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5 法国骑兵的袭击

    “敌袭!敌袭!”

    惊恐的吼声把睡梦中的王辰给吵醒了,猛地脑袋一颤额头咣的一声就撞到了钢铁车厢上!

    “快醒醒!快醒醒!有枪声!”王辰噌的一声从干草上跳了起来,一把打开了车厢上的观察口,向铁路的一侧望去,果然远方传来密集的枪声还有滚滚的浓烟。。

    哗啦啦的一声响,整个车厢的铁‘门’被打开了,不知名的小站一片慌‘乱’的从场景映入眼帘!

    “快快快……所有人下场!第一营的兄弟就地防御小站,第二营的从东侧集合向南方包抄……”

    “第三营从西侧向南方包抄……第四营的兄弟护卫火车,准备武装保护!”

    铁‘门’一扇又一扇的打开了,数不清的华族士兵从上面跳了下来,边境小站的工作人员和驻军们一个个看的目瞪口呆!

    “这就是中国的盟军吗?上帝保佑他们,他们的运气太不好了,刚到前线就遇到了敌人的大规模渗透……”

    “谁都没想到法国人居然这么狂妄,前线步兵团还没有集结完毕,骑兵就敢向咱们发起进攻了!”

    “闭嘴,不懂就不要‘乱’说……那叫试探渗透,这些法国骑兵是想‘摸’一‘摸’我们的底细,想知道我们防线的虚实……”

    正在这些驻军‘交’头接耳的时候,一名光头的中官跑了过来“翻译呢?我们的翻译在什么地方?赶紧问问情况!”

    自从肖乐天和普鲁士建立合作关系之后,普鲁士就已经开始有计划的培养汉语人才,经过三四年的重点培养,普鲁士已经有了一批‘精’通汉语的翻译。

    这次卑斯麦也下了血本,给肖乐天麾下的每一个班都配了一名普鲁士翻译,两千大军那就配了二百多翻译官,这些军职文官跟部队同吃同住同行,基本上已经成为了华族特战队的一员!

    听到长官的召唤,一名叫做弗兰克的小伙子一溜小跑了过来“是!长官!”

    弗兰克跑到驻军的身边紧张的问道,不一会的功夫就带回来了最新的消息!

    弗兰克的直属长官就是王辰,这个光头一听居然是法国人的试探进攻,脑袋顿时转了起来,不愧是华族的老兵,一眨眼就想到点子上了。

    “兄弟们!轻装向前,不要携带帐篷还有重机枪、散弹枪等重武器!每人带三天的单兵口粮!”

    “子弹和能多带就多带!这场战争肯定是我们先打过边境线了!别问为什么,服从命令!”

    王辰猜的一点错都没有,这个小站位置靠近卢森堡、德意志、法兰西三国的‘交’汇处,南边不远处就是法国边境小镇蒂永维尔,这座小镇的南方不远处就是重要的军事城镇梅斯了!

    这样的地理位置正是两国‘交’战的最重要的前线,是兵家必争之地,普鲁士人在边境线上驻扎了大量的军队,军营连绵不断!

    这个时代防御线还不是一战那样的战壕密布呢,此刻的军事防线还带有很强的中世纪风格,大量的帐篷群组成营地,栅栏还有简单的土墙成为抵御敌人进攻的工事。

    这种没有战壕的老式防御体系,就给了快速骑兵渗透的机会,法队毕竟是职业老兵所组成,他们的军事素质没的说,遇到这种情况不可能不派兵试探。

    夜袭、‘骚’扰、骑兵强行突破、佯攻……一连串的小动作,目的就是试探普鲁士的防御密度。

    那些素质极高的法官,完全可以通过防御者的火炮、步枪‘射’击密度来判断内部驻军的数量。

    一整条防线连绵数十里,只要试探出防御的虚实,后期皇帝亲政的时候,就能有的放矢的投入步兵团了!

    王辰太了解自己的那些顶头上司了,这种相互试探的战斗,太适合华族的特种作战了,元首不可能不抢这样的好机会!

    果不其然,此刻施泰因梅茨元首的大本营内,肖乐天正领着他的军官团向这位老元首施压呢!

    “施泰因梅茨元帅!我再次强调,面对法国骑兵的挑衅,您最好还是让我的人上……”肖乐天说道。

    “不不不……元首您的提议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东方军团的防御位置我已经标注好了,你们固守摩泽尔河以西的防线最为妥当!”元帅丝毫不让。

    “什么?摩泽尔河以西?呵呵呵……您再开玩笑?”

    肖乐天站起身来死死的盯着普鲁士第一军团司令施泰因梅茨的眼睛说道“摩泽尔河以西都已经靠近卢森堡的边境了!”

    “那里能有什么战斗?别忘了,卢森堡是英国主导才独立出来的王国,他如果遭到进攻了,那就等同于向英国挑衅!”

    “法国和普鲁士都不会那么傻,让自己的炮弹掉到卢森堡的边境上的!你把我们放在那里是要让我们远离战争吗?”

    “从梅斯到斯特拉斯堡这一整条战线上,居然把我们分配到了最西侧的边缘地带?您的决定我是不是可以当成对我们的侮辱?”

    “不不不……元首您想错了!”元帅可不敢背这样的罪名。

    “我所考虑的完全是站在战争的角度上!华族军队善守,这是出名的!在石桥高地你们的表现让整个欧洲拜服!”

    “现在我把整个防线的右翼安危都‘交’给了您,这可是我对您的绝对重视啊!”

    “更何况……我们普鲁士人,也不会让远方的朋友流太多的血的!”

    “我谢谢你的好意了!”肖乐天走到地图前冷冷的说道“我华族善守也善攻!远东之战我们可不是守出来的!”

    “这次的反击战,您必须要用我!因为我又必须用我们的理由!”

    肖乐天点着地图说道“这场战争,说到底我们就是要利用法国北部边境的地理特点,而制造出对手不能左右互援的态势!”

    “我们仔细看一看法国和德意志之间相互接壤的领土,看一看这段边境线的形状,想不想一个数字7……”

    “没错,就是一个数字7从卢森堡、法兰西、德意志三国边境的‘交’汇处那个点开始画,一直向东到莱茵河,这段距离就是数字上面的那一横!”

    “然后从莱茵河一路向南,直接到瑞士的巴塞尔,这就是数字的那一竖!”

    “这就是我们普鲁士和法国的用兵之地,下面那一竖是没法展开大兵团的,因为宽阔的莱茵河就是天然的屏障和国境线!”

    “如果从这一线进攻,对面的法国人只要沿着莱茵河布放就能轻松挡住我们的进攻!”

    注:第二更会晚一点,要下午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