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魔神殿的宫室(5)

    

    得到这个间隙,昊子一只手向宝囊里抓去,脚尖一挑,一只手已经抓住黑色袋子,三颗药丸瞬间抓在手,他是小贼出身,这种功夫练得炉火纯青,算没有修为也可以做到。!

    昊子从宝囊取出两个箱子,这两箱都是丹药和药材。

    微胖值司伸手封印住昊子的灵穴,低头打开箱子察看,一打开箱子,他顿时呆了,这里面的丹药少说也价值几万,两个箱子加起来,十万都不止,这么说来,这三人身的货物,怕是真的有三十万了。

    昊子的灵气被封,身子却还能动,他手指一弹,两枚药丸弹了出来,晏畅和冬薇都张着口,一下吞入腹。

    微胖值司还没有发觉,他已经被眼前十几万的丹药看傻了。

    “你们三个身都有这么多货物?”

    晏畅吞下药丸,心已经安定下来,口道:“当然了,要不塞汗藩肯出那么多钱来救我们。”

    微胖值司皱眉道:“如果这样,我拿了你们三十万的东西,要辞去光明殿的差事,隐姓埋名躲起来了!”

    晏畅道:“那是你的事,只看你敢不敢做。”

    微胖值司脸肌肉抖了两抖,道:“敢!”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微胖值司急忙将两个箱子收起,昊子手指一弹,一枚丹药弹入自己口,同时将乌杏儿的玉牌捏碎。

    咔地一声,石窟门开,另外两个值司走了进来,他们看见昊子站在一边,微胖值司有些紧张,年值司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让这小子到处走动?”

    微胖值司道:“我无聊,跟这小子说说话。”说完啪地一脚将昊子踢了回去。

    年值司狐疑地瞥了一眼冬薇三人,问道:“他们的宝囊呢?”

    微胖值司忙取出三个宝囊道:“在这里,在这里。”

    年值司哼了一声,道:“你知不知道规矩,即使在处决三人后,他们的财物我们也是不能动的,必须缴。”

    微胖值司点头道:“是啊,但他们修为还不到第一层凝气境,这个杀了我们是可以自己做主的。”

    年值司指着冬薇哼道:“有一个不是,只有两个我们可以做主。”

    微胖值司忙道:“是,是,对了,你们跟着塞汗藩那个女的没有,她是不是进了光明殿?”

    年值司呸了一声,眼凶光一闪,道:“那娘们一定是拖延时间,她根本进不了光明殿,所以这三个人,我们随时可以杀了。”

    微胖值司道:“是,是。”

    晏畅哈哈一笑,道:“胖哥,你刚刚拿了我们五十万的货,说要放我们走,怎么,这话不算了?”

    微胖值司吓了一跳,道:“胡说,我哪里拿了你们五十万,最多十万!”他话音刚落,只觉后心一凉,一把钢刀架在他脖子。

    出手的是年值司,他冷冷道:“大玮,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跟犯人私自交易!”

    那叫大玮的微胖值司脸色发白,道:“我错了,大哥,他们是故意害我,但我绝对没有拿五十万!”他说着从自己宝囊取出那两口箱子。

    年值司封印住大玮,打开箱子看了一眼,顿时两眼发直。

    还有一个值司名叫海拉笙,惊道:“这么多钱的货物,我们怎么办?”

    年值司沉思起来。

    海拉笙道:“大哥,塞汗藩的女人说得不错,这三人有来头,我们要不要向面报告?”

    年值司眼露出凶光,对晏畅道:“你们身有五十万的货物?”

    晏畅点头道:“不错,是有那么多。”

    年值司点点头,对大玮和海拉笙道::“现在我们有两条路,一是带着他们殿,殿一定会将他们关到兀鹫宫,等候时间再审问,那样的话,这笔巨额货物和我们无关了。”

    海拉笙问道:“那还有一条路呢?”

    年值司道:“杀了这三人,随便交三个宝囊去,蒙混过眼前后,再想法逃走,这么大一笔横财不要白不要!”

    海拉笙惊道:“大哥,这么做,我们会有麻烦吗?”

    年值司哼道:“麻烦肯定有,但也不见得很大,我们现在杀了他们去殿交差,交差完了,拿到身份牌走。”

    海拉笙犹豫地道:“身份牌容易拿到吗?”

    年值司骂道:“你蠢啊,你刚刚得到一万多银石,拿出几十块可以贿赂殿的值管了,我们这种身份,身份牌又不值钱。”

    大玮道:“是啊,这么大一笔横财,我们在光明殿干一辈子都赚不到!”

    海拉笙还是有些犹豫。

    年值司道:“你们选哪条路,快点,要做决定了!”

    大玮道:“我选第二条路,这么大一笔财物,足够我们修炼到结丹境,不然谁知道什么时候打仗死在战场了!”

    海拉笙道:“我,我不知道怎么选,看大哥了,大哥怎么说,我怎么做!”

    年值司哼了一声,道:“我选第二条,修炼之路漫漫,没有丹药法器,不可能修炼到高阶。”他目光一转,拎着钢刀,一道凌厉的杀气射向晏畅三人。

    冬薇三人服了解封印的丹药,冬薇已经快要解封,但晏畅和昊子修为低,只解开一半,如果这个时候三个魔道值司动手,那他们可是无救。

    正在这时,石窟外传来啪啪的敲门声。

    年值司霍地一惊,问道:“谁?”

    门外传来乌杏儿的声音道:“是我,刚才和你们交易的塞汗藩女子。”

    年值司警惕地道:“你这个时候来干吗?”

    乌杏儿道:“我已经拿到了宽恕令,你开门。”

    年值司一怔,问道:“是萨兰祭司亲自给你的吗?”

    乌杏儿道:“是啊。”

    年值司冷冷一笑,道:“这娘们骗我们,刚才我问过在殿门口值日的值司,后来根本没有人进过光明殿,她怎么可能拿到宽恕令!”

    海拉笙道:“那我向殿报警吧?”

    年值司道:“报警,你还想不想发横财了,你去门口开个小窗问她要宽恕令,她要是没有,警告她快走!”

    海拉笙道:“为什么这样做?”

    年值司道:“笨蛋,要我说第二遍吗,如果报了警,那意味着我们跟这五十万的财物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