵌的还是怎样?”

    胡一亭赶紧道:“不要内嵌,现在互联网用户的网速普遍不快,QQ里再内嵌一个安全软件就太大了。”

    “那就做一个类似密码锁的软件?加上内存扫描程序?建议用户在开QQ之前先把内存扫描一遍,看看有没有驻留的木马程序?”

    “可以,先就这样,下一步是开发我们自己的杀软引擎,把这个软件做成完整的杀毒软件。”

    小马飞快地记下来,心想胡总这一定是是看到了杀毒软件的市场前景了,这也难怪,国内现在卖的最好的正版软件也就是杀毒工具了,老百姓啥软件都用盗版,唯独在杀毒软件上肯‘花’钱买正版。

    胡一亭微笑着,心里想的却是那款后世装机率90%以上的360安全。

    “我们的杀毒软件永不收费,这一点你要记住了。”

    小马一愣:“不收费?胡总,杀毒软件可是国内唯一卖得动的正版软件,像江民科技就是靠KV100到现在的KV300,卖了无数拷贝,可真是赚大了,这一块是个大金矿,胡总你说不收费,那怎么收回研发成本啊?”

    胡一亭高声道:“现在全球IT行业都进入了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时代要求我们这些掌舵人用互联网思维考虑问题,QQ的发展难道还没有让你明白用户占有率的重要‘性’吗?”

    小马恍然大悟,自以为明白道:“胡总英明!咱们既然后发制人,市场占有率肯定做不过对手,产品也不成熟,索‘性’不要钱免费下载,等我们用雄厚资本把对手全耗死,把市场份额独吞后,想怎么收钱就怎么收钱,比如说像QQ一样,完全可以搞会员制嘛!”

    胡一亭笑道:“你想的‘挺’好,不过思路还可以再放宽一点,比如弹窗广告,比如软件平台,我之前让你们把QQ作为一个平台进行开发,但我可没说只能有QQ这一个平台,我们完全可以多平台运作嘛。”

    小马一点就通,笑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只要这个平台能装进所有计算式用户的电脑,他们将来用什么软件全都会从我们的平台里选,就像你之前说的QQ平台一个意思。”

    胡一亭笑道:“对,就是这样,但首先我们得开发一个好引擎,杀毒引擎这方面我可不是行家,你和王保良、霍达、焦靖苒他们好好合计一下,看看公司里有谁能担起这个项目。”

    小马信心十足道:“胡总放心,我们重软现在兵强马壮,目前光是北都总公司就有四百多人,美国分公司七十多人,还有QQ源源不断地提供进项,将来只会越来越赚钱,可以说在人力和财力上都能负担得起。年富力强的软件工程师我们有的是,咱公司可不就全都是一群搞软件的应届毕业生嘛,我回去就点将!”

    胡一亭笑道:“那就好,你们可抓紧。”

    小马眼珠飞快一转:“这样吧!年底之前!胡总,年底之前我一定拿出产品!”

    胡一亭笑道:“这么快?你有把握吗?听说北都一家叫瑞星电脑技术服务公司的也在打算开发杀软,他们十几个人打算用两年搞出产品来。”

    小马傲气道:“那种小公司和我们不能比,两年开发周期太长了,等他们搞出来黄‘花’菜都凉了,我们早把市场抢下来了。”

    胡一亭笑问:“这可是你说的?”

    小马也笑了:“胡总,我们重软使用的争分夺秒软件开发流程体系模式可是你亲手创造的,经过这一年来不断完善,我们现在整个分包流程已经非常成熟了,不但细节上可以‘精’确到人,时间上也可以‘精’确到日,项目开发进度完全做到了可控可查,这可是你给我们定的目标。”

    胡一亭笑道:“那好,我年底等你好消息。”

    小马重重点头:“年底!一定完成!”

    ………………………………

    重光集团这次董事会进行了整整一上午,终于完成了上半年总结和下半年展望,并对一些项目进行了及时决策。

    会后,胡一亭又去了总裁办伍恒远办公室,同行的有王丽丽和康耀祥,四人就接下来一周的工作进行讨论。

    康耀祥道:“湖研所已经按照胡总您的设计拿出了全套镜头设计图纸,已经全部移‘交’给了长光所,进行委托制造,总价现在已经出来了,加上之前已经委托他们先期制造的那部分图纸,长光所开出的总价要550万,我觉得有点狮子大开口了。”

    胡一亭笑道:“答应他们,让他们尝尝甜头,工作干劲饱满些,不过合同里可要写清楚,如果设计参数达不到要求我们可不付钱!”

