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魔神殿的宫室(4)

    

    少女先是一呆,随即伸出舌头去舔吴非,吴非嗯了一声,忍不住紧紧抱住少女。

    一间宫室内,桑提额大圣师坐在一个垫子,他的面前,放着一面小铜镜。昺夜大祭司在他身后的一个椅子坐着,他双眼微闭,正在调息。

    忽然桑提额啪地按下镜子,昺夜大祭司睁开眼皮,问道:“怎么样?”

    桑提额道:“主,这小子真是一个变态的人,住在大圣宫这种危险的地方,居然还能跟他的灵兽做出不苟之事,真不配成为我的对手!”

    昺夜大祭司淡淡道:“那你有没有把握明天的大圣师斗鉴获胜?”

    桑提额道:“应该没有问题,他刚才调配的几种丹药,我已经猜到是出什么了。”

    昺夜大祭司道:“不可大意,你这次一定要拿到终生大圣师的称号!”

    “是——”

    桑提额应了一声。

    “你觉得明天有几成把握?”

    “这次和以往一样,还是九成,我不相信以我天目珠的实力,斗鉴会输给任何人!”

    吴非如果听到这段对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天目珠是神识类顶级的法器,可以修炼在身,这和千里眼、猫鹰之眼齐名,但它与后两种又不同,天目珠会影响修炼者的心性,让人变得凶悍、邪恶。

    当今魔道,除了彭亦坤,另一个修炼成天目珠的修炼是这位桑提额大圣师。

    昺夜大祭司哼了一声,道:“要不是天目珠,储君的位置我怎么可能还让那小子占着,云山关大败,完全是他的责任!”

    桑提额知道大祭司说的是彭亦坤,他不敢插嘴。

    昺夜大祭司又道:“天目珠固然万里无一,但那小子是合苏的弟子,合苏炼成了猫鹰之眼,他死在你手,那小子是他传人,可能也修炼有这个东西,不然他不可能战胜那么多圣师。”

    桑提额躬身道:“请主放心,明日一战,我一定会取胜!”

    昺夜大祭司道:“不错,这小子是可造之才,我要要培育他做本司的第二个血奴,好好培养!”

    桑提额拜倒在地,道:“是,主英明。”

    昺夜大祭司忽然脸色一变,右手一握,道:“若是这小子不识时务,那他活不过明天晚!”

    桑提额叩拜了几下,道:“是,是。”他眼有些失望,昺夜大祭司今晚不对吴非下手,那明天这场斗鉴,自己并不见得必胜。

    昺夜大祭司闭眼,又调息起来。

    桑提额拿起那面铜镜,只见床的少女又变成白虎,而吴非居然衣衫完整,也不知道刚才有没有做苟且之事。

    此刻,吴非抱着白虎好像已经睡着,而那白虎还精神十足,抬着头四下张望。

    桑提额有些愤怒,暗道:“你还敢睡,过了今夜,我要你每晚都在噩梦惊醒!”

    这时另一间宫室,彭亦坤脸色冰冷,两个小值司跪在他身前,瑟瑟发抖。

    “大圣宫的法镜为什么不给我,难道大祭司真的要立那小子当储君吗!”

    一个小值司装着胆子道:“少殿下息怒,少殿下息怒,大祭司一定是想激励您才那么说,大圣师斗鉴之后一定会让您处置他的!”

    彭亦坤道:“那小子在修罗祭司那里停了那么久,他们是不是有关系?”

    一个小值司道:“这个小人不敢猜测,修罗祭司性情古怪,平时也没人敢接近她。”

    彭亦坤一脚将一个大瓶踢碎,道:“算他是修罗祭司的人,敢跟我作对,也只有一个字——死!”

    那小值司吓得一个哆嗦,彭亦坤却依然发怒道:“那小子以为光明之门是那么容易出来的么,没有大祭司的认可,谁也出不来!”

    光明之门是近六十年来,魔神殿确认少殿下身份的试金石,只是光明之门的开启,似乎和飞天血珠的出现有所关联。

    两个小值司心惶惶然,如果彭亦坤所说是真,那光明之门完全受昺夜大祭司操控,所谓光明殿传人,只是一个做给别人看的架子?

    吴非不知道的是,此刻乌杏儿、冬薇、晏畅和昊子正准备做一件极其冒险的事情。

    晏畅刚才想办法跟那微胖值司套近乎,道:“如果有三十万银石送给你,你还做什么下等的值司。”

    微胖值司拿起一个宝囊,狐疑地道:“你们这种修为,有那么多钱吗?”

    晏畅道:“有的,但不是三十万的银石,而是三十万的各种货,你不信给我一缕灵气,让我取出来给你瞧瞧。”实际晏畅他们从映月阁拿到的货物有四十五万,在魔道价值几乎可以翻倍。

    “要是没有呢?”

    “那你马杀了我。”

    微胖值司犹豫着。

    晏畅道:“等下你的同伴来了,大家一分,你没那么多了,俗话说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是不是?”

    微胖值司眼珠转动,道:“三十万,你凭什么要给我?”

    晏畅知道他会有这一问,道:“给谁不是给,反正我们要死了,不如来个痛快!”

    微胖值司道:“那我拿了,等下我大哥他们回来动手,你说出来怎么办?”

    晏畅道:“不会的,我们可以立个誓约,再说了,我只是给你看一下,你知道刚才那个塞汗藩的女人为什么肯出大价钱,是因为我们三个价值不菲。”

    那微胖值司终于被说动,道:“好,那你打开给我看一下,如果撒谎,我先杀了你!”

    晏畅朝昊子努努嘴道:“好啊,好啊,不过我兄弟他的宝囊最有钱,你先看他的好了。”

    昊子忙道:“不错,我宝囊里的货最多,光丹药装了几箱!”

    微胖值司对晏畅的花言巧语还有些不放心,看到昊子一副老实的模样,点点头,手指一点解开昊子的下身封印,掏出三个宝囊问道:“哪个是你的?”

    昊子走过去,努努嘴道:“这个!”他认准乌杏儿站过的地方,用脚一踢,果然有一个黑色袋子从隐匿露出,昊子用脚一勾,那袋子翻在鞋面。

    微胖值司没有注意到昊子脚的动作,他拿起那个宝囊,一道灵力加在昊子身,道:“拿出来给我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