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零八章 组建新军(七)

    

    前面所谓保质保量明显都是屁话,只有后面这些才是宏利新真正想要表达意思。!

    听到这儿,老徐也总算是明白了对方适才那句“你什么意思”意味着什么。

    说白了,对方是担心己方这边分头行动,支开他搞事儿。

    胡晓东也是清楚了宏利新想法,他当下替老徐辩解:“呵呵,宏兄弟,你这有点想多了,老徐这么安排完全是考虑到场馆太多,要是我们一起行动,人力浪费不说,关键一个接一个弄下去实在太耗费时间。分开来的话……”

    “这里轮到你说话了吗?唉,我说老徐,你对你下面这两个兄弟管教可是很有问题啊。还有你,自己什么身份搞不清楚吗?”

    怒目怼向胡晓东,宏利新很是不爽道了句。

    他这话是挺伤人的,先不说胡晓东什么感觉,雷瞳反正是非常不爽!!

    几个意思啊,给你他娘的脸你还飞天了啊,真把自己当盘菜了啊,还老子知不知道自己身份,你他娘的又算哪根葱?

    当然咯,雷瞳这些火气肯定是只能埋在心理,他还没脑热道去当着宏利新面说出,至多是甩甩脸子。

    毕竟,这货是年人派来的督军,若是把对方惹毛了,明面他不说什么,回头私下在年人那边随便透些莫须有的耳风,那对老徐工作无疑是会造成很大阻碍。

    相较于给老徐添麻烦,雷瞳宁愿被对方讥讽两句,反正这种讥讽也会伤他什么。

    “不好意思宏兄弟,我们兄弟几个都是从废城一路扶持走来的,大家相依为命,已经习惯这种说话方式了。他们刚刚被提拔到队伍里,都是粗人,还不太懂规矩,这是我的错,如果有什么叫宏兄弟不舒服地方,我替他们道个不是。现在宏兄弟你既然提出来了,后面我们一定注意!”

    老徐并未因为宏利新的质问而有任何情绪起伏,他也没有因为对方数落己方兄弟而站出来为他们出头。

    一来,没有必要!老徐知道自己兄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不识大体的人。

    眼下什么才是重点,老徐相信他们心理清楚。

    二来,即便说了也不能改变什么,宏利新是年人的人,握着尚方宝剑的他压根不会在意自己这边说法。

    这点从他开始出现时嚣张模样已经暴露无遗。

    和他正面硬刚除了会给自己添堵外,不会有任何好处。

    与宏利新违心道完歉,徐仁杰不忘做戏扭脸看向身边胡晓东,雷瞳:“你们两个都听见宏兄弟说什么了吗?以后别不懂规矩乱插嘴,这里不是外面,搞清楚自己身份!!明白吗?”

    “明白明白!宏兄弟抱歉啊,这个我,我这……唉,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多嘴了。”胡晓东相当配合。

    老徐这边话音落下,他立马第一时间附和道歉。

    完了,不动声色着手捅了捅雷瞳。

    雷瞳火爆脾气没给宏利新一点颜色瞧瞧已经格外开恩了,眼下还要他主动道歉?

    可事实所迫,雷瞳没的选择。

    “知道了老徐,以后我会注意!”

    雷瞳,胡晓东的识趣叫宏利新还算满意。

    而老徐则是适时跟进道:“不过宏兄弟,这个如果我们集一间间去宣传,恐怕很很辛苦。恐怕……”

    “做这种事儿怎么会不辛苦?你是在怀疑我的体能还是耐心?队长派我过来,我做好了要吃苦准备。老徐,你最好别在这儿和我耍心眼。我告诉你,老子可没那么好糊弄。赶紧的,抓紧时间做正事,我可没那么多功夫和你在这扯嘴皮!”

    宏利新不耐烦摆摆手,示意老徐做正事。

    扭脸看了眼身边雷瞳,胡晓东。

    胡晓东唇角扬着抹不太起眼弧度。

    他是很想笑,但却一直忍着,主要是宏利新那句说自己做好了吃苦准备,并且有耐心和体能话实在叫胡晓东觉着可乐。

    要知道真正有能耐人做完了,哪里会自个儿说出来?

    恰恰是那种没有本事人才会特别在意这些东西。

    另外,作为过来人,胡晓东可以肯定,似宏利新这样非得几个人在一起去场馆做动员,耗费时间不说,对人的经历消耗也是极大的。

    尤其是这种重复性劳作,更是如此。

    宏利新眼下这般有信心,待会真到实际,哼哼,看他是否真如自己说的那样有能耐了。

    至少在胡晓东看来,对方多半没他说的那么有能耐。

    “好的,宏兄弟,都听你的,既然你觉着这么做存在问题,那咱们一起一间间慢慢来吧。不过这可能会耗费点时间,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丑话说在前,不管宏利新怎么讲,老徐该说的还是提前给说清楚。

    免得回头宏利新坚持不下来又在那里嚼舌根。

    对付对方这种货色,方方面面都得顾忌到。

    不然最后指不定他会给你整什么幺蛾子。

    “我说你这家伙怎么那么墨迹,抓紧时间oK?一天到晚嘴把时间紧张挂着,做起事来却磨磨唧唧,你这种人啊,叫做,那话怎么说来着?啊,对了,嘴无毛办事不牢!”

    不客气给老徐教训句,宏利新当下径自走开。

    老徐耸肩摇摇头,完了赶紧是招呼胡晓东,雷瞳跟。

    毫无疑问,前面这位爷的脾气那还真是不小。

    不止如此,对方似乎还特别喜欢教育人。

    首战老徐照旧是选择自己所在居住地。

    这里终究是相对人要熟悉一点。

    令人给场馆外锁具打开。

    去除封门大铁链后,老徐敲门。

    内里很快便是传来王建设回复。

    老徐当下吩咐王建设开门。

    有了之前教训,王建设这次可没在多做询问,他直接是给场馆大门打开。

    “嘿,老徐,赶紧进来吧。”

    热情欢迎,王建设知道眼下老徐是年人身边红人,所以显得非常热络。

    尽管是处在危机局面这货仍然想着,时下和老徐搞好关系,以后没准还能从老徐那边获得更多关照和好处。

    所以他现在想的清楚,一定是要尽全力帮助老徐做事,以期让对方看到他的“兄弟情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