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一十四章 组建新军(十三)

    

    不行!不行不行!这事儿是要命的事儿,天大地大命最大,我不能为了面子去冒这个送命的险。 !

    一番权衡利弊,王建设最终还是有了计较。

    他这种人看问题其实很简单,面子重要吗?重要,非常重要,可以说似王建设这种是相当看重自己面子家伙。

    他们想往爬,除了看高位带来的好处,地位,另外是被人畏惧敬仰的所谓面子。

    但是,和面子想,命显然更加重要。

    这年头,有命才能谈其它,若是命都没了说其它……那不是扯犊子吗?

    “呃……呵呵,”略显尴尬轻笑一声。

    能不尴尬吗?自己刚刚才豪言壮语表态一番,眼下得寻思推翻自己豪言壮语,这也是搁着王建设这种没皮没脸家伙敢说。

    换做其它人,哪里好意思开口。

    “老徐,你看你们,这老是抬举我,我哪里有那么能耐。不过有一点倒是事实,我这人做事较仔细。较咱是队长提拔起来的,既然队长看得起咱,给咱安了这么个馆长职位,咱得好好干。咱得对得起队长。听你们刚才那番话,我仔细想想也确实有几分道理。”

    “我吧,光想着替队长分忧,他这要组建新的队伍,想用这支队伍去肃清外面丧尸,这个方案很好,队长他真是很有远见性,要不是听你们提这事儿,搁我这脑子,怎么都不可能相出这么有远见性举措来。唉,也是辛苦队长他了。你看我这管理个小小篮球馆已经累的有点神经衰弱,怕出点啥事儿。队长他要管的可是整个场馆,这还能相出这种点子,这实在是……佩服,我只能说佩服!”

    王建设这通马屁之言说的那叫一个毫无违和感。

    他借着拍年人马屁之际,也顺带把自己的努力,辛苦给表露了出来。

    当然,傻子都知道他这是表演给宏利新看的。

    王建设心理清楚,今天这个行军他肯定是不能加入。

    加入进去,自己这小命算交待了。

    他可没必要去参活这么一个只有付出,没有回报的队伍。

    相较之下,这支新队伍还没他做这个馆长来的舒坦呢。

    也正是因为此,王建设想要借着这新军所谓机会往爬的念想破灭了。

    但王建设没有此放弃,不能加入新军爬,可他却能趁着目前时机多多展现自己。

    这过去没什么机会直接和面接触。

    现在年人身边大红人宏利新在身边,这可是千载难逢表现机会,王建设希望透过自己言语表态能传达一些“正能量”。

    他相信只要能加年人身边人看到自己的好,没准他有提步机会。

    毕竟现在危机时刻正是用人之际。

    他徐仁杰能被火线提拔是最好证明。

    王建设此时此刻也幻想着自个儿能如老徐一样被幸运敲响房门。

    所以他刚才那席话一方面是为后面拒绝加入新军埋下伏笔;另一方面是有意说道给宏利新听的。

    他要让宏利新知道自个儿对年人的忠诚,也要让宏利新明白他王建设为了年人付出的努力。

    他是一个有价值的人,也是个不可或缺的人才,搁在篮球馆当馆长委实屈才了。

    当然咯,这样真实想法,王建设还没傻到直接道出。

    “不过呢,老徐说的也是,现在体育馆正值稳定期,外面丧尸威胁固然要清理,但攘外必先安内,这是老祖宗无数历史经验教训告诉我们的。所以……这馆内事务还真是不能忽视。这个时候我如果加入新军,固然能起到模范带头作用,给你们开个好头。可这篮球馆势必没人管理。而我在的话,底下幸存者有什么诉求,至少还能透过我这个渠道反馈。我在篮球馆生活时日多,对馆内人际关系,相关事物也都较熟络,我留下对于稳定局面还是能起到作用的。若是离开,短时期想要找到合适替代人员,的确是个较为棘手问题。”

    变着法的找托词,变着法的抬高自己。

    王建设拒绝过程还不忘向宏利新暗示自己存在的必要,以及不可替代。

    反正这些话之前老徐已经说过,他眼下顺势强调点明也没什么不可以。

    完罢,王建设故作苦恼状纠结了一番,随即继续道:“唉,本想着替队长来个开堂彩,现在看来,我留在体育馆意义更大。你说这事儿……老徐,我真的是……”

    演戏演的真好,老徐都忍不住想要夸赞两句。

    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做出如此相反决定,并且迅速为自己找到托辞,不得不说,这王建设也是个人才。

    也难怪,这年人找的人怎么可能不是“人才”。

    知道王建设在做戏的老徐也不点破,因为对方的这番戏码附和老徐需求,也是老徐乐得见到的。

    他之前言明组建新军目的,是为了打消王建设想要加入新军念头。

    老徐可不容许自己队伍融进这样渣渣。

    当下,老徐很“理解”接茬道:“王馆长不用为难,你的心意我能理解,宏兄弟回头也会给队长那边转达的。馆内有你这样的人是队长之幸。你留下稳定馆内事务也附和队长提出的需求。所以你不要纠结,好好安抚馆内民众情绪好。你说对吧,宏兄弟?”

    适时将话茬引向宏利新。

    一来,这货特别在意这种场面东西。

    老徐知道,自己这边若是只顾和王馆长交谈冷落了他,对方多半会心理又会不平衡不舒服。

    他一步平衡不舒服,那势必叫老徐不舒服。

    二来,老徐也清楚王建设最想得到的肯定不是来自于他,而是身边年人身边绝对红人宏利新。

    将话茬引向宏利新,由宏利新肯定两句,也能安抚王建设那可想要“进”的心。

    毕竟,不管王建设素质怎么恶劣,这篮球馆目前说到底还真离不开他。

    老徐没可能在馆内在找出一个熟识环境,人员,并且能镇住场的人取代他。

    所以不管出于哪点,这个王建设于老徐来说还是有利用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