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一十章 组建新军(九)

    

    毫无疑问,这王建设说的话都是出于自保的奉承话。

    不过呢,即便是奉承话,落在宏利新耳里也是叫他相当满意和受用。

    当下他瞥了眼王建设,还一本正经训斥句:“别跟我在这儿打马虎眼,你以为说些漂亮话能解决问题了?好好做事,别叫我看到你有什么问题,否则……哼,有你好受的!”

    “唉,是是!”

    话是狠话,但王建设明白,只要宏利新没有之言要把自己怎样,那自己这个坎算迈过去的。

    这帮货色平日里会动动嘴炮,打打官腔,其它什么他们压根不管。

    要是真管,他王建设也不可能在馆里作威作福这些时日。

    所以将来的日子还是照旧,虽然不清楚这宏利新此行跟老徐下来是何目的。

    但凭王建设对这些人了解,他确定不管宏利新此行源于什么目的,肯定都只是走个过场,了了形势,他绝对不会长久坚持下去。

    见得宏利新那边结束了装B言论,老徐赶紧是接茬询问重要事情:“老王啊,咱说正紧的,馆内现在民众情绪到底怎么样?宏兄弟这次过来是来核查这些事儿的,我需要你给出实话,我们要把真实情况反映给队长,有问题解决问题,你可千万别不要藏着掖着。有什么困难只管提,你别有顾虑,不管馆内有什么问题,队长都不会怨怪。队长说了,现在局面紧张,下面场馆管理肯定不容易,也存在不少问题。这次让我们下来是针对这档子事儿来的。我们需要的是实话,明白吗?”

    老徐说的很坦诚。

    他知道王建设这货对喜欢捡好的说。

    因为只有说好的,才能叫面满意,才能保住他的位置。

    可王建设这种做法搁着过往没什么,反正不影响场馆安危。

    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馆外丧尸大军虎视眈眈,若是不处理好馆内幸存者情绪,一旦起冲突,势必惊动丧尸。

    到时候真的全都晚了。

    而要稳定民众情绪,必须王建设如实反馈情况。

    为了叫王建设没有顾虑,老徐那是特别做了番现实劝说和解释。

    只可惜有些事儿一旦形成习惯那很难再改变了。

    如王建设,平日里他是个报喜不报忧的主,加过去这么做也一直没出什么问题,所以很自然现在他照旧抱着这种心思。

    至于说老徐讲的调查情况,不追究责任,在王建设听来都是搪塞人的笑话。

    如果真的只是单纯调查,了解情况,为什么要年人身边红人宏利新亲自下来?

    很显然,年人能把自己身边保镖弄到下面来,足够说明他对此事重视程度。

    不出意外,自己要是真的什么都坦白说,恐怕后面未必如老徐说的那样有好果子吃。

    老徐虽然与他互道兄弟,但在王建设看来,这个世道没什么人是能够绝对相信的。

    他不信什么朋友,如果说在这场馆内有什么人可以相信的话,那毫无疑问肯定是他王建设自己。

    至于其它人,譬如老徐,那不过是他想向爬可以利用的工具。

    自己都这么对待老徐了,那老徐未必不是在利用自己。

    既是相互利用关系,王建设又如何能相信老徐说的话呢?

    现在的情况是,老徐越是这样解释,王建设越觉着老徐别有用心。

    指望他说实话?那不是扯吗?

    王建设显然是不可能按照老徐思路去坦诚做事的。

    当然,王建设不信任老徐话语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他自个儿也是不清楚馆内人员情绪如何呀。

    他虽说是个馆长,但明显未有做馆长应有事情。

    他要是真的会去体察民情,也不是王建设了。

    “明白明白老徐,我知道你的意思,宏哥都下来了,这说明队长很关心我们下面人情况,在这儿我先代表篮球馆幸存者对队长关系表达下谢意。感谢队长还有宏哥在这么紧张时刻还能关切我们场馆幸存者心理情况。也感谢宏哥百忙之来我们场馆督查工作。我真的……”

    “行了行了!”老徐抬手打断王建设话语。

    好嘛,自己问的是场馆民众情绪状况,这王建设到好,巴巴给年人和宏利新歌功颂德来了。

    这要不是自个儿出言拦阻,那还不知道他能白活到什么时候呢。

    顾不得去管自己这样打断旁边宏利新什么态度,老徐现在算是明白指望靠从王建设嘴里得出实情是没指望了。

    自己之前问对方这句本身是徒劳事情。

    既是如此,徐仁杰也不再纠结此事,他此行过来还有更为重要事情要做。

    本来是打算接着王建设反馈,把馆内民众实际情况说给宏利新听。

    毕竟,老徐这边终究不是年人信任人,他说再多,对方都会抱有怀疑态度。

    但宏利新不同,他是年人心腹,若是透过他把相关情况传达给年人,或许能取得意想不到想过。

    至少肯定他徐仁杰自己转述要强的多,对于此点老徐还是颇有自信的。

    怎奈王建设这货太垃圾,只顾自己位置不配合工作,令的老徐这手方案没法得以顺利实施。

    既是如此,老徐便是不再废话,他转而开始进入今天正题:“我们这次来是要从场馆内挑人组建新的队伍。”

    话至此处,王建设登时挺正身子。

    “组建新的队伍?”

    这可不是小事情,王建设不无好追问:“组建什么队伍?主要目的做什么?”

    加入稽查管理队是王建设一直以来的梦想。

    在体育馆人那没有人不想加入稽查管理队的,大家都清楚加入稽查管理队便是意味着衣食无忧,高人一等。

    只可惜王建设在馆内折腾了一年之久也没见着任何可以加入稽查管理队迹象。

    这也是为什么老徐加入时他那般愕然,毕竟,老徐新来馆内没多久便是完成了他渴望却不可求的事儿。

    但眼下,老徐说馆内要组建新的队伍,这让他那颗沉寂的心再次躁动了起来。

    这没法加入稽查管理队,若是有机会混到新队伍那也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