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魔神殿的宫室(2)

    

    “你现在是谁的人?”

    修罗祭司开门见山地问道。

    吴非心里戒备,道:“我干吗要是谁的人?”

    “如果你不是谁的人,怎么可能取得明天的资格?”

    “好吧,我现在谁也不是,但明天之后不知道了。”

    修罗祭司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道:“你想不想做我的人?”

    吴非摇摇头,道:“不敢。”

    “为什么,是觉得本祭司不能和大祭司、光明君、神女相提并论?”

    “不是。”

    “那为什么?”

    “因为我不知道您是谁的人。”

    修罗祭司掩嘴笑道:“你这孩子说话有意思,有意思。”她伸手一招,一个东西从祭坛飞了出来。

    那是一个卷轴,修罗祭司悄悄打开卷轴放在吴非面前。

    吴非发现这个卷轴不是人骨做成,不由松了口气,但随即卷轴出现了一行字,写道:“大花朵藩主是我的人,在这里传音只能讲几句,说多了会被怀疑。”

    吴非吃了一惊,想不到大花朵藩主说的接应,竟然是修罗祭司,那引他到此地来的那个小值司,也是修罗祭司的人了,那小子既是彭亦坤的仆从,又是修罗祭司的眼线,这魔神殿里的关系真是错综复杂,他伸手写道:“那我是您的人?”

    修罗祭司点点头,口说着不相干的话,手却用灵气写道:“我今天是在这里等你,你今晚住在什么地方?”

    吴非发现修罗祭司一只右手居然是六指,让人有些惊心,但他没有表露出来,写道:“大圣宫。”

    修罗祭司写道:“大圣宫被严密监视,你的任何举动,都会被人窥见,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吴非暗惊,写道:“我要怎么应付?”

    修罗祭司摇摇头,写道:“装作修炼,千万保持警醒,只要你睡着,可能被暗算!”

    吴非写道:“为什么要暗算我,我要是死了,明天的大圣师斗鉴还怎么开?”

    修罗祭司写道:“暗算,不一定弄死你,而是让你受控制,桑提额之所以连续八年获得大圣师,并不全是实力,而是有人悄悄帮他!”

    “谁?”

    “自然是大祭司,因为桑提额是他收的血奴!”

    血奴是修炼者献出自己的精魂给一位主人,他决不能背叛,只要稍有不轨之意,会魂灭惨死。

    吴非大惊,如果桑提额是昺夜大祭司的血奴,那大花朵藩主让他杀桑提额是用心险恶了,大花朵藩主给他三天时间,根本是糊弄,因为杀了桑提额,他根本没机会逃走,只要昺夜大祭司出手,算他修为再高两层也是白搭,所以明天他的赢面极小。

    门外两个小值司面面相觑,他们看不见宫室内的场景,听到吴非和修罗祭司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一个小值司乖乖纪录,另一个却是偷眼窃笑,带吴非来此地的,正是这个小值司。

    吴非写道:“如果我胜了桑提额,要怎么逃?”

    修罗祭司写道:“寻找机会。”

    吴非苦笑,暗道:“大花朵藩主根本没有给我留后路,他跟我的约定,我疏忽了最重要的一条,那是我能不能从光明城逃出去,算大花朵藩主不来追杀我,其他厉害点的人来追杀,我一样没有活路。”但他有音遁术在身,倒也不是最怕,当下想了想写道:“我想知道,密宗大轮在什么地方?”

    修罗祭司一惊,写道:“你问这个干吗,那里禁制严密,机关密布,最好不要靠近!”

    吴非写道:“我明天要拖延时间,必须制造混乱,密宗大轮容易引起关注。”

    修罗祭司想了想,悄悄放下一块玉片,写道:“这面是光明殿的宫室图,你记在心里马毁掉,但密宗大轮我劝你最好不要动心思。”

    吴非接过玉片,灵识扫过,心暗暗惊异魔神殿宫室的复杂,他用贝尻石悄悄复制下,随即把修罗祭司那块捏碎,写道:“多谢提醒,我会随机应变的。”

    修罗祭司写道:“我这里你不能久留,出去后,多逛几间宫室,如果有人说话,一定要多聊一会,不然大祭司可能会怀疑我们在一起做过什么,记住,在这里做任何事,千万不要被人怀疑有什么目的!”

    吴非点点头,想到已经没有什么要问,便起身告辞。

    出了红漆大门,吴非按照修罗祭司的吩咐,又逛了几个宫室,还故意找看门守宫室的值司闲扯,只是吴非说话,别人基本都不理睬,他身后两个小值司一路记载,倒是丝毫没有放松。

    吴非心里想着修罗祭司的宫室图,装作不经意地朝密宗大轮的位置走去。

    密宗大轮在光明殿的最顶层,看到吴非一直朝面走,一个小值司提醒道:“阿木小圣师,这最高层没有什么宫殿可以参观,算开放日也是不对香客和信徒开放,您还是请回吧?”

    吴非哦了一声道:“昺夜大祭司要我随便转转,是不是少殿下不让我来?”

    两个小值司不知该如何回答,吴非哼了一声,迈步又朝前走去。

    这最顶层的宫室果然全部封闭,不少宫门都是用乌金铸造,显得防范严密,吴非感觉自己一路走过去,不时从角落里有人放出神识来探测他,到了密宗大轮的宫室前,他忽然停下脚步,足尖运用灵气在地作了个记号,如果今晚乌杏儿能救出昊子,那明天他有可乘之机。

    “怎么了?”

    一个小值司紧张地问。

    “没啥,看来我们还是下去吧,这里果然没有一个宫室是开门的。”

    “是啊,我早说了,您不信。”

    来到下面,吴非又逛了几间宫室,渐渐走到了光明殿的大门口。

    一个小值司忙跑到前面阻拦,道:“小圣师,您不能出去!”

    吴非道:“我的姐姐还在光明殿外,我想出去见见。”

    那小值司道:“大祭司安排您今天在大圣宫休息,我们可无权放你出去。”

    吴非朝门口望了一眼,远远看见乌杏儿隐在路边,显然她听自己吩咐在那里等他,叹了口气道:“我又不走,你们如果不同意,那算了,现在带我去大圣宫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