    康耀祥道:“那是自然的,另外长光所也在向我们打听,问这套镜头的专利能不能给他们授权?他们说想要参考一下,在下一代实验室光刻机上借鉴一些其中的设计。”

    胡一亭笑道:“说得好听,不就是想抄吗。”

    康耀祥笑了起来:“我也是这么想的,那帮人倒是识货,胡总你亲自设计的东西那还用说?肯定是不同凡响!”

    胡一亭道:“你跟长光所说,我们可以联合成立一家从事‘精’密光学仪器制造的工厂,规模不用很大,但技术一定要最‘精’,待遇也要达到国际标准,我们出设计,出资金,长光所出设备出人,今后这家厂就负责加工类似光刻机镜头这样的‘精’密部件。当然,我们要占控股地位。”

    “我回头立刻就联系他们,看他们怎么答复。”康耀祥翻着随身携带的工作笔记本,“还有就是湖研所那边现在正在开发双胶工艺,但胡总你说的等离子真空喷涂设备,国内问了几家都说参数达不到我们的需求,浦海硅酸盐研究所提供的那套算是国产质量最好的了,可比起北都航空工艺研究所那套德国进口的等离子真空喷涂机还是差了些。我听奚龙山的意思是想要去德国考察一下,这不汉堡工业技术设备博览会马上就要开了。”

    “这还用说!‘花’多少钱都去!湖研所那边的研究关系重大,我许诺他们一年三亿的研发经费,这可不是空口白话的,钱都打进账上了!让他们给我用啊!躺着生利息吗?那我还不如去投房地产呢!”

    康耀祥点头:“我也是这样说的,胡总你看这次出国是不是你带队?就在九月中旬。”

    胡一亭:“看情况吧,我到时候要有空就和你们一起去。”

    康耀祥沉稳地在笔记本上记录着。

    王丽丽道:“胡总,重光大学现在已经筹办完成,用的是我们新厂区的一栋新办公楼,另外湖山市政fǔ对我们非常支持,虞市长和彭书记商量以后,二话没说又在市里规划东湖大学城里给我们批了一块90亩的地,就靠着湖山医学院,我想着要不马上就开始着手找设计单位进行测绘设计?”

    “行,这一块你看着办,我的要求就是那里面条件一定要舒适,客房按五星级宾馆进行装修,桑拿按摩浴场,香薰按摩室,瑜伽室,心理疏导室,绿植和草坪,温水游泳池,专业健身房加健身教练,屋顶网球场,室内羽‘毛’球馆,餐厅,咖啡厅,中西餐和面点都要有专业厨师团队,这方面一定不要想着省钱,要参考美国GE通用电气公司在康涅狄格州菲尔费尔德镇的员工进修中心,人家那就是按照高级度假中心标准‘精’心设计的,要让进修员工在最好的环境里接受身心双重洗礼,不但‘精’神上要洗脑,身体上也要得到洗髓伐骨,健康上得到充分调养放松,要让员工把进修当成是一次愉快的宝贵体验,不要让员工有畏惧感和累赘感。”

    王丽丽听得咂舌,哭笑不得道:“胡总,你这么说的话,我们的重光大学干脆建到南海省吧,那儿碧海蓝天沙滩绿树,是真正的旅游胜地。”

    胡一亭笑道:“你还别说,过十年咱们有钱了,未必就不能去那儿建员工进修疗养中心。”

    伍恒远热切道:“胡总在员工培训上舍得‘花’钱,咱们重光今后发展潜力不可限量!”

    王丽丽点点头:“另外下周省领导要来我们湖山视察调研,虞市长和彭书记都给我打了招呼,要我们认真对待,说是重点讨论围绕我们重光通讯,把湖山开发区建设成为徽省高科技电子工业基地,争取在三年内围绕我们重光通讯,招商二十家配套企业,为我们提供辅助制造、配件生产、物流运输、商业金融服务。”

    “那当然好。”胡一亭点头。

    “你可一定要参加,估计到时候好多大事需要拍板决定,我和伍总可做不了主。”王丽丽叮嘱道。

    “应该先有个见面沟通吧?”

    “有,下周我和伍总要先去省里,和相关部‘门’领导开个会,还有一些材料要‘交’给我们,总之到时候就知道省里的意思了,胡总你要不要一起去。”

    “不必了,我手头上还有个设计要赶,你们办事我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