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零六章 组建新军(五)

    

    如果到时候真的征招不到人,没有幸存者愿意站出来加入新的队伍,那当真是种悲哀。。

    若是这样,以后丧尸攻入体育馆,这些人即便死了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毕竟,这命是自己的,自己不去搭理,全部指望别人拯救,这样的人活在末世毫无意义,还不如早点死了拉倒。

    当然这些想法都是雷瞳心理活动,他是不可能当着胡晓东,徐仁杰面说出来的。

    一来,身为军人,有这样想法不太好。

    雷瞳知道,自己如果真说了,保不齐会被老徐说教。

    军人以维护国家稳定,人民安全为己任。

    老徐又是特别在意军人名节的人,雷瞳可不想给老徐找不自在。

    他也从来没有忘记身为军人的己任,只不过现在是末世。

    一个世道有一个世道活法。

    不是雷瞳心变了,而是末世的残酷叫很多人失去身为人类最基本的底线。

    二来,说这些东西对眼下局面毫无意义。

    “那队长,你说粮食问题这……他们会给解决吗?”无意义事情不提,雷瞳切入主旨。

    老徐摇摇头:“我不知道。”

    他的确不知道。

    他能做的仅仅是把该说的利害关系给年人说了。

    至于说对方是否有记在脑里,落实行动那得看年人自己了。

    他如果真的在意自己权利地位,真的想要维系好馆内人员平衡,他该清楚,守着那些粮食并不能确保他的绝对安全。

    这兔子‘逼’急了还吃窝边草,更何况是人?

    人一旦饿疯了,失去最低生活保障,看不到活下去希望,那你很难说他们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反正横竖都是死,那为什么不拼一把呢?

    拼赢了或许还能有个出路,算输了好歹也得把年人一甘‘混’账给拉着一起走。

    老徐是丝毫不怀疑下面幸存者暴动的。

    没有驻军做后盾的年人,地位其实岌岌可危。

    他想靠下面稽查管理队替他镇住场子那是痴人说梦。

    这帮家伙除了仗势欺人还能做什么?等民众因为没吃没喝闹事时,稽查管理队一甘人再用过往蛮横处置手段一参活,那绝对是火浇热油瞬间点燃。

    而这把火一起,想要再熄灭可没那么容易了。

    三十多人队伍,面对几百口子饥肠辘辘想要吃人的嘴脸,他年人拿什么摆平?

    “如果那家伙聪明的话,该按照老徐说的先开仓拿出部分粮食安定民心,不然等下面人看不到希望闹起来,那不是拿部分粮食能够解决的咯。”胡晓东跟进‘插’口句。

    “行了,我们也别多想了,该做的咱们都做了,至于年人究竟想这样,看他自己了。接下来,咱们做好分内事情好。”

    的确如此,老徐话闭后,胡晓东,雷瞳便是也相继闭嘴巴不在多言。

    等待,三人在廊道随便盘膝坐下等待年人安排监察人员监督工作。

    对方人员没到前,他们不是不能下去开展工作。

    但考虑到此刻非常时期,年人有对组建新军这事儿特别敏感,老徐意思还是等对方人手过来再行‘操’作。

    对此,胡晓东,雷瞳没啥异议。

    趁着这个等待时间他们刚好可以喘口气。

    别看现在馆内显得还算平静,但胡晓东,雷瞳,徐仁杰三个都明白,这种平静只是暂时的。

    后面要忙碌的事儿还多着呢。

    等了差不多有十五分钟样子,老徐等人坐地歇息功夫,廊道内里有脚步声传来。

    徐仁杰举起手电朝内确认,见熟悉人影正朝他们迎面走来。

    “老徐,刚刚队长给我下了命令,从现在开始我将全程负责监督你们组建新军事宜。我想对于队长这个命令你应该没有问题吧?”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年人屋外守卫。

    老徐最早在稽查管理队全体会议见过这个男人。

    但是他和另外一个跟在年人左右,不出意外,这个家伙应该是年人保镖间心腹。

    用核心成员了啊。

    对于这个心腹老徐接触不多,只知道这个家伙一直紧跟年人左右。

    时下年人启用此人来做监视,足可见他对新军组建该有多么重视,当然也是对己方多么不放心。

    但从另外一方面也说明,年人现在对自己稽查管理队也是不怎么放心,要不然搁着过往,他应该是安排稽查管理队人员来做监视,而不是把自己核心心腹给‘弄’出来。

    “兄弟说笑了,怎么会有问题呢?安排人来监督本身是我给队长提出的,队长能给我安排人手监督提意见我开心还来不及,怎会……呵呵,兄弟你想多了。”

    老徐睁着眼睛说瞎话。

    男人听罢,冷笑一声:“你确定不用给队长确认下?免得‘弄’错,回头出了问题你找借口。”

    有些挑衅问道。

    老徐却是毫不在意保持微笑:“用不着确认了,一来我相信兄弟你,你没必要骗我,我也相信这种事儿你不敢骗我。二来,兄弟每次都是跟在队长左右,想来是队长身边红人,如果不是信任,队长也不会把监督这么重要事情‘交’给你。”

    “呵呵,你这人倒是‘挺’会说话。看来队长说的没错,我还是真得多加注意你。”

    男人话里有话。

    他这席话看似随意,但实际却是暗含深意。

    一句队长说的没错,等于是暗示老徐说队长对你不放心。

    这些男人压根是多此一举,他不暗示老徐对年人心思也是了如明镜。

    “嗯,接下来还得麻烦兄弟多多关照。”老徐相当客气。

    但男人却是不给脸冷笑:“别跟我套近乎,既然你也知道我在队长身边是个什么角‘色’,那你该清楚我监督不会给你放水!所以我也希望你做事时候能给我规矩点,不然……若是叫我瞧到你有什么胡‘乱’心思,哼哼,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事儿还没开始做,这男人便已经开始施压显威了。

    这倒是很符合年人手下做派,这帮家伙旁的不行,但论起狐假虎威,仗势欺人倒还真是有两把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