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零九章 组建新军(八)

    

    场馆内不出意外一片漆黑,这是没办法事儿,黑夜为了防止灯光袭扰到外面丧尸,场馆内必须进行严格灯火管制。!

    从屋内情况看,王建设这点做的还是不错的。

    “馆内民众情绪怎么样?”老徐开门见山询问状况。

    王建设笑着回道:“都挺好的,自打老徐你次在这边安抚完情绪后,下面人情绪明显是好多了。嘿嘿,所以说老徐啊,我说你是个有能耐人,第一次见你我知道你这人不一般。事实看来是真没错,你瞅瞅,队长眼下这么重用你,看来以后你是要发达咯。”

    一通马屁,王建设白话功夫也是不简单。

    什么第一次见老徐知道老徐不简单,他第一次见到老徐一行人做的唯一一件事儿是教训摆谱,彰显他在篮球馆的权威。

    要不是老徐这边被年人选进稽查管理队他会这么客气对待老徐一行人?扯蛋嘛。

    老徐自然知道王建设这是有意巴结的马屁话语。

    很显然,老徐现在需要的不是马屁恭维,他要的是实质情况,他要了解场馆人员真实心理反应。

    只有了解民众真实心思,他才能依次进行调控。

    否则,光是他这边闷头闷脑管理,根本抓不住要点,也无助于场馆的稳定。

    只不过不等老徐开口说道,这宏利新慕的冒出声响来。

    男人并未说话,他只是似是嗓痛咳嗽了声。

    而他这般佯作的咳嗽立刻是引起了王建设注意。

    由于屋里太黑,加老徐等人是几个先后进入,以王建设做人做事态度,他自然是将关注焦点全都放在老徐身。

    毕竟,老徐这组人,也他最有利用价值。

    似胡晓东,雷瞳在他看来是老徐身边跟班,真论起身份,王建设自认要二者高出一头。

    胡晓东,雷瞳不过是依仗老徐身份,属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类。

    所以对于胡,雷二人,王建设态度基本是不得罪,但也基本无视。

    可眼下,显然屋里的咳嗽声吸引他目光后不由是叫其愕然一愣。

    尽管昏暗屋内人脸不是十分清晰,但几个人凑的很近,加咳嗽人人脸又颇为熟悉,短暂迟疑后,王建设不由下意识“啊”了一声。

    毫无疑问,王建设是认出了对方身份。

    惊疑之后,王建设随即脱口:“宏,宏哥!你,你怎么来了?”

    一声宏哥听得雷瞳头皮发麻。

    这王建设明显是要宏利新大,可他还能称对方为哥,而且如此顺畅,雷瞳也是有够佩服王建设。

    听得王建设认出自己,宏利新这才正式开口:“怎么了?什么叫我怎么来这儿了?和着这里我不能来?还是说你不想让我来?”

    相当蛮横质问。

    很显然,王建设问话没有这些个意思,人家适才询问并没啥太大毛病,是出于本能好宏利新为何出现在这儿。

    而这也恰恰说明一个问题,那是作为年人身边红人,宏利新基本是没有来下面走访过。

    他不下来,那年人自然也没下来。

    这在过往或许还能说的过去,可眼下局面,这么紧张你场馆一把手还不下来走访……显然说不过去了。

    不过这说道年人身边红人,宏利新此刻质问这些也不怪了。

    正因为是红人,所以宏利新才会特别在意别人目光。

    他在体育馆无疑也是个人物。

    看看适才他下来沿途稽查管理队队员那些个恭敬表情便是不难看出。

    可问题,这到了2楼进了篮球馆,王建设这家伙竟然无视他的存在。

    从头至尾,几分钟过去了对方一直是在跟徐仁杰说话。

    并且那些话明显都是马屁之言,这宏利新不在倒也罢了。

    眼不见心不烦嘛,要不是下来一趟,宏利新怕是连王建设是谁都未必清楚。

    不过现在对方直接是将他无视,还把本来应该拍他马屁的话搁在了徐仁杰身。

    对方这种喧宾夺主做派怎能叫宏利新爽快?

    以宏利新在馆内地位,单是这样质问两句已经算是非常好了。

    听得宏利新一系列质问,王建设心理可是暗自叫苦啊。

    你说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老徐之前都是带着两个跟班行动,再不济也再跟些稽查管理队喽啰。

    可今个儿怎么把宏利新带来了。

    再想想适才自己说的话,王建设想哭的心思都有了。

    在馆内生活久了,王建设自是清楚宏利新这样人物是个什么情况。

    这帮家伙无疑是最在乎自己脸面的。

    而自己居然从对方进入到现在连个招呼都没打,完全无视人家存在。

    这种事儿……宏利新若是后面在年人耳边吹吹风,说些对自己不利话,那他这想要靠着徐仁杰往爬的念头显然是完蛋了。

    莫说是往爬,宏利新要真是有心弄他,他怕是连自己这篮球馆馆长职务都得完蛋。

    相当惊慌,一想到自己位置不保,王建设原本还嬉笑面色登时变得难看。

    他忙不迭的连连摆手解释:“唉,宏哥,宏哥,你看你这话说,我,我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想法呢?我只,只是没想到你这样尊贵身份会来咱下面。你一半不是都跟在队长身边保护对长安危吗。尤其是现在这个紧张局面,我是真没想到你能下来。加馆内灯火管制看不清楚,我没注意到你。你看我这……这事儿弄的。真是不好意思,你可千万别见怪。我绝对没有不让你来馆里意思。在咱馆里你宏利新想到哪里我们馆里人都欢迎的。特别在我这儿,我可是一直希望队长你们这些人能下来我们馆里多走动走动。毕竟你们馆里经验丰富,多来走动可以给咱指点指点,好让咱知道哪里做的不好,据此改进。”

    王建设这辩解能力也是没谁了。

    因为担心对方对自己不利,所以真是费尽心机去解释啊。

    那架势说的话差把宏利新给捧天了。

    不过由此也是足可见,这体育馆内年人身边人都是何种存在。

    做正事每一个行的,轮到摆谱装势子那妥妥都是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