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零七章 组建新军(六)

    

    老徐点点头,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 !

    他也不作答,以沉默接受。

    倒是一旁雷瞳,他最看不惯这种装B人模样。

    要不是考虑这是体育馆动手不方便,他早动手教育面前装B货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了。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男人摆着个领导架子,弄的好像这件事儿他是头儿似的。

    殊不知他的真实身份仅仅是监督,老徐并不受他管辖。

    不过只要对方不干预老徐正常工作,对方想要装B,他也不予理会。

    和小孩子做事,大人总不能和他置气。

    “我们是在等你,如果兄弟方便的话,我们现在可以开始。”老徐照旧非常客气。

    男人扫了老徐眼:“那还等什么,走吧。”

    “呃……还不知道兄弟怎么称呼?”

    这个老徐的确不清楚,虽然男人这几天每天去年人办公室都能遇见,但对对方姓甚名谁,他是当真不清楚。

    闻言,男人昂起头,趾高气扬回道:“宏利新!”

    “宏兄弟,呵呵,行,那宏兄弟我们下去吧。”确认完对方姓名,老徐很给面子抬手做了个“请”势。

    既然对方这么在意这种场面身份东西,他给足对方这种体验。

    还是那句话,只要对方不插手干预他组建新军安排,其它宏利新想怎样摆谱怎样摆谱,老徐绝对由着他,配合他。

    对于老徐的识趣,宏利新看在眼里,他很是满意老徐这样“懂事”。

    宏利新相当受用当先走出。

    望着男人前行背影,雷瞳轻蔑出指冲着男人后背扬了扬。

    胡晓东见状不由窃笑,但随即便是收敛回复如初。

    “你们现在打算去做什么啊?”端着架子,宏利新一副年人代理人模样。

    不过他也确实有端这架子资本,年人如此看重事情,想来宏利新此行过来应该是握有尚方宝剑,年人肯定是与其交了什么低。

    “我们现在先去场馆做动员鼓动,看看有没有人愿意主动加入新的队伍。”老徐没有隐瞒如实回道。

    既然他提出要年人派人来监督,那他自然要如实代之。

    自己有何打算安排,只要对方问,他会如实回答。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避免年人生疑。

    也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自己在这趟浑水不至弄脏了衣服。

    “哼,说实在的,刚才听队长说你要组织新的队伍我真觉着你脑袋出问题了。下面那些人,你指望他们自己主动站出来?笑话!他们要是有人资源,我把我名字当场倒过来写!”

    “兄弟,这话可不能说的那么满啊!咱这不还没做了嘛,你说万一……”

    “雷子!怎么说话呢!”怒目瞪了雷瞳一样,老徐随即微笑道:“宏兄弟说的之前队长也提出了,你们说的没错,现在局面指望有人主动站出加入新军是有点难度。不过试试总是没坏处,真要是没有那按没有的说。但万一要是有呢?”

    “行了行了,别万一不万一的了,老子最烦是听这些个没有根据的推测!赶紧的,走吧!别墨迹了!”

    明明是他自己在这边废话作势提问,倒头来还怪起老徐等人耽搁了。

    雷瞳没好气白了宏利新两眼,队伍随即继续向下。

    这宏利新在稽查管理队应该说还是很有几分威望的。

    这不沿途见到老徐一行人走过,那些个稽查管理队队员都表现的挺恭敬。

    老徐知道,混球们的恭敬明显不是冲他们来的,唯一可能是身边跟的宏利新。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宏利新一直是跟着年人,有年人在后面撑腰,被稽查管理队人敬畏也是完全可以理解。

    先行来到2楼,到了二楼底下,老徐幕的站定。

    “怎么不走了?”宏利新扭脸看看身后停下的老徐几人。

    老徐当下道:“分配下任务。”

    “分配任务?什么任务?”蹙起眉头,宏利新满脸莫名。

    老徐也不耽搁,直接吩咐道:“小胡,雷子,老规矩,我从左边,小胡间,雷子后面,咱们分头去馆内做动员。记住,一切凭自愿,另外告诉馆内民众,所有战斗队员最后都要经过我们评定,合格的才可会录用,明白吗?”

    “知道了,老徐。”胡晓东当先肯定。

    雷瞳也是点点回道:“嗯,明白,你放心吧。”

    都是自家兄弟,老徐当然放心。

    他随即点头应道:“好!既然都明白了,那咱们分头行动吧!”

    多说无益,馆内十几个场馆,这些全部走完也是个不小工程。

    只是老徐这边话音刚刚落下,宏利新突然叫停打断道:“唉,等一下!”

    他这一脱口,老徐等三人齐齐扭脸。

    徐仁杰紧接问道:“怎么了宏兄弟?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眉头紧蹙,宏利新相当眼熟回了句。

    老徐闻言,笑着继续:“宏兄弟有什么问题只管和我们提,你是代表队长执行监督工作的,千万别跟我们客气。”

    老徐这番话可以说是非常配合的。

    宏利新听了暼了老徐一眼,肃然道:“这个是自然,我是肯定不会跟你们客气。”

    “那最好了,宏兄弟说吧,什么事儿?”

    这己方行动还没开始,老徐也是有些好这宏利新能有啥事儿。

    “你刚分配他们干什么来着?怎么还不走一个场馆?你什么意思啊?”

    宏利新的问题莫名其妙。

    老徐微楞两秒:“没什么别的意思呀,我叫他们分开行动,是效率快点,能早点完事。”

    “你挺赶啊!这么着急做什么?还效率,这种事是着急能做好的嘛?欲速则不达明白不?队长是叫你抓紧时间,但那也是保质保量为前提!一味的赶时间,最后能确保事情办好吗?还有啊,我的任务是监督你整个行动过程,你现在把人手分开,啥意思?这是想换着法避开我?我告诉你老徐,别的稽查管理队队员怎么做事我管不着,但在我这儿……哼,我别指望跟我忽悠,你要是有糊弄了事或者别的见不得光心思,我劝你最好趁早给我打消。不然回头被我查出汇报去……你和你的两个兄弟,你们全都得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