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六十章 他依仗的是什么? 下

    ,: 。不知不觉间,这林铮成长的速度依然超过了众人的想象,不止是林铮本身的实力,而是林铮所能够掌控的一切!

    从离开天界步入后纪元三千世界,林铮每一步不知道谋划了多久,每一步如此的不确定,可是林铮却是在夹缝之中走出了唯一的一条生路!

    为此,林铮失去了太多,可是他真的别无选择!

    “现在!该是后纪元真正繁荣的时候了!”‘女’皇双眸之中‘精’光闪烁,当然她知道这繁荣的背后代表了什么,是取代!

    三千世界之中将会有无数位面被取代,而取代的结果自然不言而喻,那是生死血泪的‘交’替!而此刻无数人眼中的林铮,那个只身进入九齐,刚刚脱困而出的家伙,正在飞速的成长,直到主宰眼前的大局!

    纣王退去了,他已经没有停留下来的意义,甚至小千世界的位面他也需要让步出来,至于是否跟随紫微道教进入上纪元,不得而知,可是后纪元已经没有可以承载他的船了!

    或许有!可是纣王愿意登上荆棘阁的那死亡棺椁么?

    前来助阵的庞然大物已经退去,九齐之后三千世界之中虽然大多势力还在坚持,可是已经有位面退去!

    真正的大时代来了,正如当初人王口中的连天大战,不是岁月,而是这后纪元所有的天地都要陷入‘混’‘乱’,可是与此同时,真正的修炼时代也随之到来!

    “林铮!!!”流宗君咬牙怒吼!这一次他败得无话可说,一塌涂地,他所有的计谋准备在这些强者面前不过是一个笑话!

    林铮将目光落到远处流宗君身上,脸上带着一丝笑容,这流宗君绝对是他见过最擅长计谋之人,甚至比博弈者更加强横,可是他错在了自己的眼界,他的眼界太小了,以至于他的所有陷阱根本困不住这些大鱼!

    “一切还没有结束!这只是开始!”流宗君低声说道:“从东盟到九齐,你还有没能看到的地方!”

    林铮目光‘露’出一丝无奈,随后摆了摆手,流宗君已经出局了,如果他真的看不到自己的错误,那么接下来的博弈已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流宗君望着林铮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一只大手猛然间从天穹坠落,九齐之主脸‘色’铁青一把将流宗君仍会九齐,这一掌可是没有丝毫的留情,怕是流宗君一身的修为都要损失一半!

    在场年轻一代表情都是微妙的很,流宗君的失败给他们提了一个醒,无论他们身处何等位置,如今的局面容不得丝毫的错误!

    折在这林铮手下的年轻一代还少么?不少,真的不少!从蛮荒到三千世界,有多少天之骄子陨落?

    “大力!给我们准备一个地方,最好和部落差不多的地方!”有些苍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那虚空塌陷深处大长老忽然间开口了!

    林铮脸上‘露’出一丝狂喜,随后兴奋的点了点头,目光落到远处荒狱之界诸强身上,林铮冲着熟悉的几人挥手!

    “几位帝族前辈还有九天十地的各位前辈们,这事儿就摆脱了!”

    如同一颗巨大的幸福炮弹炸在了耳边,九天十地和洪荒弟子强者都是一怔,随后狠狠的点头,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盘姜一群人也是咧嘴笑了起来,部落自然是要安排在九天十地和洪荒,可是那些凶兽肯定要落户在域外了!

    三言两语几句话,荒狱之界的实力怕是要一跃而至这后纪元最恐怖的之地了!

    巨大的轰鸣声不断响彻星域,那虚空塌陷深处浮现恐怖的裂痕,可是下一刻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数千名铁塔一般的汉子身负巨大的山岳正踏步向着众人走来!

    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无数人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这是什么情况?成片的星域塌陷一片,下方那无比庞大没有尽头的九齐都被撕扯开来!

    大陆崩碎,无数隐藏的虚空练成的塌陷,诸多秘境崩碎一空,那无数被圈养起来的凶兽挣扎咆哮,然后被撕扯成一团齑粉!

    发生了什么?无数九齐强者震怒,冲天而起的神芒卷动天穹,无数九齐强者想要将那撕开的裂痕给重新聚集到一起,可是完全是徒劳,他们根本做不到!

    那数千大汉身负山岳踏步前行,在那一片天地上无数粗犷的房屋,数之不尽的山河巨木,这大长老要干什么?

    林铮嘴角有些‘抽’搐,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地方?大长老说的地方是可以容纳下整个部落的地方?

    目光落到远处荒狱之界诸强身上,九天十地和洪荒强者前所未有的默契,他们在商量着各种可以解决的方案!

    随着那一片空间愈发的靠近,那数千大汉身负一片世界直接冲入了这片星域之间,随着一片神芒卷动,整个荒狱之界无数强者同时祭炼神纹,那一株鸿‘蒙’魔树绽放出无比耀眼的光滑,数之不尽的神源燃烧,那恐怖的职业再次绽放出无尽神辉!

    虚空破裂开来,一片片天地随着那枝叶的卷动不断的收缩,大长老一步迈出站在星域之间,贪婪的呼吸着这后纪元的空气,吞吐吸纳,无尽的星辰竟然随着那大长老呼吸化作了一片齑粉!

    “小子!你同族呢!”九头蛇强者化作一名大汉,略带一丝‘阴’毒的眸子盯紧了盘姜开口问道!

    “同族?”盘姜苦笑着说道:“从我最后一次轮回开始,我便忘记了!”

    “这小家伙不错!你得因果来了!”金蟾拍了拍盘姜的肩膀说道!

    四周域外诸强都是不敢开口,连盘姜都唤作了小子,那他们那里还有什么备份可言,这些根本就是传说中的存在,随便一头拿出来怕是都可以让域外望而莫及,毕竟荒狱位面的时间还是太短了一些!

    而远处的生灵一脉却是脸‘色’难看之极,他们和林铮可不对付的很,和那域外更是生死相向,在最关键的时刻,他们背叛了他们的盟友,让天骄众和荒狱位面损失惨重!

    如今这林铮有了如此强大的助力,他们将何去何从?远处的九头狮子和金翅大鹏鸟都是一阵苦笑,不知道在刷脸还有没有用处?好在在争斗的过程之中,他们一直在全力的斡旋!

    生灵一脉的强大毋庸置疑,在后纪元之下他们的血脉堪比无敌,这也是为什么血鸣在掌控血脉之力后被各方势力所忌惮!

    天赋!终究还是决定了一名武者高度的最重要的因素!可是现在似乎一切被打破了,林铮不是血脉者,天骄众有九成不是血脉者!而且随着那一群强大生灵的到来,更加印证了这一点!

    不然为何强大如他们都会被镇压在九齐之下如此之久?后纪元太多未知因素了,此刻的林铮为何可以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因为林铮看到了这后纪元最强的力量!他找到了打破平衡的那个点!

    很难用言语去形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可是现在看来林铮真的做到了,当初荒狱位面戮仙儿的出现带给了林铮太多的提示,如果这后纪元是被人杰一群人可以留下来的净土,那么这片净土必定有所封印!

    比如鬼雄!比如赤练!比如人王!诸多圣贤在这后纪元留下过太多的投影,因为他们看到了后纪元的未来,正比如现在!

    林铮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有很多东西读懂了规则,那么接下来就好做多了!再次深深看了一眼‘混’‘乱’的九齐,四周无数强者长叹一声,这次九齐彻底没有反击的机会了!

    九齐之主脸‘色’冰冷,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部落出来的强者还有如此一手,这几乎搬走了九齐的底蕴啊!

    林铮目光落到远处,那一株恐怖的鸿‘蒙’魔树已经拉开了这片星空的壁垒,荒狱之界遥遥在望,在那荒狱位面之上九天十地和洪荒无数强者早就安排好了准备,那成片的传送阵练成一片似乎在等待接引众人的到来!

    惊呼声不断的响起,这荒狱之界也是大手笔了,在那域外和九天十地还有洪荒三界链接的地方被分劈出来大片的天地,在那里有着天骄众的核心所在!

    一举多得!不得不说荒狱位面这些强者都是老怪物,心思一动便选择了一个最合适的地方,三界相邻,不比担心谁会偏心,而选择那天骄众所在之地,他们又不动声‘色’的卖给林铮一个人情,要知道对方愿意留在荒狱位面完全是林铮的原因!

    最重要的是有部落这么一群强横的存在,诸世界和各个下界位面绝对无敌的安全!绝对不会有谁人敢去再次尝试天骄众的起源之地!

    这相当于找了一群无比强大的守‘门’人啊!诸强眼神都是变了几变,这下子天骄众将会更加强大了,可攻可退,甚至只要天骄众愿意,他们可以不再理会三千世界的目光!

    林铮知道这解释不清楚了,他原本的想法可不是这样,他要做的其实真的很简单,他要在后纪元之中的话语权,他不想去破坏什么平衡,可是他需要自保!